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新政府与旧政府的差别

2018-09-08 14:05

林瑞源·新政府与旧政府的差别

民众不满的事情包括敦马哈迪一直重提旧概念,特别是国产车计划。既然普腾已经失败,在国债破兆的情况下,为何还浪费资源在国产车3.0?过于固执、不听取民意,是刚掌握权力政党的大忌。

希盟执政4个月,一些人开始觉得和前朝政府比较,新政府没有什么差别,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广告

民众不满的事情包括敦马哈迪一直重提旧概念,特别是国产车计划。既然普腾已经失败,在国债破兆的情况下,为何还浪费资源在国产车3.0?过于固执、不听取民意,是刚掌握权力政党的大忌。

敦马重提宏愿学校,日前举办的土著大会也通过建议政府落实单一源流学校的提案。人们质疑的是,在种族融合方面,希盟能否拿出不同的办法?

国阵执政时,经常选择性提控,比如总检察署撤销国家养牛中心执行主席莫哈末沙烈面对的4项控状,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则被判监禁30个月;时任总检察长阿班迪在一马公司弊案宣布纳吉清白,并指示反贪污委员会结束调查;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马接二连三闹事,也相安无事。

希盟执政后,涉及希盟领袖的案件一一撤控,包括财政部长林冠英的低价购屋案。如果希盟不进行司法改革,设立独立的检控办公室,就无法消除行政权干预检控的疑虑。

国阵时期的政治委任也是常态,比如纳吉委任前森州大臣依沙担任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闹出许多风波。希盟在大选前誓言不会再有政治委任,但教育部长马智礼却接受担任大马国际伊斯兰大学主席,很可能出现利益冲突。

吉兰丹41岁男子迎娶11岁女童,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公开鞭打两名女同性恋者,这两起事件破坏了国家形象,但新政府没有采取行动制止,诚信党妇女组主席西蒂玛丽亚还表态支持鞭刑,为何希盟没有展现新思维?

广告

国阵时期,小拿破仑经常拿着鸡毛当令箭,新政府上台后还是有类似情况,例如麻坡市议会执法官员限定商家在两周内“擦除”沿用超过半个世纪的商店柱子的中文商号;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警卫被指无礼对待中国游客,呛声“不会说马来话应回中国”。希盟必须扫除公务员体系的旧思维,才能杜绝阳奉阴违。

国阵政府管理不当、贪污滥权,造成经济低迷,但新政府也没有拿出振兴经济的方案,敦马一再针对中资项目,打击投资信心。

希盟为了兑现大选承诺,宣布从明年1月起调高最低薪金至1050令吉,却被大马职工总会抨击微调50令吉,背叛了40%低收入群体(B40),与前朝政府无异。

其实,民众着眼于统考等课题,忽略了新政府的改革,包括开放言论和新闻自由、削减首相署权力,这些就与国阵不同。

广告

同时,希盟也试图做一些与国阵不一样的事情,譬如雪州政府通过2018年伊斯兰家庭(雪州)修正法案,把女穆斯林的法定结婚年龄从16岁提高至18岁,成为全国首个提高穆斯林成婚年龄的州属。新政府也没有回避鞭打女穆斯林的课题,马哈迪说,内阁认为应先给予辅导,而非立即施予惩罚,这令国人对伊斯兰留下坏印象。

伊斯兰党及其他保守人士肯定会攻击新政府的立场,但新政府必须遏制保守和激进宗教情绪的扩散,否则必定会破坏社会和谐。

在调高最低薪金方面,希盟处于两难,加薪高,雇主恐无法负担,引发裁员潮,加薪少工人又不满,所以提高收入应从生产力下手。

虽然根据希盟的调查,满意新政府比不满的来得多,但希盟必须更多努力,包括强化改革、提高执行力、推出新政策等等,以维持乐观氛围,如果管理和领导混乱无序,就会打击人民的信心。

可以预见的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的合作,将让希盟政府的治理工作更加困难,因为反对党联盟将渲染敏感课题、挑拨情绪。

希盟面对崭新而困难的局面,因此不妨给多一点时间才下定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