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昂·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2018-09-11 12:53

方昂·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邻居小男孩指着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这是刀郎的歌!我忍不住微微欣喜——三年级的华小生读诗了

邻居小男孩指着二〇一八年的第一首诗
这是刀郎的歌!
我忍不住微微欣喜——
三年级的华小生读诗了

广告

关于二〇一八年,关于诗, 关于政治
好像不读诗,老马这次好像来
真的,让已经习惯失望的我
忍不住偷偷希望,善,也许可以治恶
虽然,那鸡(我的小贩邻居如此坚持
是那吉,学者杨欣儒如此坚持
毕竟啊鸡是禽兽)
到处说:我没偷吃米我没偷吃米……

渐渐渐渐,你说有多奇怪就多奇怪
林冠英说着说着似乎心虚了
魏家祥说着说着似乎理直气壮了
邦莫达丢出一句似乎气壮山河的Fxxx
骂Bapa Kepala的雷尔似乎就被丢出国会了

政治温度越来越高的我的妻
早上不抢娱乐抢新闻版了
但是Ilham Centre的民调还是:
巫统第一,伊党第二,希盟第三
友族仍然等于种族和宗教——
那不愿回Pandora Box的
两条幽灵

顾左右而言他是写诗的
策略,我是说三十九岁就弃世的
顾城以及九十三岁才入世的老马
写诗是管理文字还是煽动文字
政治呢政治是管理人民
还是煽动人民?
执政是承诺的兑现
在野是示威,污蔑,歪曲?
(此即政治,君不可不知)

这是二〇一八年的一首
政治味浓,不押韵
而且似乎和刀郎
无关的
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