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豪·多维度视角下的独中统考

2018-09-06 11:58

黄子豪·多维度视角下的独中统考

不知道应该感慨还是欣喜的是,双方学生家长至少都有同一个共识,那就是对国民学校教学素质之参差不齐绝对不敢恭维,对国民学校培育英才的功能完全没有信心,因而不敢冒险把孩子托付给这个系统。

考可作为进入公共服务机构的学术资格,以及报读公立大学,是华社的心愿。但是,作为教育系统变革的一部份,承认统考必须获得多方的首肯和谅解。因此,单纯以华社的视角出发,我们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唯有扩大认知的维度,我们才能了解承认统考将面对的挑战。

广告

在许多马来人眼中,独中统考威胁国民教育的地位和不利社会团结。而在小部分开明的马来进步分子,甚至社会精英眼里,他们固然没有对独中统考上纲上线,但是对华社要求承认统考依然感到莫名其妙。笔者曾经和一位高级马来人公务员交流统考事宜。涉猎马来西亚高等教育系统改革的他,就直接阐明华文独中并非唯一独立于政府教育体系外的本土教育体制。马来人拥有更庞大、以双轨制运行的独立小学、中学,总人数至少在全马华文独中生三倍以上。笔者姑且以马来独立中学称谓之。

这种马来独立中小学,在本质上并不能和宗教学校混为一谈。

它们主要以自主设计的国英双语课程为主,国际化程度比得上国际学校,而对学生的人文教育则辅以细腻的宗教价值观。和独中不同的是,它们完全双轨化,学生都会参加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送孩子进入马来独中的马来家长,从第一天入学也就已经接受孩子本身和国民教育系统的剥离,也了解唯一融入体制的机会,就是让孩子17岁的时候参加SPM。因此,马来精英分子对于华社要求政府承认体制外的独中统考而感到莫名其妙,甚至抗拒,那是必然的。

不知道应该感慨还是欣喜的是,双方学生家长至少都有同一个共识,那就是对国民学校教学素质之参差不齐绝对不敢恭维,对国民学校培育英才的功能完全没有信心,因而不敢冒险把孩子托付给这个系统。

除此以外,华社本身对于承认统考也不是铁板一块。笔者曾以社交媒体在公立大学华裔学生圈子里做过一个民意调查。初步调查显示他们基本认同政府应该承认统考。

但是当笔者进一步询问他们是否会接受统考、A水平作为进入公立大学的学术资格,进而共享现有的大学学位名额时,就引起了一阵的反弹。尤其是身处热门科系如医学系、牙科系、法律系的学生,对这个看法提出了强大的抗议。原因是这些科系原本的名额都已经供不应求,若加上其他学生竞逐进入公立大学,那对身处国民教育体系的学生极度不公平。

广告

鲜为人知的是,其实统考、A水平等其他等同学术资格的学生,现在已经有两个管道进入公立大学。其一,那就是通过所谓的“第二通道”,那是公立大学为了弥补财政空缺,通过征收较为高昂的学费所开放的学额。其二,让人意料之外的,那就是通过大学中心单位(UPU),而且程序基本上和大马高级学校文凭(STPM)和预科班学生一模一样。当然,类似的开放仅局限于某些大学的某些科系。但是如果你认为开放的科系一般都是冷门的放牛班,那就大错特错。因为个案显示,公立大学的药剂系、牙科系,一样可以看到通过UPU进入该大学进修的A水平学生,而且不限于某个族群。

以上的论述和延伸的挑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华社不能继续一厢情愿,而必须更深入的调研,审视本身立场的合理性和可行性,继而进行与时并进的调整。不然,承认统考,只会不间断的的成为政客的武器,而我们,只会继续受到他们的操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