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清强 ‧ 破碎的美丽

2018-08-29 15:42

苏清强 ‧ 破碎的美丽

念头这么一动,我仿佛看到纸炮的拉响是一种无限的壮烈,彩条的撕裂是一种生命最无私的付出,满地的彩屑是坦然的奉献。

台上十多位嘉宾还排列站着,摄影师正在拍全体合照,让这些开幕人留影纪念。我是台下参与观礼的一分子。我的目光从台上忽然移到台下。台上嘉宾是大家聚焦所在,理所当然。不知怎的,我的目光却被台下观众席前空地一侧的一个场景吸引住了:另一个摄影师,屈下膝盖,俯身到几乎是伏在地上,把相机的镜头瞄准满地五彩缤纷的纸屑,捕捉它们不经意掉落时所铺陈的图案。快门一按,彩色碎纸的图腾立即成了永恒的美丽。

广告

满地纸屑,是刚形成的开幕献礼。开幕人的演讲一结束,司仪小姐就请他留步,并把台下十多位赞助这次画展的嘉宾请上台,随即有工作人员递给他们每人一个长筒形纸炮。“请各位嘉宾陪同开幕人进行拉响纸炮的仪式。”司仪小姐说着。“请把炮口向前竖起。准备好!”我看着他们每个人一手握住纸炮、一手捏住炮尾一端的小线条,准备拉炮发射的姿态,像握住真枪的径口雄赳赳的气势,弹在枪口,随时就要脱口而出。“大家准备好!一,二,三,拉!”随即哔剥声起,纸炮拉响,纸花纷飞。纸花是纸炮在爆开后撕裂开来的五彩碎纸,使劲地向空中喷出,却在有限的高度间停下,然后轻飘飘地散落开来,向着前排的观众,而更多的是向着观众席前的台下空地。于是,一时间,地上尽是碎纸屑,错落布阵,各种颜色间杂,排列有致。稍微用心端详,我不禁觉得,人间很多美丽的事物,都不是刻意排列的,而是无意布阵,随意错落的。

或许因为这样,当那位艺术协会的摄影专才屈膝俯身以捕捉一般人不会在意的镜头时,我的神经被牵动了。他让别人去拍嘉宾群像,自己把心神放在这碎裂满地的纸屑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这满地废纸碎的美,但我知道,那位俯身摄影的相师是看到的。他肯定也知道,这美的布阵是暂时的,只能当下捕捉,才能变无常为恒久。一般人在听到响炮的激情、以及看到彩条爆裂的绚烂后,可能就要对满地碎纸产生不屑。觉得彩炮虽美,满地狼籍却成了美中不足。

这位摄影师却不一样,他能够从满地狼藉中见到随意而现的美丽。于是,他谦卑地俯下身来,将这错落的美丽留在镜头里,让美好的感觉保留得更长久一些。

我甚至想,他会不会觉得这满地的狼藉就像战场上在炮火中惨烈牺牲的士兵所留下的斑驳血迹,滴滴都能让人热血沸腾,产生捍卫美好国土的力量。念头这么一动,我仿佛看到纸炮的拉响是一种无限的壮烈,彩条的撕裂是一种生命最无私的付出,满地的彩屑是坦然的奉献。一切的变化,都在极短暂的时间里完成。就像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运程一样,肉躯短暂的疑惑中不无精神上恒久的美丽。

当开幕嘉宾从台上轻步而下时,屈伏在地上的摄影师也立身而起,面对一些人惊讶的眼光。大家轻踩彩屑而过,脑海中不知是否也感受到一个个壮烈牺牲的彩炮生命,在完成了它们历史性的开幕爆彩的任务后,就将回归尘土。幸而它们的最终破碎美丽,已经固存在摄影师的相机里,一瞬就是永恒,一刹那就成了不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