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认为好的未必适合孩子

2018-09-12 10:18

父母认为好的未必适合孩子

当父母嘱咐孩子这不行、那不行时,实际上是一种单向沟通,孩子便会累积情绪和感到压抑,尤其一些父母亲一旦不耐烦,还会对孩子发出高频率的吼叫或怒骂。
李仪婷说,家长跟孩子交流时,尝试“引导”孩子,而非直接告诉他该怎么做,前者的效果往往要比直接命令要好。(图:星洲日报)

“小孩能不能不吵?”“为何总是讲不听?”相信是很多家长的疑问和烦恼。

广告

台湾作家兼亲子教养专家李仪婷却反问: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听孩子说话?

当父母嘱咐孩子这不行、那不行时,实际上是一种单向沟通,孩子便会累积情绪和感到压抑,尤其一些父母亲一旦不耐烦,还会对孩子发出高频率的吼叫或怒骂。

但有没有发现,即便你扯破嗓子,音量拔得再高,孩子也无动于衷?

李仪婷指出,这是由于孩子有一种求生存的本能,他会自动把耳膜关闭,只有在腹腔的声调才会打到孩子聆听的共鸣腔。

“在6岁以前,父母与孩子之间有强烈的依附关系,孩子不能离开爸爸妈妈,自己独立生活。在无法出外的情况下,孩子在害怕的时候只能依附在父母身边,可是在长期高压负向的环境下,孩子会采取逃避的行动。”

“所以要跟孩子沟通,走到他的跟前看着他,然后叫他洗澡。唯有面对面直接凝视孩子,才是真正地表述和沟通,孩子才能接触到。因为他长期‘关闭’耳朵的惯性,你在后面遥控,他根本不想听。”

广告

而亲子间的“依附关系”会对往后的学习造成影响。

相信许多人曾在商场看到过这一幕:一个小孩要求父母买玩具不果,赖在地上又哭又闹,父母无奈又束手无策,然后亲子间就“买不买”展开漫长的拉锯战。

对此,李仪婷举出例子,一位妈妈不允许孩子喝饮料,但是孩子没有理会,只见他绕着桌子转了一圈后,蹭了蹭妈妈,然后喝了一口饮料。此时妈妈再次出言禁止,孩子又开始绕着桌子转,再趁机喝了一口。

“上述的亲子互动大约重复三四次,于是我好奇地问他,是否已经听见了妈妈说的话,他回答‘是的’。

广告

“我接着问:是不是妈妈以前也曾禁止你喝饮料,但最后还是让你喝了?所以你是可以喝的?小孩点头说对。”

母亲嘴巴说不行,可是行为上却允许,这让孩子意识到“妈妈只是说说而已”。

若真的要拒绝,家长必须明确地用行动表示,比如把饮料盖起来或直接倒掉,语气平缓地告诉他不让喝的原因。

玩具亦同理,家长出门前需先跟孩子说好,只是逛街但不买玩具,如果孩子后来提出要买,再平和地询问孩子想买玩具的原因,先聊聊这玩具对他的意义和喜好程度。

“一旦和孩子约定好只看不买,那家长需坚守这个原则。当他为此哭闹时,你可以陪着他,用语言陪着他。”

孩子是父母亲的一面镜子,他们的言行举止不过是父母亲的投射结果,因此她不建议家长此时在旁冷言冷语或说赌气的话,否则家长在将来的某一天会从孩子的嘴里听见同样的话语。

“小孩子得不到玩具是很悲伤的,可是我们成人没有体会他们的心情。所以你陪陪他,告诉他虽然买不到,但我愿意聆听要买玩具的原因。通过聊天的过程,让他内在情绪变得平稳。”

暴 力 教 养,只 会 得 到 暴 烈 孩 子

李仪婷曾在部落格写道,某一天她准备送次女川川上课,但长女三三就在此时遗失了吊饰,开始哭闹。

李仪婷选择遗忘时间的紧迫,耐心跟三三在雨中沿路找寻吊饰,站在车站等候每一辆她们可能坐过的巴士,请司机允许她们上车寻找失物。

如此上上下下8辆巴士,依然没有找到,可是她陪伴三三走出遗失心爱物品的伤心。

旁人看来这需要极高的情商和忍耐力,那学习萨提尔模式的亲子教育是否就先天具有这两个条件?

李仪婷摇了摇头说,她出生于单亲家庭,性子暴烈,在三三2岁前,她一样使用“以暴制暴”的方式管教孩子。

“我曾把孩子打趴在地上,因为她不听话,以暴制暴的方式,换来的是她扯着喉咙撕裂地大喊。”

接连3次把她打趴,她却一再站起来对我吼叫;尤其是第三次更用力时,心想她应该不会反抗了吧,结果她还是站了起来反抗。那一刻我蛮震撼,觉得她跟我年轻的时候很相像。”于是她终于彻底地明了以暴力方式养育的孩子,只会得到暴烈的孩子。

“当你用情绪跟孩子沟通,她就会用情绪跟你对抗,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她举例,当父母用愤怒着急的情绪催促孩子“快点”,孩子就会生气,开始哭开始叫;如果父母再施加威胁,孩子就会崩溃,不但不会达到“快点”的结果,只会越来越慢,还不如把时间放掉。

“其实缺席一堂课、一次考试考坏了,不会对人生怎么样。所以我借不断地放宽框架,由一次又一次的应对,意识到孩子不会在我的压迫下变得更快,那为什么我要焦虑呢?”

