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凯文 ‧ 我在

2018-08-29 15:54

丘凯文 ‧ 我在

像是小时候父亲总爱嚷我,也不为什么,最主要的就是知道我在不在。我在,那就够了。

看到通讯程式上的问安图,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奇异。

广告

那是父亲传给我的问安图。图里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莲花,上头几个大字遮掩了莲花的风采。新宋体,粗体紫框,颜色的配搭豪放不羁,还用上了word97五颜六色渐层分明的艺术文字。看到这张图时我不禁哑然失笑,随后又觉得有些奇异——原来父亲已经晋身新潮的长辈,懂得发人问安图了。

父亲今年终于告别了伴随多年的NOKIA1680,开始使用智慧型手机。以前他总是让我们离得电话远一些,今天轮到他被那五光十色的屏幕困住。父亲学用脸书后,开始传我一些问安图,几次下来我也开始觉得不耐烦。

直到有一次,当我认真看了看这些问安图,将那些芜杂的颜色剔除后,剩下的不过一句干净而纯粹的祝福。我们总向长辈说我们忙,长辈再也不敢致电嘘寒问暖,于是他们退而求其次,将这些关心稍微包装。缤纷底下,却是钝涩的爱与深情。

像是小时候父亲总爱嚷我,也不为什么,最主要的就是知道我在不在。我在,那就够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