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泉豪·改革选民不均的一小步

2018-09-06 12:00

朱泉豪·改革选民不均的一小步

说白了,纠正此事须按部就班,不能一蹴而就。策略性妥协乃关键。一来改变过于突兀无助于争取广泛选民的支持和认同;二来其难度切不可轻视。

联邦宪法阐明两轮选区划分之间须至少8年。除非动用非常手段重划西马和砂州选区,否则现有的选区划分短期内将保持原状。除沙巴以外,选区人数不均的弊端将无法获得纠正。

广告

何况,此弊端早将政治实权交付于小选区的土著、半城乡与乡区以及东马两州的议员。纠正该弊端的新版选区重划欲闯关下议院难如登天。

选区人数不均的受益者更是横跨各党。

其中,希盟难得于东马小选区取得历史性突破,赢得实兰沟、丹南等小选区,怎会轻易拱手让出选举优势?

说白了,纠正此事须按部就班,不能一蹴而就。策略性妥协乃关键。一来改变过于突兀无助于争取广泛选民的支持和认同;二来其难度切不可轻视。

选区人数不均有两个层次:一,各州之间选区数目与选民人数不对等;二,各州内选区人数不均。前者比后者更加棘手。除了因为更改各州的选区数目须获下议院三分之二多数票支持,因历史和政治原因导致降低东马两州下议院议席比重为不可能的任务。

部份东马人执着于丧失原有的三分之一比重而痛失宪法修订否决权一事。通过增加选民人数激增的雪州选区数目,对东马议员来说断不可行。

广告

布城与纳闽分别仅有近三万选民却各为一个选区虽为人诟病,然而须谨记两地为联邦直辖区,而选区边界不得逾越州属之间的边界。

那么就得重新分配西马各州的议席数量。然而,顺得哥情失嫂意,不增总议席数量下,料将痛失数席的玻槟霹彭柔势必反对。

因此,比较实际的做法是施压选委会以确保各州内最小及最大选区之间的比例为1比2。以509大选的选民册为例,全国仅有玻槟登隆符合此比例。反差最大的自然不出意外,乃雪砂霹柔。

选委会也需严格执行“乡区权重”,一视同仁的确保乡村选区有着较少选民以及反之,将党派或种族偏见降至最低。这将避免极其吊诡的局面,比如城市选区的吉打居林万拉巴鲁之选民竟比乡村选区的华玲来得少!

广告

因仅需下议院一半多数票通过,专注于纠正各州内选区人数不均的新版选区划分更可能获得支持。选委会短期内是否及如何重划沙巴选区,引人关注。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