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鞭了两个女同志之后

2018-09-07 18:45

郑丁贤·鞭了两个女同志之后

当然,多数马来西亚人都会觉得很无辜,这只是登嘉楼州内,少数一群人的决定,但是,却让整体大马人成为“野蛮”和“落后”的一群。

两名女子在登嘉楼被公开施以鞭刑。它的效应,并不限于这两个女同志,以及登州。

广告

国际特赦组织发表声明:“这是LGBT群体黑暗的日子,也是大马人权黑暗的日子。”

不管愿不愿意,这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对大马的印象。

那12下鞭刑,对两名女子造成痛楚,也对所有LGBT群体,以及支持LGBT权益的人士,形成羞辱。

登州政府还在得意洋洋,为它的鞭刑创举而庆功,然而,大马的国际形象和人权纪录,已经留下抹不掉的污点。

在没有边界的资讯世界,这个新闻已经绕了地球几百转;大马也被其他地球人痛骂是“野蛮”和“落后”的国家。

好莱坞的艺人,还号召杯葛马来西亚的产品。

广告

当然,多数马来西亚人都会觉得很无辜,这只是登嘉楼州内,少数一群人的决定,但是,却让整体大马人成为“野蛮”和“落后”的一群。

其实,也难怪世界用如此眼光看待大马。

如今的全球趋势,LGBT的性取向和性关系,在多数国家已经除罪化,法律已经不视为犯罪行为,而在道德上,一般的标准也已经趋于中性,即便不赞成,也要尊重他人的性向。

而登州的做法,伊斯兰法庭判决两名女子罪成,还施以鞭刑,并公开让100人观看;即使在保守的阿拉伯国家,也不寻常。

广告

世人只能以塔勒班和IS,作为想像的共同体。

我依然相信大马是一个温和的穆斯林为主的国家;这里和塔勒班、IS尚有一段距离。

但是,为什么登嘉楼州政府要这么做?而且,如此的鞭刑,并没有遭到穆斯林群起反对?

侧面观察,多数穆斯林拍手叫好,或是冷眼旁观,只有极少数不认同,而敢于反对者,是少数中的少数。

登州之后,彭亨州政府看到反应不错,也要效法;至于吉兰丹,它坦言目前的法律还不允许,不过,将会朝这方面努力迈进。

这会是一种竞赛,以伊斯兰化为名进行的政治竞赛。

当多数穆斯林认同LGBT违反宗教,应该施以惩罚,这就鼓励政党和政客对LGBT罪行化,要通过推行宗教惩罚,取得更多的认同,以及选票。

在政党和政客的推动之下,又激起群众更高的宗教激情,更加仇视LGBT,要求施加更严厉的惩罚。

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只会步上塔勒班的后尘。

除非,大马的政治和社会精英,以及伊斯兰领袖,能够紧急煞车,阻止情况恶化。

马哈迪和内阁批评登州的做法,安华公开反对,而凯里也认为不可,这是正面的抗拒力量。

长远而言,还需要积极推动开明与中庸的思维,以及巩固大马是多元社会的特质。

然而,可以预期,宗教化的竞赛还会持续,LGBT只是它的一个场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