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安·赢得一场战役,输掉整个战争

2018-09-08 15:52

黄泉安·赢得一场战役,输掉整个战争

反对无罪释放的一方是囊括林冠英的政敌,有者更要时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引咎辞职;而为他及总检察长袒护的则有诚信党部长级人马一马当先,雪中送炭。但对整个案件保持距离兼质疑发言的,除了法律界人士,也有公正党党要阿兹敏、努鲁依莎、蔡添强等人,显见江湖难测,冷暖自知。

财政部长林冠英购屋案虽获槟城高庭宣判无罪释放,竟然掀起千层争议余波,该是他始料不及的事。

广告

因为褒贬杂音里,对此案件迂回逆转保持高度质疑态度的声源,有些是来自希盟里的战友。此外,509之前在政改诉求路线一起同步走的非政府组织,也同样发出刺耳的声调,不容忽视。

反而,与林冠英一起被控的商人彭丽君,能够从镁光灯中从容脱身,可见林冠英这场官司,赢得身不由己。归根究底,祸源是反贪会和总检察署两个单位。

2016年6月30日,纳吉时代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班底案件查毕,交由总检察长阿班迪高调出庭,亲自提控林冠英与彭丽君两人,摆出必胜的骄势。

控词是点名林冠英以低于市价向商人彭丽君购买独立式洋楼,并将农业地转为住宅地,让自己及妻子受惠,进而抵触反贪会法令第23条文。此外,他也被控以280万令吉向彭丽君购买房屋,远低于427万令吉的市价,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165条文。

当时,民众看法一面倒,蜂拥呼应行动党主导的舆论,坚信这是国阵琅玡使出的政治逼害。更何况,控方陈列的首轮证人被辩方律师交叉盘问时,荒唐百出,公信尽废,民众莫不以为续审之下,林冠英无罪过关的可能性很高。

结果,9月3日再度过堂时峰回路转,槟城高庭法官宣布林冠英与彭丽君双双无罪释放。

广告

巧妙的是,两年前的反贪一哥和总检察长现在人事已非,接手控案的主管不但齐齐放手,审结后也各自披上cosplay服装,装蒜一番。反贪会领先表示“震惊”,强调它并没要求撤控,反称这是总检察署的决定。当天,全国顿时掀起最热语句叫“震惊”,连首相马哈迪和前首相纳吉也一起表示“震惊”,但语中带刺,大家心照不宣。

此时,也是各方展现亲者痛仇者快的时刻,贬者认为这是今朝政府仗势偏私,网络也有人制图讲解林冠英购屋案,应与雪州前州务大臣基尔购屋案同样处置,不得有双重标准;至于褒者认为这是正义至终获得彰扬,林冠英取回公道。

理所当然,反对无罪释放的一方是囊括林冠英的政敌,有者更要时任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引咎辞职;而为他及总检察长袒护的则有诚信党部长级人马一马当先,雪中送炭。但对整个案件保持距离兼质疑发言的,除了法律界人士,也有公正党党要阿兹敏、努鲁依莎、蔡添强等人,显见江湖难测,冷暖自知。

一般上,对总检察署撤控林冠英购屋案掀起诸多疑问者,他们的共同要求是要负责此案的检察司哈纳菲出面,解释撤控的理由。

广告

哈纳菲身为总检察署上诉及审讯组主任,发表及时文告表示,总检察署原班控案人马现已换班,接办的群组只得采用新视角处理方式,浏览反贪会调查的证据,再根据交叉盘问控方证人所得来的证据,由于证据薄弱,难以证明被告犯罪,才按照刑事程序法典第254条文,决定撤销此案。

必须提及的是,哈纳菲也强调总检察署撤控并非罕见,过去也有一些律师以证据薄弱为由,提出陈述书。这个论说,也获得大马律师公会的认同。

过后,非政府组织人马开始出声。受马哈迪委任为1MDB调查委员会成员的打击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创办人兼执行董事辛蒂亚,以及净选盟前后挺身发言,立场是左右开弓。

它们认为国阵前朝执政期间,公众怀疑购屋案存有政治动机,但随着希盟上台,林冠英却获得无罪释放,同样令人疑虑这是否有行政权插手。因此,纵然总检察署出面澄清,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也已退出林冠英购屋案,但控方中途撤案,政府必须立即落实体制改革,避免招引疑虑,同时立即恢复反贪会的公信力。

诚然,公信力是希盟必须尽快树立的新政治典范。509大选中,希盟赢得95%华人票,这股热潮只见稍退但凝聚力仍高,相信华社还是继续站在同情林冠英这一边。

只是,自希盟当政后,几乎希盟大小领袖在纳吉时代中招的旧案,无不一一撤销,这正也服膺非政府组织的机制改革号召,如果希盟处理公正事业手法,也像国阵那般仗势偏私,相信林冠英无罪释放的舆论纷争,一时不会休止,可能也会延续到来届大选再次发酵。

如果这样,在彰显公正的道义路上,会得不偿失,暂时只赢了一场战役,大体上却输掉整个正义之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