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观点·“即捕即杀”不应重犯

2018-09-10 11:48

星观点·“即捕即杀”不应重犯

解决流浪狗并非地方政府的新问题,报章也广泛报道,各地方政府通常是捕捉之后移到兽医局或恰当之地妥善处理,未曾像此次般在路边众目睽睽之下残杀狗只。

上周四发生在森美兰州小甘密B a n d a rWarisan Puteri住宅区“即捕即安乐死”的捕杀流浪狗事件,引起争议。执行任务的芙蓉市议会与森州兽医局被指手法太粗暴,受到民众、动物保护组织和一些非政府组织的严厉抨击,两天后在舆论压力下针对事件公开道歉。

广告

根据芙蓉市议会拿督扎扎里与森州兽局局长祖依汉发表的联合道歉声明指出,市议会与兽医局是基于接获许多对流浪狗的投报,加上从报章上得悉该区流浪狗的数量已多到形成当地居民的困扰,才决定展开联合行动,并举例芙蓉与汝来市议会接获的流浪狗投报接近1000宗,却只有约6%的投诉获得解决。

声明也提到向来当局应对流浪狗所采取的行动,一般优先处理已出现狗只威胁公众安全、发生狗咬人事件和靠近学校即可能危害学童安全的地方。

如今个案已经引起民众的不安与不满,当局公开道歉,并承诺会深入探讨作业程序,绝不重犯错误,也强调往后会与非政府组织和动保组织合作探讨应对流浪狗的方法。

从有关当局的声明可判断,该区流浪狗的数量确已形成问题,但是那一张张套住狗只颈项把它们从车底下拉出来然后住肚子插针致安乐死的照片,确是触动了许多人的恻隐之心,手法之残暴,被形容为有如“剿杀战敌”。

从另一个角度看,执法官员在路边大庭广众手持随时可夺命的“毒针”杀狗,手起针落,一只只活蹦乱跳的狗只就这样死去,简直像是一名可怕的刽子手,所到之处必引起人们的无名恐惧,生怕一不小心被毒针刺到。

其实解决流浪狗并非地方政府的新问题,报章也广泛报道,各地方政府通常是捕捉之后移到兽医局或恰当之地妥善处理,未曾像此次般在路边众目睽睽之下残杀狗只,试想如此残忍,四处狗只哀号的情景落在孩子们的眼里,将在他们心里留下多么恐怖的记忆。

广告

再说全国皆有义务的动物保护组织,他们随时愿意提供专业与热心协助政府处理流浪猫狗的问题,芙蓉市议会与森州兽局事发后即声明会与非政府组织和动保组织探讨应对流浪狗方法,说明当局之前的粗暴行动,完全是以他们当时的想法进行,欠缺周详思考。

芙蓉市议会杀狗个案,太不人道,确实不应再重犯。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