刘惟诚·土著大会与华社底线

2018-09-05 13:48

刘惟诚·土著大会与华社底线

尽管敦马在这为期一天的大会中,毫无保留地抨击土著企业家的惰性,借此提醒土著不能再依赖政府,并积极发奋向上,但大会依然通过了涵盖4项领域的提案,呼吁政府继续为土著提供各种援助、奖掖,以协助提升国内土著在政、经、文、教的地位。当然,单一源流教育,也是大会提案的内容之一,而这一小段目标,比当中任何一项项目,更容易触碰到华社的神经线,因为对华教人士来说,这代表着华文教育的覆灭,所以很快就引起很大的回响。

首相敦马哈迪,是一位令国人又爱又恨、又喜又忧的政治人物。很多国人爱他,因为他顺利绊倒了巫统,办成了别人终其一生都办不到的事,也有很多人恨他,因为他的政途带有很多污点,除了钳制新闻自由、削弱司法和立法制衡行政的权力,他还是现有制度的缔造者,做了很多清除异己和利惠党羽的事。当然,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其办事决断得令人欢喜,有问题的领袖和工程说砍就砍,眉头都不皱一下,但其城府也极深,没人猜得透他的心思,因而对他心存忧虑。

广告

远的不说,就讲上周末(1日)举行的土著大会,就让华社的心情五味杂陈。敦马二次拜相后,作出不少破除旧格的决定,比如委任非穆斯林总检察长、首席大法官,又在不同场合强调种族、宗教和谐,甚至一度高调感激华商贡献,这些话语,让华社听在耳里、爽在心里,但敦马又履行了自己在大选期间的承诺,主导了一场探讨土著与国家未来的土著大会,以找回马来民族在这个国家的尊严,并研究如何解决土著和非土著之间的贫富差距。

尽管敦马在这为期一天的大会中,毫无保留地抨击土著企业家的惰性,借此提醒土著不能再依赖政府,并积极发奋向上,但大会依然通过了涵盖4项领域的提案,呼吁政府继续为土著提供各种援助、奖掖,以协助提升国内土著在政、经、文、教的地位。当然,单一源流教育,也是大会提案的内容之一,而这一小段目标,比当中任何一项项目,更容易触碰到华社的神经线,因为对华教人士来说,这代表着华文教育的覆灭,所以很快就引起很大的回响。

其实土著大会的本质并不复杂,有留意近年政局发展的人应该都能猜到大会结论,因为这种大会在过去并不罕见(前首相纳吉在2015年就办过马来团结大集会),方向一般都相差不远(通常只有温和或激进的语调之差),再加上敦马拜相后,已不只一次重提宏愿学校和强化土著权益的宏图,所以,本次土著大会的提案,本应在预料之内,但大家还是跳了起来,因为华社在原则上对敦马还是抱有幻想的。

当然,政府内的华裔部长对此做出解释,即提案为民众讨论的成果,绝非政府立场,但这种说法有待商榷,因为大会由敦马主催、经济事务部主办,尽管仅属集合各领域土著精英的讨论平台,但仍具官方代表性,在某程度能引导马来社群的整体思想,再者,当中一些提案,比如单元教育、营造土著为主的政商环境等,都和敦马的宏愿学校、国产重工业、马来自强主义等主张不谋而合,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敦马藉着这场大会间接地向外界展示自己的民族主张和团结愿景。

敦马会有这种想法,当然是因为清楚知道马来选民已经分裂,而希盟只取得当中的30%,换句话说,希盟(特别是土团党)在布城的根基并不稳固,而且很多马来精英对敦马仍有保留,所以敦马也希望透过这场大会,向马来精英展示自己的意识形态,并以“恨铁不成钢”的演说争取土著精英的信任,而这能够有效消除土著对新政府的不安,确保敦马的民族主张和团结愿景,至少能获得自家认同。这用意,实质上和敦马在1999年大选后构思(但未能成事)的马来团结大会接近。

当然,敦马也很清楚,希盟虽在过去吸纳95%的华裔支持率,但这并不代表华社的永远效忠,所以敦马在与会后向出席者强调政府不会有求必应,借此调低语调来安抚华社,再透过由巫统同时间在霹州巴西沙叻主催的马来人崛起大会的反差观察,来探析华社的底线,而这种测试非土著容忍度的操作,也是敦马时代的巫统常做的。当然,我不希望这个猜测是对的,因为言中则意味着政权虽出现更替,但国家的种族政治本质未变,我们要迈向真正的新马来西亚,不只一里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