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琼 ‧ 孩子,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2018-09-04 16:08

张宝琼 ‧ 孩子,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那一天,上完课后,我静静把信递给她就离开教室。信的内容至今我已无复记忆,但我清楚记得我说了一句:“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在我的教学生涯中,常常会遇到一些在班上被孤立或被排斥的学生。有时候,是那位同学特别不讨喜,无论她说什么或做什么,同学们都厌恶她。有些是生性孤僻,不喜欢与人交朋友,即使别人释放出善意,她自己也拒人千里之外。另外有些则是被骄纵惯了,有公主病,不懂得互相迁就,很难相处。至于其他的个案就有过于肥胖或卫生状况欠佳,有异味之类的孩子。除此,当老师这些年,我还发现班上如果成绩好,备受老师关爱的优异生也会遭同学羡忌。

广告

一般上,我都会多留意这类学生,不经意地关注她们,希望可以协助她们走过这些坎儿。只是我们一星期进班没多少次,班上人数又多,除了教学,还得处理许多琐碎事,还要维持学生秩序,能接触这些个案的机会实在不多,可谓有心无力。

回想起这些学生,情况各不相同,却是让我印象深刻。其中有一年,班上就有一位中二生,脸上永远是一片阴霾,不曾展现笑容。她的功课永远交不齐,即使交了上来也是胡乱交差,根本拿她没办法。我叫她出来,好声好气地问她,她就是抿着嘴,也不答话。我警告她一番,她勉为其难地点个头,答应下次会交功课,可永远是不曾兑现的下一次。

有一回,下课过后是我进班,这名学生则是姗姗来迟,结果问清楚缘由后,我有点意外,原来她被学长抄名,扣留了10分钟问话。事缘下课的时候她去了篮球场打球,其实我也才知晓这也算违规,我不禁问她为什么不去吃东西而跑去打球,而且是自己一个人。她破例讲了几句说,她不快乐,她不想吃东西,她想跟自己玩球。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心灵被禁锢的十多岁小女孩。她的忧伤从何而来?我开始引导她讲出心里话,但又碍于上课时间,只能从她口中掏出一点端倪,不过至少她没有再抗拒我这个老师。

过后,我尝试去了解这位学生的背景,却也查不出个所以然。班上的同学没几个跟她要好的,她让我感觉似乎是自生自灭。我心里怜悯她,又对她无从下手,于是决定给她写了一封信。老师给学生写信好像有点奇怪,但我想这是最容易沟通的方式,她可以不必立刻回应。

那一天,上完课后,我静静把信递给她就离开教室。信的内容至今我已无复记忆,但我清楚记得我说了一句:“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后来,这名学生居然回信了,信里表达了她心里的孤寂,她回了我说:“老师,我本来就是一座孤岛。”我眼前浮现一个寂寞的身影,像卷缩在墙角边的小小孩,那么的孤单,那么的无助。

对着她,我有的是满怀的无力感。多想再一次对她说:“孩子,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只要你愿意放弃海洋,与大地连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