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新政府能走多远?

2018-09-06 12:12

郭清江·新政府能走多远?

人们乐见新政府完成改革使命,然而希盟有本身的内忧外患;希盟必须跟时间赛跑,在最短时间内修补已崩溃的三权分立制度、实现竞选宣言及拿出政绩。

最近跟不同领域的旧雨新知聚餐闲聊,话闸子一打开免不了谈及新政府;大家普遍上都有这样的看法:“我们已经知道前朝政府很烂,但是,权力已经给了你们,请集中精神搞好国家经济,不需要一直骂前朝政府,或者以没钱作为藉口。”

广告

人民原本期待改朝换代之后,国家经济会跟着改善,然而这种预期的喜悦并没随着政治改革到来,市场还是一片低迷,马币也欲振乏力。销售及服务税(SST)开始实施,虽然有不少免税品,但去早市买菜仍会听到民怨。

人们乐见新政府完成改革使命,然而希盟有本身的内忧外患;希盟必须跟时间赛跑,在最短时间内修补已崩溃的三权分立制度、实现竞选宣言及拿出政绩。

所有在509投票给希盟的人民,现在最关心的是:新政府能走多远?我认为以下几个因素将决定希盟的未来,以及新马来西亚的改革会否半途夭折。

1.敦马健康定江山
我们都知道敦马是争议性人物,但也只有他有足够份量,让新政府平安地从变天过渡到今天。

因为他,政权顺利移交、相对能得到马来人与统治者的接受、公务员没从中作梗、能压下希盟成员党之间的分歧。

因此,敦马的健康是新政府往前走的护身符。

广告

2.公正党的党选
公正党是希盟最大成员党,如果在这次的党选中分裂,将牵动着希盟的稳定。不论安华公开否认多少次,拉菲兹要把阿兹敏拉下台,以及他获得安华家族支持却是不争的事实。

不错,阿兹敏是安华一手提拔的人,但他更是敦马的爱将;因此,安华能否顺利接棒,已成为公正党甚至人民所关注的一个焦点。这次党选引爆的“阻安华任相”阴谋论剑指阿兹敏,其胜算不被看好。

3.既生马何生华
政治上有一笑泯恩仇的说法,但我不认为能用在敦马与安华身上。敦马虽然在变天后为安华寻求元首宽赦,但安华最宝贵的一生、健康与天伦全被毁了,对安华与家人来说是一辈子的痛。

有人说安华未必能接任首相是有迹可循的。从安华迫不及待要成为国会议员来看,他也知道夜长梦多,以及其宿敌留有一手。

广告

因此,安华也要布局及有所准备。只是不论谁是胜利者,希盟新政府都是输家。最终会否导致希盟分裂,新政府倒台,或者朝野权力大洗牌,是一个必须关注的发展。

4.温饱与救经济
星洲日报配合国庆日到来,在全国各地访问了各族人民,大家为新马来西亚所许的其中一个愿望,就是:搞好经济。

人民可以体谅新政府不能在百日之内落实大选承诺,但请尽快回到现实打救经济,为人民带来幸福才能继续赢得民心。

一再揶揄与咒骂前朝政府,寻求口舌上的快感,并不能巩固政权,因为蜜月期已过,509良好感觉会日愈淡薄,尾随而来的会是一箩箩的挑战。

5.马来右派的重组
马来右派或保守势力正重新组合,能走多远及会否对新政府构成威胁,将由逾60%的马来人来决定。

为了争取更多土著支持,经济事务部于是召开土团党倡议的“土著及国家未来大会”,最终还通过提案促请政府落实单一源流学校政策,叫作为成员党之一的行动党情何以堪。

跟巫统比赛谁更照顾土著,以及在大会上通过这种“巫统式”的提案,形同背弃逾90%华裔选民的委托,让希盟顿时变成巫统或国阵2.0,无助于新马来西亚的构建。

说好的“我们不一样”,以及不强调种族的承诺应该坚持下去,否则就掉进巫统的陷阱。

巫统主导及由马来人阵线主办的“马来人崛起集会”已开始在煽风点火,意图凝集右派、保守的伊斯兰势力,以及日愈不满新政府的公务员力量,这是不健康的发展。

当两只大象打架的时候,谁会死在中间已不言而喻。因此,在集会中演讲的领袖都将矛头指向行动党,并指希盟中的马来人领袖只是行动党的傀儡。这是危险的政治言论,对国民团结是个大倒退。

大会还通过8项宣言,包括反对政府承认统考,这已使到火箭想在华人农历新年前实现承认统考文凭诺言的努力增添变数。

大会的另7项宣言:维护伊斯兰为国家宗教、维护及加强伊斯兰教育及发展机构、反对违反伊斯兰教义的思想、严正警告任何质疑马来人土著地位人士、捍卫马来文国语地位、要求政府官员在公务中使用马来文,以及捍卫马来统治者地位。这些都不是华人反对的事项,却不断被炒作与拿来制造马来人的危机感,这是国家的不幸,即使设立宏愿学校又有何益?

只有互相尊重与包容,才能保障新马来西亚的未来。

6.对抗体制风险
在马来西亚,除了种族政治当道,公务员是另一个王国。

新政府上台后,公务员的许多即得利益被砍,而且还一再被公开奚落,不获新政府信任,已引起公务员不满。新政府要跟如此庞大的体制对抗,恐怕是以卵击石。

7.制造恐中不智
维护国家主权与利益,是民选政府的责任,并没有错。但是,一再以似是而非的言论去碰撞中国政府底线,以换取本土马来人支持,制造恐中气氛却是不智之举。

敦马最近说:若马来西亚开放让300万名中国人来马置产进而获得居留权,本地人(马来人)恐无立足之地,会被迫从城市迁移至乡下甚至森林。这类言论对促进马中关系并没有帮助,对两地商人来说,目前他们最需要的是温暖,不是寒冬。

除了以上的七大挑战,如何处理马哈迪主义2.0所引发的危机与问题,即第三国产车、宏愿学校等旧想法的不断涌现,也是希盟成员党的当前之务;路要越走越宽,或者走回国阵老路,球恰恰是在新政府脚下。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How far can the new govt go?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