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木.遗失的那些年

2018-09-06 15:38

金铃木.遗失的那些年

草草结束对话后,她传了个“有事先走”的短讯给他,遂从餐厅的另一扇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就像昂然告别遗失的那些年。

这一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好久没联系的中学同学们心血来潮想办个聚会,给她捎来消息的是小可。

广告

中学毕业后的十余年,她一直和小可保持联系。在她失业时,小可二话不说把钱借给她应急,她一直视小可为知交。

“奇怪了!他们怎么突然要见面?”她总觉得,若彼此之间真心关怀,不会如此多年不闻不问。

“据说班长要移民,临走前在脸书下帖约大家见个面。”小可说。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出席这类聚会……上次我陪男友去他的同学聚会,结果那些人不是吹嘘自己的赚钱能力,就是炫耀自己的车子房子,连配偶、孩子、旅行都可以比一比,我男友满腹闷气,誓言以后都不赴约了。”

小可一脸无奈。

“大家都会出席吗?

广告

你去不去?”她问小可。

“大伙儿好像都兴致高昂,你去我就去!”小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去啊!”她露出玩味的一笑。

“你不怕他们问你……”小可欲言又止。

广告

“怕什么?就是想去看他们做戏啊!”她倔强地说。

她当然明白小可的担心。不久前,她和交往七年的对象分手。本来,男欢女爱合则来不合则去也属平常事,奈何传入好事之徒耳中,在脸书议论纷纷。一时之间,第三者、劈腿等种种谣言满天飞,只差没有传说其中一方是外星人被逼回故乡这一类的偶像剧情节。她想,大都市中的人们多么苦闷,倾向制造是非充当生活调剂品。

谁说失恋的女人一定憔悴不堪?她偏要以最光鲜亮丽的姿态出现在大家面前!虽然她已不再是青春少艾,打扮起来还是频频吸引年轻男生向她投注目礼。

另一个原因,也许是她渴望重遇他。

前阵子听小可说,他仍然单身。那些年,大家都爱起哄说他们郎才女貌是班对。毕业前,他送了个心形锁匙扣给她,却没有进一步表白。他那如春光暖阳般的笑容,一直留在她心底,往后她再也没有遇过这样的男生。

X X X X X

聚会上,召集人“班长”俨如主人家,昔日同窗互相问好,谈笑风生。

如小可所言,总会有小圈子专爱炫耀吹捧,也有一群人对她的感情状况旁敲侧击。她一笑置之,正当被纠缠不清时,心心念念的他现身递给她一杯饮料,把她带到一角,为她解围。

他脸上还是挂着招牌阳光笑容,从他凝视她的眼神中,她知道他没有忘记自己。两人言谈甚欢,仿佛回到那些年的单纯和美好。双方交换了联络号码,她很满意这样的收获。

X X X X X

不到一星期,他约她到餐厅吃饭。她估计他会把握机会,说出那些年来不及的告白,心中窃喜。

接过他递上的名片,她不住蹙眉。

“品牌经理?你不是在补习中心执教吗?”

“教补习是正职,卖保健品是副业。这个年头赚钱难啊!”他浅笑,“阳光”难掩他眉宇间的阴霾之色。

她内心一沉,耳畔随即传来令她错愕的话。

“我想为你介绍几样产品,可以改善月事不调、抗老、瘦身等等,相信很适合你。”

他滔滔不绝推销多种号称可治百病的保健品,她唯唯诺诺,恍惚间只见他的嘴张张合合,口沫横飞,她却没有听进一句话。

她藉故到洗手间整理紊乱的思绪。

手机突然响起,是小可。

“林子民有没有找过你?”小可劈头就问。

“怎么了?”她心头一跳,林子民就在外面等着她!

“前天他约我见面谈天,我和他一向不熟,当然没答应他。我问了几位女同学,原来他也约过她

们,呵呵!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小可竟然还卖关子。

“难道是要向你们推销东西吗?”她冷笑,打个哈哈。

“你怎么知道?你很聪明!”另一端传来小可的惊叫。

草草结束对话后,她传了个“有事先走”的短讯给他,遂从餐厅的另一扇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就像昂然告别遗失的那些年。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