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新高铁延后2年.新副总理:投入7.6亿获赔4500万.“政府开销非全可回收”

2018-09-06 17:39

隆新高铁延后2年.新副总理:投入7.6亿获赔4500万.“政府开销非全可回收”

新隆高铁延后兴建,新加坡已投入至少2亿5600万新元(约7亿6800万令吉),大马为何如今才赔1500万元(约4500万令吉)?副总理张志贤解释,政府开销要分成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类。

(新加坡6日讯)新隆高铁延后兴建,新加坡已投入至少2亿5600万新元(约7亿6800万令吉),大马为何如今才赔1500万元(约4500万令吉)?副总理张志贤解释,政府开销要分成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类。

广告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政府正式签署协议,展延新隆高铁计划两年至2020年5月,大马将为展延计划赔偿1500万新元。按协议,大马必须在明年1月底之前支付这笔费用,而若在2020年5月底前还没有重新启动高铁工程,就相当于终止计划,必须进一步偿还新加坡至今所蒙受的损失。由于高铁延后兴建,因此最迟2031年1月1日才能启用。

马赔偿只占费用一小部份

新国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较早前在国会表示,截至今年6月底,新国已为高铁项目投入至少2亿5600万新元,大马如今赔偿的1500万元只占这笔费用的一小部份。

《联合早报》报道,张志贤对此指出,政府开销要分成可回收和不可回收两类。高铁计划暂停而必须放弃的合约等开销总计1500万元,可回收成本指的则是征地等方面的花费。他说,土地被征收后仍归政府所有,未来发展起来就能回收成本,把这些成本算在大马头上并不合理。

交通部回复媒体询问时表示,针对放弃目前正进行的工程合约,新加坡需赔偿承包商,同时在计划延后期间暂缓营运,开销总计1500万元。

“例如一些合约条款包括毁约的赔偿金,我国因计划延后需支付,这些都是不可回收成本,新隆高铁计划恢复后,对工程也无益处。”

广告

至于高铁计划两年后重新启动的机会有多大,张志贤则不愿推测。“双方都希望继续发展新隆高铁,收获高铁可带来的利益。我们有两年的时间检讨和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前进。”

维文:新加坡利益获保障

外交部长维文表示,新加坡的利益在新签署的补充条款中得到保障。

被问及2020年5月底的期限之后是否还会继续延迟,外交部长维文则说:“简单来说,答案是不会……补充条款明确注明如果马来西亚在期限内没有作出决定,就会被视为终止新隆高铁计划,并且必须完全偿还协定所规定的赔偿金。新加坡的财务利益绝对受到保障。”

广告

维文也指出,这项协议是个正面的发展,证明新马双方都能尊重条款协定,同时大马也获多两年时间考虑如何继续进行计划。

逾百职员暂调至其他部门

新高铁逾百职员,暂时转调陆交局其他部门。

新隆高铁计划暂停,受雇于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子公司──新加坡高铁公司(SG HSR,简称新高铁)的超过100名专家将暂时转调到陆交局担任其他职务。

新高铁昨晚答覆《联合早报》询问时说:“计划暂停期间,新高铁的职员将会转到陆交局从事其他工作,我们有信心,他们将在陆交局这个大家庭继续作出贡献。”新高铁也表示,将会继续与政府机构和外部利益相关者紧密合作。

接下来,预计新高铁的工作范围将会逐渐缩小,直到该项目重新启动。

陈恩赐:存有许多不确定性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陈恩赐副教授受访时表示,新隆高铁计划延缓,掀起了大众对新马双方的许多揣测。

“两年的延缓是相当漫长的过程,特别是在存有许多不确定性和阻碍的时局中。在这两年中,工程费用或出现变化,预料中或出乎预料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减低新隆高铁计划的实施性。”他也表示,并不排除大马政府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回避问题,待接下来的时局和情况促使计划实施的重新检讨。

“大马两年后若更换新政府,新的领导者或有其他的优先考虑。”

陈庆文:有信心2年后恢复计划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受访时分析,新隆高铁计划关系到大马的尊严和形象,而且较年轻的领导者如阿兹敏,清楚了解这项计划对于国家经济和设施发展的益处,因此有信心大马两年后会继续推行这项计划。

“新隆高铁有助于新马两国的发展,但由于多数部份在大马,因此对大马的益处更大。计划延缓可视为尝试让计划继续进行的努力,基于大马目前的内部情况和财务困境,延缓计划能让大马有更多时间做准备。”

陈庆文表示,无法确定大马两年后的情况会如何,以及马哈迪的继承人会否更为支持新隆高铁计划,但暂缓计划意味着这项计划不会被终止,而且之后或能更顺利起劲地进行。

土地局:若恢复计划续用回收地

狮城土地局表示,若2020年计划按时恢复进行,回收的土地将继续做同样用途。

之前报道称,裕廊乡村俱乐部和莱佛士乡村俱乐部的地段先后被征用,以便发展新隆高铁的终站。

土地局回覆媒体询问时表示,若新隆高铁计划2020年回复进行,回收的土地将继续做同样用途。

“裕廊湖区的整体发展计划,预计不会受到显著的影响。”

李德纮:质疑能否解决马财政问题

专门研究交通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受访时表示,新隆高铁计划的准备工作庞大,而且新隆高铁对于新加坡和吉隆坡发展成经济中心都有所帮助,因此延后计划所付出的机会成本显著。

他分析,大马因财政问题要求展延计划,但计划只展延不到两年,因此质疑这项决定对财政问题是否有显著的帮助。

“其实除了延展计划,还有其他的解决方式,两国可邀他国融资,但这关键在于两国愿意释放多少权力给他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