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绮珊·政坛的宫斗剧

2018-09-10 12:23

万绮珊·政坛的宫斗剧

我第一次发现阿兹敏的隐忍和城府,是在公正党内斗引发撤换雪州大臣卡立的风波中。这场风波从2014年中传出卡立的大臣之位受到挑战开始,一直延烧到该年9月,阿兹敏宣誓就职新大臣才落幕。

笔者最近沉迷于宫斗剧,觉得现在的经济事务部长兼捍卫公正党署理主席职的阿兹敏,像极了剧中那些隐忍多谋、城府极深,最后走至位高权重的最终胜利者。

广告

我第一次发现阿兹敏的隐忍和城府,是在公正党内斗引发撤换雪州大臣卡立的风波中。这场风波从2014年中传出卡立的大臣之位受到挑战开始,一直延烧到该年9月,阿兹敏宣誓就职新大臣才落幕。

当时,媒体都把焦点放在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加影补选后等待出任大臣的旺阿兹莎,以及为此而分裂伊斯兰党内部。在整个过程中,阿兹敏一直表现得对安华忠心耿耿,他当时只是雪州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媒体揣测阿兹敏至多会被委任为副大臣或高级行政议员。

直到事情后期,阿兹敏的名字在不休的争论中浮现出来,最终获得雪州苏丹钦点为新大臣。当时,媒体朋友笑说,阿兹敏一招都没有出,却成为最终胜利者,而我则暗暗惊叹阿兹敏与雪州王室的关系、他在公正党内部的实力、与伊斯兰党周旋的手段,以及他在这些之中一直保持的隐忍低调。

第二次再次注意到阿兹敏,是他在被首相委任为经济事务部长,辞去雪州大臣时的种种表现。首先,在雪州苏丹御准前,他从未表态会否上京,他会见了首相,再觐见苏丹,态度十分恭谨。

在获得苏丹御准后,他对苏丹一再表示感谢,一再对雪州表现得依依不舍。临别秋波,阿兹敏两度落泪,一是在陪同苏丹伉俪出席开斋活动,二是最后一次以大臣身份与雪州公务员见面。阿兹敏在那两场活动化身散文家,言辞感性,令人动容。有人笑说他在演戏,但演戏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愿意为雪州苏丹和政府流两滴眼泪,给足了对方面子。

最近马新签署隆新高铁附加文件,让马来西亚只需向新加坡支付1500万新元,就将隆新高铁项目展延至2020年,是阿兹敏的另一场胜利。

广告

在此之前,我们还担心这个经济事务部长好像毫无作为,因为这边厢新加坡呼吁马来西亚政府澄清在隆新高铁项目上的立场,另一边厢传出马来西亚政府需赔偿新加坡5亿令吉的消息。没想到,在一轮轮不对外大肆宣传的阿兹敏与新加坡部长的会谈后,马新最终在9月初达成令马来西亚人最满意的协议,不禁使我再次留意到阿兹敏。

阿兹敏具备宫斗剧中所有胜利者的优点──谋略、手段、精明、韧性,表面低调、暗里做事,城府极深,相比之下,他的对手拉菲兹却因锋芒毕露,屡受磋磨。拉菲兹素有“爆料王”之称,所爆之料有真有假,最搞笑的一次,是他指控前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将其负责的“我的国家”博览会交给其兄长拉斯兰达兰所属的活动管理公司承办,结果拉曼达兰淡定反驳,虽同为“达兰”,但拉斯兰达兰不是他的兄长,这一次的失误也导致拉菲兹被拉曼达兰起诉诽谤,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拉菲兹就像《如懿传》里的高贵妃,走在前线与人争锋,为了安华做了许多事。我个人不看好拉菲兹在公正党党选中的选情,希望他的结果不会如戏里的高贵妃般收场。拉菲兹才华横溢,这样的人,作为军师,以及在INVOKE这种分析调查机构工作,一定运筹帷幄,但若论权谋,只怕他不及阿兹敏。

媒体界都看好阿兹敏更上一层楼,低调缄默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媒体都希望他处事能更为透明,时时为媒体更新课题进展,毕竟马来西亚是民主国家,不是紫禁城。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