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芳.SST之乱后续监管是关键

2018-09-10 18:06

陈艳芳.SST之乱后续监管是关键

新政府在9月1实施的销售与服务税(SST)2.0,以取代被取消的消费税(GST),人民的税务蜜月宣告结束。

新政府在9月1实施的销售与服务税(SST)2.0,以取代被取消的消费税(GST),人民的税务蜜月宣告结束。

广告

不过,SST落实以来,只有一个“乱”字可形容。除了商家和厂商锁眉,人民也可能因为“不明朗”而无所适从,消费缩手。

在SST落实前一两天,厂商投诉SST太急就章,并没有和他们好好沟通交流,询问也没有得到回答;商家对新税一问三不知,消费者蜂拥购物,却发现所购买的物品或未征税,有者还降价。

征税物品名单9月1日出炉后,政府的表现也是“乱”,被问一个取消一个,口头上一项一项的取消名单上的物品,还以“我喜欢吃所以取消税”的自以为幽默来回答这极度严谨的课题,或怪罪官员没有好好听从指示、或怪罪前朝,种种托词却只曝露部长级人员并没有好好的过目出炉的物价单。

实在也难怪,都说取消税制超级简单就一句话,但要建立一个新税制取而代之绝对不是容易的事。之前消费税花了几年时间研究才落实,而SST虽是旧酒新瓶,但毕竟是改良版,100天内草率出炉,不乱才怪。

SST是新政府最重大的政策,也是未来国库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实在不能马虎,新政府必须以最快的时间“拨乱反正”,否则冲击的不是只有国库,还有投资、消费和内需,从而冲击经济成长。

新税制开始的乱可以拨正,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接下来政府如何监督物价,以防新税再成商人“坐地起价”的工具,再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涨声”中。

广告

在监督物价方面,政府只提供“热线”让民众投诉,却没有透露有任何实际的行动管制不肖商人。根据过往经验,热线非常不实际,除了麻烦,还经常打不通。久而久之,人民投诉的心冷却了,民怨或就此堆积。

前朝就因为消费税被利用胡乱起价,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新政府必须正视这前车之鉴,以防重蹈覆辙。

同时,监督物价不能是短期的作秀,必须是长期的管制。所以需有部门好好研究,有方案的进行,以亲民为名的放任,绝对是下下策。

虽说物价上涨不是单单一个税制那么简单,但新政府打出“取消消费税,还人民可负担的生活”,那在管制物价方面必须放更多的工夫才行。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