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银钏 ‧ 时光重逢 ‧ 一朵寂静的莲花

2018-08-25 13:42

欧银钏 ‧ 时光重逢 ‧ 一朵寂静的莲花

大其力观音寺大雄宝殿前的莲花是学员的灵感泉源。

“高大古树的落叶,在山门路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金毯,每天一大早就可以看到小师父扫落叶的身影。”

广告

缅甸大其力观音寺的小沙弥尼以电子邮件寄来她们写的文章。这段是描述观音寺秋天的文句。

“那棵高大古树是什么树名?”我们批阅文章,针对其中这一句,让学员再去查。

长达一年,我和新加坡的丘启枫教授以远距教学的方式,继续教观音寺的中文进修班学生阅读与书写。简介观音寺是其中的一个题目,大家写得不亦乐乎。

去年邀请我们去观音寺授课的宏光法师让释印仪把那棵树拍下来,电邮给我们,也让学员多方去查。

到底那是什么树?

一日,释印仪回信:“那棵大树的缅文名字音译为“椁椁(guǒ)树”。正确名称我们还在查。”

广告

椁椁树?好特别的名字。

在她详查时,丘教授也将那张“椁椁树”的照片贴在缅甸留台同学总会的群组里,立即有人回应:“那是雨豆树。缅甸许多城市都可以看见它。”

原来是雨豆树。好美的名字。我上网查询,在台南市政府农业局网站上找到详细介绍:雨豆树,原产于热带美洲的西印度群岛上,从墨西哥南部到巴西和秘鲁也可以看到它的踪影,当地印第安人常常将大树干刨空制成独木舟。17世纪时,雨豆树经由西班牙人引进到南亚。雨豆树耐热、耐旱、耐湿、耐瘠、易移植,是很好的“遮荫树”。

终于知道树名了。大其力观音寺的简介历经大半年才定稿,这是全班三十多个沙弥尼的集体创作。大家先各写各的,融合为一之后,再修润,电子邮件往返三十多次,花了许多时间。但是,为了求真求实,学员们毫不懈怠,合力完成。

广告

去年在缅甸授课时,学员看到我带去以往为许多素人编的书,也期待能有自己的作品。于是,这一年来,我们除了远距教学,也将学员们的生活、思考,图画与文章编辑为笔记书。

从文字、图画、照片到校对,沙弥尼在宏光法师带领下,全班参与。近一整年,我们共同合作,完成《一朵寂静的莲花──缅甸大其力观音寺》图文笔记书,送给观音寺的朋友们。书名取自十多岁释印心的诗。印制经费由台湾、汶莱、新加坡、纽约的朋友们捐助。人生有着很多巧合。我们和缅甸的相逢是一个奇妙因缘。

1997年,在大其力经商的一群华人组成一个团体,开始筹划建寺办学。李伟云、陈德庆、李继榜、杨秉清、杨清良、杨宗德、刘世德、谭辉海、李明海、李希聪等人同心协力,于大其力市的一块荒地,建立起一座雄伟庄严的观音寺以及“大华佛经学校”。2000年元月,大其力观音寺举行开光典礼,由曾留学台湾的宏光法师担任住持。

1997年,我开始到监狱授课,开办台湾第一个监狱写作班,获得许多文化界人士义助。

前年,宏光法师来台北,我在友人家里认识她。

我们从中午一直谈到晚间,她起身和友人做饭,大家一起吃晚餐,计划着到大其力授课事宜。

想 念 远 方 的 学 员

那时,我们对缅甸还很陌生,去年授课之后才略为了解。这次编书,从全体学员合作撰写的大其力观音寺简介,才知道“大其力地处缅甸掸邦,是比邻泰国和寮国交界处的金三角边境城市,是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汇集之地;主流宗教为承袭佛陀早期教法的南传佛教,这是当地大多数人信奉与遵行的日常生活准则。大其力观音寺已有17年历史,为大其力的华族提供精神寄托,也为人们带来心灵的慰藉。”

学员们写道:“从大其力的山路进来,走进观音寺。暮鼓晨钟。日复一日,时光在辽阔的法海。莲花原来住在心房。人生的桃花源在我们心中。”

阅读再三,总是想起去年夏天在观音寺教学的日子,想起大家提笔书写的模样。

有一段全体学员的即席创作,记述了小沙弥尼的生活:“我住在山边。我扫地、我洗衣、我煮饭;我踩着缝衣机、我缝衣服;我诵经;蝴蝶飞过、燕子飞过;蝴蝶飞向花园,燕子停在长廊;我看到星星、月亮、太阳,我向星星诵读,我向月亮祈祷,等待太阳在清晨的金光灿烂。”

这些文字栩栩如生的描绘了我们曾参与的日子。

读着读着,仿佛又回到观音寺。

去年,我从大其力回来后,寄去星云大师的作品,寄去东方与西方的文学经典书籍,大约有一百多本,让学生继续研读。同时也不断透过电子邮件寄去文章,让小沙弥尼学习。阅读与书写相互为用,多读多写多看是写作的六字真言。

科技让远距教学更加便利。我们把改好的文章电邮到缅甸大其力,大家看了再学习,修修改改,再电邮回来。于是,这本书就在台北、新加坡、缅甸的多方电邮联络中,陆续完成。

回想去年在大其力观音寺授课的时光,每次上课进出二楼的课室时,目光总会被旁边绿油油的大片草原吸引。释印持在窗前看着青青草原上的牛群,物我两忘。十多岁的她写了一首诗〈牛.山.风〉:“站在窗口,微风吹过,清凉拂面。前方是青青草原,牛群在山边,山在白云下,我在风中。”

释印定写道:“微风吹过,树叶合掌拍手。我也合掌,诚心诚意,祝福每一个人。”

想念远方的学员。读着释印悟的诗:“老师来了,像花开;老师走了,像花谢。请老师再来,让这朵学习的花再开。”

今年7月,我们将回到大其力授课。

大其力观音寺大雄宝殿前的莲花是学员的灵感泉源。去年许多人写莲花、画莲花,还有小沙弥尼反复的查古文,研读古人如何写莲。这一次,我们将从莲花教起。

作者(左)在缅甸大其力观音寺的课室以简报档教小沙弥尼阅读与写作。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