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国忠 ‧ 【书法与文】轻舟已过

2018-08-27 15:20

何国忠 ‧ 【书法与文】轻舟已过

李白没有唉声叹气,他只会挖苦人,不会因为不幸迁怒于人。他不会自怨自艾,他对自己信心十足。

在〈年轮〉中,杨牧引一位美国老教授的话点评一首诗:“这首诗应该这样读:设想一诗的节奏模仿的是江山行船的动荡;我读此诗犹有晕船之感。”

广告

诗竟可去到那么远的联想,这是我一直没有忘记过的灼见。

他们讨论的是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很少人不为这首诗迅如下峡之笔势所惊叹。当然要多解释此诗特色,已是多余,这首诗红了超过一千年。如今重提,只因成诗前后李白所经历的事值得一书。

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时,李白住在庐山。唐玄宗在马嵬坡遭到兵变,为了平息兵怨,被逼杀了杨国忠与杨贵妃。随后肃宗继位,玄宗为太上皇,皇室暗流汹涌,李白无意中被卷了进去。

玄宗第十六子永王李璘打着平定叛乱的旗号,招兵买马,李白在他极力拉拢下入其幕府。永王东巡时,李白写《永王东巡歌》11首赞颂其功绩。永王不久与肃王正式闹翻,但是棋差一着,兵败被杀,肃王坐稳皇位。李白因此被捕,入狱浔阳。经过一番曲折及一些人的营救后,李白最终被判流放夜郎。

广告

这段时间,李白身着囚服,披枷带锁,立于囚犯之中,吃了不少苦头。他入永王幕府遭唐肃宗所代表之朝廷舆论猛烈抨击,杜甫的五言律诗〈不见〉提到李白是“世人皆欲杀”的对象一点都不夸张。还好肃宗为了维护稳定,大赦天下,李白也在其中。〈早发白帝城〉就是在接到赦免诏书后写成。

李白是诗仙,却也是凡人。他想在政治上有所表现,但是恃才傲物的文人性格并不适合政治,李白敢叫高力士脱靴子固然大快人心,但是没有心机,我行我素的处事方针肯定在官场碰壁。

当然李白一生也有很多欣慰之遇,生前诗名赫赫,很多人都为其诗才倾倒,疼惜他,支持他,照顾他。

李白爱喝酒,爱调侃人,爱赏月,爱舞剑。天性豪爽大方,即使遇到风浪也不易看到他情绪低落。他写“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不是沉迷伤感,“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才是他要传达的重点。

广告

〈早发白帝城〉也一样发挥狂放豁达本色,一日千里,真是轻快潇洒。若只看内容,实在无法联想到他之前所经历的坎坷,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什么苦楚都可漠视。我之所以将这首诗和李白当时的遭遇合在一起读,其理在此。

李白没有唉声叹气,他只会挖苦人,不会因为不幸迁怒于人。他不会自怨自艾,他对自己信心十足。

“少年爱读李白,中年爱读杜甫,晚年爱读陶渊明。”我如今越来越能领会其含义。这句话我不只听过一次,说这些话的长辈都会加上另一句:“李白难学。”所谓难学,指的是作诗。如今阅历增多,觉得李白将事情看开的胸怀更难学。

“豁达”是生性使然,他永远都维持少年心情。“豁达”说易行难,很多人学了一辈子都做不好,即使喝了很多酒的那一刻也超越不了所在环境,找不到洒脱的细胞。

李白写〈早发白帝城〉已经58岁了,仍然和闯天下前一样,洋溢着乐观、积极、昂扬的神情。社交媒体流传有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李白帮我们制造传奇,实践此话。霜雪满头,千里江陵,依旧有梦,始终年少,心没老过。

李白一直希望可以在官场发挥,因此有人说并非百分之百看开,对于这种谁都说得上几句话的大诗人,采取开放的态度可以增添我们对人生的思索。我最近读安旗的《李太白别传》,最后几章她写李白晚年,读后心即恻然。我们怜其才,悲其遇,叹其贫困,仿佛写〈梦李白〉的杜甫,有“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之感,那是中年读者的心情。

我们的感叹未必是李白的感叹,他是一个少数轻易战胜忧愁的文人,我们终究离其纯真远矣。我们讲岁月阶梯,我们讲王国维的人生三境界,我们讲孔子的“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

我们学习豁达,得一步一步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