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再因阿比丁·希望的游行

2018-09-09 15:47

东姑再因阿比丁·希望的游行

各类型的教育机构也有参与:有来自芙蓉振华国民型华文中学的学生,他们的步伐几乎与士兵同步;拉惹美雷瓦(Raja Melewar)师训学院的教育工作者;森美兰私立大学的学生热情的挥动手中的旗子;还有跆拳道学生和穿戴头巾的马来武术(silat)家的现场表演。

如同世界各国的国庆日游行一样,我们的庆典也有突显军事元素。各州最高统治者(包括联邦和州级)以最高统帅或名誉上校的身分出席,而游行的开场和结束皆有身着标准制服的士兵列队接受检阅仪式,或者身着军服的士兵以向人民保证他们效忠并捍卫我们的国家。在这两行队伍之间,还包括PT-91M型号坦克在内的装甲车辆以突显其尊严。

广告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组织机构参与游行,至少我在在8月31日在芙蓉参与的游行中就是如此。除了现役和前军人,上周五的庆典还有来自政府机构和私人界,包括医生、兽医、警察和消防员等专业人员代表参与。

各类型的教育机构也有参与:有来自芙蓉振华国民型华文中学的学生,他们的步伐几乎与士兵同步;拉惹美雷瓦(Raja Melewar)师训学院的教育工作者;森美兰私立大学的学生热情的挥动手中的旗子;还有跆拳道学生和穿戴头巾的马来武术(silat)家的现场表演。

在那个时刻,我不禁想起我们的亚运会选手——在大马所得的36面奖牌当中,我们在跆拳道比赛中夺得铜牌,在马来武术比赛中夺得4面银牌和4面铜牌,而我的思绪则停留在壁球选手贡献了2面金牌、一面银牌和2面铜牌上:如果他们的胜利能够以某种方式在游行队伍中呈现出来,那就真的太好了。

这对州政府的成员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体验。这是他们首次受邀与最高统治者同场参与国庆日游行(尽管他们之间也有人曾经出任州议员)。我询问是否有邀请反对党成员:他们都受邀出席,但都没有现身——也许这并不让人诧异,因为他们也没有在5月于王宫举行的州务大臣宣誓就职典礼上现身。(所有当选州议员都受邀出席该仪式)。

但是,我很高兴看到没有出现任何政党党徽。过去,组织政府的联盟政党旗帜都会在国旗和州旗之后出现,但此次却没有。理由很合理:独立日不属于任何政党,而属于全大马人,不论他们是何党籍或来自什么政党。(话虽如此,巫统和土团党都可以声称他们是“促成国家独立的政党”的继承者,两党面临的挑战是,他们能否成功内在化并投射出独立的精神。)因此,祝贺新森州秘书成功举办这项庆典。看到所有不同的机构朝着同一方向前进,这些都勾画出一幅美丽的愿景。不幸的是,在该愿景中的很多机构都持续面临各种挑战。

例如,我们勤奋的武装部队面临着采购程序、维护设备和人员部署不当等问题。伴随着本周落实销售与服务税的混乱,还有针对碳酸饮料是否进一步征税也触发了关于国家在健康和个人自由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哲学问题。

广告

提出该建议的部长还因其贪污案件被判无罪释放而受到各界包括其所属盟党的质疑,而公民社会则要求总检察长加速落实分权,分开政府法律顾问和公共检察官的身分,或者,另一个比较不明智的做法是,让大马反贪委员会在现有的调查权之余还拥有起诉权。与此同时,登嘉楼通过鞭刑寻求正义的做法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内阁小心谨慎的谴责,其中还包括一名前部长兼“指定首相”。后者的夫人身为妇女及家庭发展部长因对童婚的温和态度而持续遭受批评。教育部长受委大学主席也引发各界抨击。

这些都是无法通过欢乐的国庆日游行庆典解决的问题。然而,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将对下一届国庆日庆典的欢乐氛围造成影响。

在森美兰庆典上演奏的皇家马来军团乐队,演艺的乐曲包括那首激动人性的“Inilah Barisan Kita”。政治人物也热情的一同高唱(没有把第二个字眼换成Harapan(希望),但他们似乎以颤声唱出那句“Janganharap kami pulang”(不要期望我们回来)。

也许,直到2022年,他们将能够与我们勇敢的士兵一样自信的歌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