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程豪·统考本身不是问题

2018-09-08 15:47

巫程豪·统考本身不是问题

正好在34年前,我陪同一位遭到我母校拒绝的同学与美国大学招生主任会面。我们很惊讶的被告知,她被拒绝的原因是因为她虽然完成了12年的小学和中学中文教育但却没有报考统考,而这是大多数美国大学的最低要求。

广告

我们对统考在实施的短短几年内,已经受到该大学的承认并且是独中毕业生的其中一项入学要求,而感到惊讶。

当招生主任同意根据我朋友的中学成绩有条件的录取她时,我更加惊讶。条件是她必须在第一学期获得成绩平均绩点(GPA)2.0以上,她就会自动被视为正常录取。

这个小小的事件显示,竞争激烈的美国州立大学如何把教育视为一个用以证明本身能力和学习意愿的机会,而不是通过歧视潜在的学生以证明大学本身的价值。

本地公立大学接受统考的主要原因是为了证明政府决心消除自己的无知和种族偏见,即认为(所有)华裔生有能力在本地私立或国外大学深造。这也是我们的教育体系民主化和下放权力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其中的多样化将提高学生在就业市场的竞争力,特别是马来人和弱势群体。

1982年,在独立大学有限公司起诉马来西亚政府一案中,高庭和联邦法院都做出同样的判决,认为大马宪法第152(1)条文仅仅维护人们在学校使用和学习母语的权利,但它们并非用于学习其他科目的教学媒介。

将所有“非国语”的语言归纳为社群或部落内部使用显然是一种民族优越感,并扭曲了语言是当今全球化的社群用以交流的工具这一事实。非华裔也会说流利的中文,反之亦然。有些华裔会说淡米尔语、英语、伊班语和卡达山语。人们必须认清这一事实,由外国法官和法律专家组成的李德制宪委员会起草的宪法,在大马日益多元的社会,尤其是在教育改革方面是无法正常运作的。

广告

单一语言政策无法带来团结

大马半岛从未停止成为一个多元族群的社会。在维护公平和多元文化社会方面,我们的联邦宪法在推动大马成为先进国的路上已经过时了。

在大马,许多非马来人可以流利的说马来语,而且这个数字正在上升。如果大马和印尼能够崛起成为新兴工业化国家,这个数字将会更快速上升。与其他世界语言一样,一旦马来语成为全球社会经济进步的重要语言,它就会变成未来流行的第二语言。

很多人误以为美国是一个单一语言国家,英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他们认为,英语是美国教育体系中唯一的教学媒介语,它在科学和科技进步上有着主导的地位。

广告

此事甚至被敦马哈迪引用在其著作《马来人的困境》中,因为他认为,既然美国是个单一语言国家,如果我们也采用以马来语为唯一语言的教育政策以及巫统宣传口号“一个民族一个语言”(satu bangsasatu bahasa),大马人就会变得伟大,而国家会变得更加团结。

实际上,单一语言政策和种族民族主义并没有团结任何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反之,它们严重分裂国家,如斯里兰卡的内战就证明了这点。另一方面,南非、瑞士和加拿大通过宪法改革以允许多种语言和多元文化,才将国家从内战中解救出来。

美国联邦宪法从未将英语定为唯一的官方语言,尽管英语是所有州属和联邦政府的官方文件中实际上使用的语言。有一项唯英语运动要求政府在法律中把英语列为唯一官方语言,尽管有13%美国人的母语或第二语言是西班牙语,7%美国人使用英语和西班牙语之外的语言。

有一些例子表明,落实多样化教育体系的州政府可以产生更具竞争力的公共教育体系。除了有闻名的公立常春藤联盟大学如柏克莱加利福尼亚大学以及明尼苏达大学,加利福尼亚州和明尼苏达州通过投资多种语言和多样化的公立学校,来实现有竞争力的公立教育体系。

将美国视为拥有单语教育体系实际上是错误的,即使它的主要语言是英语。

从国际视角看待语言政策

我们的领袖应该从国际而不是从种族民族主义视角来看待我们的语言政策。

严格来说,这是无法运作,不切实际的宪法,而不是统考本身导致的实际问题。我们不仅是一个多种语言和多元文化的国家,为应付不断变化的世界,我们学习英语和马来语以外的语言,以赶上全球化的浪潮。统考体现了其创办人的远见,因为它已经成为录取马来人和非华裔生的英语和中文教学媒介语的国际大学所承认的替代途径。

在进行进一步的讨论之前,有必要在此澄清关于统考的几个迷思:

1.统考科目不仅使用中文,还有使用英语和马来语;

2.统考英语科目与剑桥O水准(GCE O-Levels)考试中的英语科目评分相等;

3.最初,统考中文科目并未受到中国大学承认,统考生必须与其他使用第二语言的外国学生一样参加汉语水平考试。经过几年的详细研究后,统考中文才被接受成为直接进入大学的录取条件之一。

4.有趣的是,剑桥O水准马来语科目作为第一或第二语言,反而被大马当局接受,并视为与大马教育文凭马来语科目同等资格,尽管前者的所有科目是以英语授课,而实际上统考马来语科目的难度比剑桥O水准还要高。

前朝政府拒绝承认及现任希望联盟政府拖延承认统考马来语和大马教育文凭马来语拥有同等资格,反映了他们对多种语言的统考持有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和无知的政治动机,尽管统考的社会文化和经济价值已经获得了很多国外大学的认可。

正是对多样化的投资使得美国在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方面引领许多其他国家。迄今,马哈迪的信仰对马来民族主义为中心的教育政策有着重大的影响,我们有必要纠正《马来人的困境》里的误解和错误讯息,以让我们的教育改革变得更有效率和更持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