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静薇·生命无感,何来爱心社会?

2018-09-11 11:03

叶静薇·生命无感,何来爱心社会?

尽管没有攻击我,但已足够让我心惊胆跳,从此对狗敬而远之。如果一个地方的流浪狗繁殖量惊人,且对附近居民造成影响,确实会让人担心,如此问题也必须认真看待和解决。

小时候独自走在后巷,曾被一群流浪狗包围,它们对我狂吠的模样何其凶狠。

广告

尽管没有攻击我,但已足够让我心惊胆跳,从此对狗敬而远之。如果一个地方的流浪狗繁殖量惊人,且对附近居民造成影响,确实会让人担心,如此问题也必须认真看待和解决。

可是,怎样才是妥当解决流浪狗问题值得讨论。捕杀是长久以来存在的方法之一,但如此方式终究是不人道,若非迫不得已,又何必如此残忍。即便是流浪狗,也是一条性命,若用更人性化的方式处理会更理想。

芙蓉市议会日前与兽医局官员采取捕杀方式,试图解决区内的流浪狗问题,邀请媒体采访之际,也在住宅区草地上为所捕获的疑似流浪狗注射药物,进行“安乐死”,“高调”手法震惊许多人。

如此做法自然引起争议,我虽非爱狗之人,甚至惧怕狗,但也认为芙蓉市议会和兽医局处事太糟糕。他们是错误以为捕杀生命能为他们加分?我们对于官员如何能够保证所捕获的狗一定是流浪狗,能即捕即杀感到疑惑。还有,在住宅区“赐死”流浪狗是对生命无感的做法,并导致目睹的民众,尤其是小孩产生不良观感,为何官员丝毫不察觉?

犹幸民众不满声量获得正视,迫使上述两造公开道歉。不过,森州大臣阿敏努丁曾为他们护航,指捕杀流浪狗的地方是穆斯林为主的住宅区,州内流浪狗问题严重,且穆斯林居住地区出现大量狗是不寻常的,并认为这是不负责任者所造成的。其言论似是而非,是我们必须加以关注的。

阿敏努丁的话在在显示他不人性化的一面,宛若不觉得狗是生命物种。既是生命,又为何硬要强分为穆斯林区或非穆斯林区呢?若有关当局的捕杀手法不妥当,不管地点在何处都不能成为合理化的理由。穆斯林救援组织也痛心狗只被捕杀,可见问题在于捕杀而非地点。

广告

另外,流浪狗问题不是一眨眼就变严重,为何有关当局除了捕杀却没能找出更有效的方法?既然认为是不负责任者所为,有关当局可曾就此作出任何努力?

世上总有难以百分百化解的难题,但如果有关当局不曾作出努力,只愿以一种方法应对问题,那是惰性、是思维僵化、是不思进取。在这层面下,更可怕的是不把生命当一回事。

我们总是向往且努力塑造爱心社会,但许多人却连尊重生命都做不到,这是我们必须检讨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