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财产“裸捐”华教.黄迓茱随心行善

2018-09-05 17:34

【暖势力】财产“裸捐”华教.黄迓茱随心行善

从小就懂得舍己为人,把纸张卷成小筒将缝衣线捆了一捆后送给穷苦人家用,到了年长时更主动将所有财产“裸捐”华教,89岁黄迓茱被冠名“马新慈善家”一点也不为过,也正好诠释了她乐于助人的一生。
新纪元大学学院为感恩黄芽珠奉献名下所有财产支助该院校,特别出版一本属于她的个人简介册子,以及将她列入“马新慈善家”20人名单内。(图:星洲日报)

(柔佛.新山5日讯)从小就懂得舍己为人,把纸张卷成小筒将缝衣线捆了一捆后送给穷苦人家用,到了年长时更主动将所有财产“裸捐”华教,89岁黄迓茱被冠名“马新慈善家”一点也不为过,也正好诠释了她乐于助人的一生。

广告

善心美事处处有,高龄的黄迓茱,多年来乐于善事,也因做了善事而快乐。

黄迓茱行善,从来不是被要求捐款,而是出于本意而主动,也没有带着什么目的,行善随心而发。

过去几年,她的邻居每天都会将看过的报章送到她家,当她翻阅时,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或社团,就会主动与对方联系,而不是受要求才捐款。

一句“性格使然”,黄迓茱轻描淡写地回应不计一切将自己拥有的财产捐献华教的决定。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个人看钱太重,就不会有快乐。

“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

广告

和黄迓茱的访谈中,不难发现她看待钱的观念以及从小就培养出的善念,即希望把金钱用在自身以外,更重要、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我只读到小五,学识不高,但我的孩子们都是毕业于宽柔小学和中学......我知道教育的重要。”

她说,过去的人很重情义,如今却有感人情薄如纸,如手足之间互计得失等,让她更坚定了一路行善的坚持,以及用所有能力所及的灌溉华教这颗百年大树。

夫妻俩皆热爱华教

广告

黄迓茱形容自己从小是个“怪人”,看到穷苦人家,会把家里的缝衣线缠了一捆送给人家用,或是将妈妈不爱穿了的裤子送给需要的人,但她口中指自己“小时候是个怪人”,实际上是善念的萌芽。

于1929年出生于霹雳安顺的黄迓茱,在1947年与李清来共结连理之后,随夫南下迁移到柔佛新山长居;丈夫创业之际,黄迓茱照顾家庭,却也心系社会,常常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不说不知,黄迓茱曾担任过新山中华公会妇女组副主任,其丈夫李清来也曾担任宽柔中学董事,夫妻俩皆热爱华教,献身华社。

黄迓茱回忆起丈夫,说着对方也喜欢助人的事迹,说这是自己和丈夫的共同点。

她说,40多年前,有一次一名从丈夫中国家乡来的亲戚无依无靠,于是她和丈夫收留了对方管吃管住,2年多之后,对方接了家乡的妻儿南来,就开始想着如何帮忙对方建立事业。

“我的丈夫在当时的新山福建会馆外搭了一个帐篷,让对方做起小摊位生意,帮忙打点,让他能有个养家糊口之处。”

她说,她的丈夫很看重亲戚之间的情义,也会义不容辞地帮到底,这样的个性正与她合拍。

家中一角,摆放的是黄迓茱一生行善所获得的回赠品。(图:星洲日报)


领养孩子视如己出

年轻时两度流产的黄迓茱,某一天接到母亲带来的一名婴孩,于是什么也不问,就将这名婴孩抚养成人,视如己出。

对于领养孩子这件事,黄迓茱说,她并没有考虑孩子是不是自己所生,只知道是母亲担心她两度流产后无法再怀孕生子而做的安排。

“孩子到了我这里,我就每天照顾他,也不想这么多......即便后来生了孩子,我也一样对每位孩子一视同仁。”

黄迓茱就是这么个大情大性之人。

大马唯一女性得奖者
获颁马新慈善家荣衔

因为主动关心社会、华教,也因为看待金钱的观念不改,黄迓茱因长年捐助当时还未升格为大学学院的新纪元学院,而受到该院邀请于2015年5月23日,为原位于UG楼以“黄迓茱活动中心”命名的学生活动中心开幕。

当年86岁的黄迓茱亲临开幕并决定将所有身家裸捐新纪元,当天在新纪元理事会林忠强、院长莫顺宗、律师凌启雄和师生见证下,于黄迓茱活动中心进行授权书移交仪式。

在此之后,新纪元大学学院为了纪念该院校20周年校庆,于今年7月份在北京举办的《马新慈善家》新书推介,并且颁赠这份荣衔给马新两地20位热心社会公益的慈善家。

黄迓茱是20位慈善家当中,唯一来自大马的女性得奖者。

89岁的黄迓茱行走不便,在家中以扶着小轮桌行走,却也还能自行做家务,正反映出她说的“靠人不如靠己”的想法。(图:星洲日报)


孩子尊重“裸捐”决定

黄迓茱被问及将财产全数捐出的决定时表示,她觉得既然决定捐出所有,也不需要等到归老的时候。于是,在向新纪元大学学院表明捐献意愿之后,就嘱咐律师赶紧办妥转名手续,不让受惠者久等了。

她说,当初做了决定,要将所有财产捐出时,孩子们都依顺她的决定。

“我育有3男2女,孩子们各个长大都有所成就,能自力更生,我也能够为自己做主,而孩子们也都没有反对。”

高龄89岁的黄迓茱乐于善事,也因做了善事而快乐。(图:星洲日报)


黄迓茱以“慈”出发

除了晚年时将所有财产奉献予华教,黄迓茱在年轻时,也积极参与推动华教事业,更以行动支持人道主义。

根据《马新慈善家》书中内容,黄迓茱另有3段被记录下来的行善事迹,包括:一、1967年受宽中校友感动,请缨为宽中筹款马币80多万令吉;二、1968年不理会身边众人的反对,积极主动参与拯救13名死囚赦免运动;三、1969年独立行动,为独大筹集一万令吉。

1968年曾由董教总及华教人士发动的设立“独立大学”计划,当时一众参与者清一色是男生,作为唯一女性参与者的黄迓茱格外引人注目,也是唯一一个在独大发起人大会上发表言论的女性。

申办独立大学的要求最终被政府拒绝,也因为这样,黄迓茱一直心系着推动创办华文大学,这也是为什么她连续几年、每年捐款给新纪元大学学院。

《马新慈善家》一书内,记载黄迓茱对拯救死囚的谈话:“我之所以呼吁柔佛苏丹殿下及柔州宽赦局宽赦这11名青年,乃因我觉得人类的博爱精神应在我国的土壤上成长。

“仇恨之火是恐怖的,也无济于大局,在法律范围内度以情理和人道,这将赢得国内外人士的感动。”

不管是对金钱的豁达看法,或是以行动推进人道主义在社会蔓延,黄迓茱就是一位义气相挺,以“慈”出发,实实在在的慈善家。

推动独立大学计划的,在当时清一色是男生,黄迓茱(红点处)是唯一的女性参与者。(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