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君胜.议员的“电话恐惧症候群”

2018-09-05 14:19

钟君胜.议员的“电话恐惧症候群”

有用手机的人,普遍存在电话恐惧心理,尤其三更半夜响起的电话铃声。

有用手机的人,普遍存在电话恐惧心理,尤其三更半夜响起的电话铃声。

广告

手机已成为人人必备的电讯工具,使用手机的人越多,患上电话恐惧症的人也越多。

电话铃声作响,会叫人心慌,并不是手机可怕,而是拨电话进来的人,搞到人心不定,有时六魂无主。

电话恐惧症属于一种社交焦虑症,它会令人听到电话铃声响起时,感到莫名的恐惧,出汗、心跳加速,在迟疑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不会接听电话,甚至有的时候,假装没听到。

欠债的人,电话作响,恐怕债主又来追债,经商的人,担心顾客投诉不满,声讨货不对办,作为下属的,担心上司来电责备,总而言之,各有各的恐惧,手机作响,不是报喜就是忧。

就好比跑意外线的新闻记者,最怕是夜深人静时,被手机铃声警醒,自然萌起大事不好的念头。

搞政治的人,同样有不少患上电话恐惧症,当手机响起,涌上心头的,总脱离不了又是麻烦找上门的想法。

广告

不少政治人物为了避免烦恼找上门,总会用上两支手机,一支属于公开号码的手机,交由随行助理携带,本身却携带与世隔绝,纯粹个人用途的手机。

这样的现象,在甲州政坛日趋普遍,议员交由助理代替接听平民百姓的求助电话,无可厚非,这种做法隐约中已成了政坛风气。

不然,引人感到兴趣的是,议员全然交由助理充当民众电话的接线生,本身却置之度外,难道都患上“电话恐惧症”?此举确是有待商榷和检讨的必要。

电话恐惧症,人人都会是患者,只是病情轻重不一,但对政治人物,特别是议员来说,普遍又严重。

广告

我的亲身经历,曾连续两天无数次拨打某位YB的手机,电话接通,却没人接听,苟且相信YB在忙着开会或处理事务吧!该予以谅解。

一天过去了,第二天再重复拨打手机,仍旧一样,为了避免冤枉好人,查问清楚,证实YB身在甲州,诧异的是,为何不接听电话,相隔好几天,也不回个电话!

身为新闻从业员,记者拨电给YB,当然是有事情,要不然,也不会去打扰官老爷。YB来不及接听电话,过后总该回个电话,这才能算是称职。

一个民选议员,连记者的电话都抗拒接听,更遑论是平民百姓拨来的电话。若议员持有这种态度,要不是无视民愿,就是感染“电话恐惧症候群”症状,该去求医服药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