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SST开启“万税”年代?

2018-09-07 18:38

杨丽琴·SST开启“万税”年代?

SST2.0开跑后,假设个人每月开销当中的300令吉遭征税10%,即为30令吉,一年360令吉。倘若,个人所得税率没下调(未来可能还会上调),援助金也彻底取消,那他所实际付出的,将比GST期间还要多。

消费税年代,政府其实有下调或取消一些税务,但销售税(SST)开跑后,一些原已废除的税务卷土重来,例如信用卡的服务税。

广告

在SST1.0时代,信用卡的服务税为每年50令吉,附属卡收费25令吉。但消费税落实后,信用卡持有者无需缴付服务税,改以抽取年费的消费税6%。

在SST2.0下,每张主卡和附属卡都需缴25令吉,相信未来还会调涨。

国阵政府曾承诺落实GST后,会逐步下调个人所得税率和公司税率,这几年来所得税率也确实有下调,虽然幅度不大,但中产阶级每年也可省下几百令吉税钱。

如今,财长放话,由于“国债”问题,公司税可能不会下调,看来所得税率也凶多吉少。公司税不下调,一来吸引不到外资,二来,企业成本未减低,物价也不会跌。

资料显示,在SST1.0年代,约23%的华裔贡献国库近80%的税务。所得税率若不持续下调,华社依然贡献国库最多。

而且,“无需”缴所得税的地下经济、贪官污吏和非法外劳最受惠。

广告

林财长也曾这么说,GST取消后,假设一个人每月花费为2000令吉,他可省下120令吉。

这种算法有待商榷。首先,大部分生活必需品豁免GST,2000令吉的开销,可能只有1000令吉遭征收6%,也即是每月60令吉,一年约720令吉。如果他可从所得税下调中省下400令吉,另外每年再获得援助金400令吉,基本上得多于失。

SST2.0开跑后,假设个人每月开销当中的300令吉遭征税10%,即为30令吉,一年360令吉。倘若,个人所得税率没下调(未来可能还会上调),援助金也彻底取消,那他所实际付出的,将比GST期间还要多。

(以上仅为粗浅算法,或与实际有出入。)SST2.0的征税范畴虽比GST小,但征税率5-10%(平均值7.5%),还是会导致一些物品如家电等起价。家电和汽车其实在GST开跑之初曾跌价,但人们普遍报忧不报喜。

广告

在SST1.0年代,一般餐馆的征税门槛为年营业额300万令吉,根据当年的币值与生活水平,可能相等于现今的400万-500万,其实是相当高的门槛,一般餐馆不易达标。

GST期间,其门槛降至50万,令许多中型餐馆中招,也令食客荷包出血。如今,SST2.0虽将门槛提高至150万,但根据通膨趋势,这个门槛其实已不算高了,食客们的荷包还是要持续出血。

另外,SST1.0在大马已实施了数十年,为何人民以前不肉痛?这是因为SST不透明,虽然是单层税率,并在制造和进口阶段征收,最终还是会转嫁给消费者,惟因单据没有显示,所以中下阶层人民不知道其实他们连买罐头都须缴税。

记得GST刚开跑时,张念群曾抗议为何卫生棉没降价。如今,每月用一次的卫生棉终于免税,但天天都要用的梳洗和彩妆用品却中税10%,姐姐妹妹们自己算算这笔账吧。

可以预见的是,为了弥补实施SST后的税务缺口,更多巧立名目的税务会接踵而来(毕竟国家不能单靠石油税收),现在有汽水税,未来可能有快餐税、投资税、遗产税等。

有些税务乍看不关低下阶层的事,但中招的生意人们,难道不会转嫁生活成本吗?那肯定会引发连锁效应。

GST短短3年,我们已高喊万税万税万万税,SST2.0未来数十年,会不会迎来另一个“万税年代”?那是一个未知数。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