李仪婷为免家中老二川川(右)觉得受冷落,每晚临睡前会抱着她聊天,让川川感受到母亲关注和爱护。左为三三和一一。

 

萨 提 尔 模 式 鼓 励 探 索 背 后 行 为

李仪婷所提倡的萨提尔模式,是鼓励人们进一步去探索一个人的行为背后的真正内在。

在学习萨提尔模式教养的过程中,父母要先学“觉察”,因此她会给自己布置“功课”,就是每当怒上心头时,她反问自己:我到底在气什么?

然后发现生气的原因是孩子不听她的指令,而非孩子本身的行为。

在不断反复自问的同时,她的情绪自然而然地放下,循序渐进地改善与孩子交流的方式。

她坦承,在学习初期曾压抑过怒气,但是她本人并没有察觉到,反而是家人感受到她内在暗涌的情绪;进入第二阶段,她察觉自己在生气,而且下一步就要出口伤人的时候,便会选择离开战场,以免情绪破坏家庭。

到了第三阶段,当情绪到来,她就能做到“瞬间觉察、瞬间放下”。

从暴烈的母亲到与孩子并肩的温柔母亲,她用了长达6年的时间。

“我喜欢萨提尔的一句话:父母都是好父母,他们都尽自己所能做到最好的父母。但他们以为那是最好的方式,不知道孩子受伤了。”

“家长们被经济的条件压迫,被时间追赶,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折磨,所以我们没办法太苛责父母。可如果父母能稍微觉察,跟孩子的关系缓和一点,孩子能从中得到力量,那他未来也会平和一点。”

地 位 艰 辛 的 老 二

“中间儿”是指排行第二或中间的孩子,老大一般会得到最多和最完善的照顾;老么也最易获得父母最多的爱,而夹在中间的老二,往往会被忽略。

因此,心里委屈的老二会与老大“竞争”,比如吵架、抢玩具以此宣告他的能力,结果导致手足之间矛盾不断。

李仪婷认为,母亲应该要做好引导,比如当老二抢老大玩具时,可以问他“哥哥说了这是他的,你为什么要拿呢?是因为想玩吗?想玩为什么不跟哥哥借?”,老二会借由母亲的询问反思自己的行为。

每天晚上入睡前,李仪婷会抱着老二川川告诉她:妈妈知道你的委屈,姐姐会欺负你,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欺负,你会难过吧?

“川川就点点头说:‘妈,其实还好’,她会这么说是觉得被看到、被倾听到,所以觉得自己不委屈了。”

她说,若对老二关心不足,以后他们与家庭的关系将较为疏远。

 

别 教 丈 夫 带 孩 子 妈 妈 要 学 会 放 手

在东方传统家庭里,男主外女主内成了不成文规定,于是“父亲”经常是缺席的角色。

除了工作因素,部份原因是妻子主持家里,为孩子们做日常安排,丈夫不但无法插手,他们亦不清楚孩子们的日常行程或生活习惯,导致越帮越忙,还有可能会招致妻子的“责骂”。

“很多妈妈希望爸爸帮忙,但却是按照‘我’的方式。爸爸毕竟是个完整的人,有他的成长背景,不太可能会用妈妈的方式来要求。”

“所以妈妈应该尝试放手,让爸爸单独地用他的方式带孩子,爸爸的特长也就显现出来。”

李仪婷提到,其实父母各有特长,“由于贺尔蒙影响,妈妈会较文静,亲子互动也会选择看书、拼图等属于安静的活动;可是爸爸会选择把孩子抱起来举高诸如此类的刺激活动,跟脑袋的刺激、前庭的发展很有关系。

父亲的参与有益孩子成长“所以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父亲的加入对孩子脑部前庭的发展是比较全面的。”

她以丈夫许荣哲为例,为了让丈夫加入家庭生活增加与孩子互动的次数,她鼓励爱玩桌游的许荣哲教孩子一起玩游戏。

“交给爸爸的任务是让他去做感兴趣的事,父亲会觉得带孩子是负担,因为做不对可能会挨骂。”因此许荣哲带孩子时,即使是换尿布方式错了,她会采取三不政策:不干涉、不纠正、不责备。

“我一旦交给他带孩子,就全权放手,而不是控制他照着我的方式(去做),要尊重彼此。

正如我带小孩时,他也不会插手。有的父亲会‘操纵’老婆怎么带孩子,但我的丈夫不会。”

她建议,妈妈应给予足够信任,那爸爸才会愿意带着孩子去参与他们的爱好,切忌任何“事先警告”,避免爸爸接收到负面讯息,做出消极回应。

李仪婷会鼓励许荣哲与孩子玩桌游增进交流。右起为许荣哲、三三、川川、一一和李仪婷。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