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威·新大马需警惕极端保守势力扩散

2018-09-11 11:32

张家威·新大马需警惕极端保守势力扩散

大马是个民主国家,人民享有宗教和言论自由,因此上述两名友人的变化,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在念大学时,结交到两名非常要好的巫族友人。

广告

其中一名来自丹州,是我国际关系研究的系友;另一名是玻璃市人,属书香世家子弟,就读环境科学系,是我的室友。两人性格真有天渊之别,前者较为文静、被动,在课业上经常掉链子,在班上几乎没有存在感;后者则是天生的领袖,无论在课业、口才、课外活动和社交,他都游刃有余。

当时的我们能够无所不谈,原因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不满时任政府、憧憬一个新的政府。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联络的机会是少之又少,但多亏有脸书,我们不时还能交换对政府的意见。

后来,我得知那名课业表现较为杰出的友人活跃于志工团和社运活动,接着加入了伊党青年组织。至于另一位则因论文不过关被迫留级。

先说说从政的那位友人吧。自火箭与月亮决裂后,我发觉到他的言论开始趋向偏激。从批评空姐穿着“太性感”、异教徒无权评论伊斯兰法,到“火箭支持者亲以色列、是大马伊斯兰教的威胁”,再到应该“憎恨”同性恋,以往理性、开明、议事论事的风格荡然无存。另一名友人则艰难毕业后,在巴生河流域一带就职,惟不尽人意,最终回到家乡打打散工。不久后,我也察觉到其贴文开始趋向保守和极端,不时发表一些有愤世嫉俗的言论,就连针对近期登州对两名同性恋者实施鞭刑一事,他也批评“非穆斯林无权对伊斯兰法指指点点”。

大马是个民主国家,人民享有宗教和言论自由,因此上述两名友人的变化,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如果以两人为例,指大马友族的思潮趋向激进保守未免过于主观。然而,如果近年有稍微留意马来报脸书账号的留言,你会发现,马来社会风气确实有向保守主义倾斜的迹象:从支持非穆斯林学生在斋戒月被迫与友族同胞一同禁食,到抨击马来体操选手的比赛服饰过于暴露,再到支持近日的森州兽医局高调捕杀流浪狗一事,许多友族用户的留言反映出我国的社会和宗教和谐情况堪忧。

理论上,世俗国家除了确保宗教自由和政教分离,也防止宗教干预和渗入政权。对于多元族群、宗教的大马而言,世俗主义确实再合适不过。然而,我们遮掩否认部份民众和政治群体向往建立神权国的事实。像我的两位友人,他们均受过高等教育,对政治和国家治理等课题有一定的认知,思想理应更开明、更具包容才对,无奈事与愿违。如果连拥有判断能力的大学生都拥抱极端宗教主义,一旦这股宗教势力向贫困阶级或被社会遗忘的一族招手,恐怕将造成社会分裂,威胁各族辛苦建立起来的薄弱种族和谐关系。

广告

特朗普的横空出世,以及英国意外脱欧与草根民众对建制派的不满情绪息息相关。当草根阶层对生活现状感到不满时,他们将迁怒政府,用选票惩罚执政党。要知道,一旦华裔选民唾弃马华,我们还有火箭可选择,反之亦然;至于马来选民,他们的选择不局限于巫统或希盟,还有伊党。如果说特朗普是美国草根厌恶精英阶级的得益者,那伊党将会是大马版本的获益者。因此,新政府不宜把精力集中在抨击前朝,而是改善草根阶级的生活状况,以防宗教保守主义有机可乘。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