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修 ‧ 【六日情.旧味新尝03】黑糖木薯

2018-09-05 16:15

毅修 ‧ 【六日情.旧味新尝03】黑糖木薯

记忆总是美好的,过去了,再怎么花心思,也难找回10分,那年的10分!

木薯,潮州人都会叫成树薯。

广告

说起树薯,就一箩筐旧时回忆。老人说,树薯生风,不宜吃太多。可,童年,物资贫乏,蒸一锅树薯就是一家人的早餐。树薯淀粉质高,撒一小撮盐,就可调起甜味,咸香咸香的,还真续口。

那时还小,爱听故事,大人讲他们小时的故事,当然离不开日本手(日据时代)。那时啊,他们都这么说,躲在森林边缘,没米饭了,多得了木薯,但吃多了,脚部还是肿了!

有次,老同学聚会,已经到了我们常缅怀儿时的时候了。开了头,就很难停下来了。

因为木薯,我们都想起了小学食堂。松化的木薯煮熟,下黑糖,煮溶,若有点椰浆更香,材火继续,煮浓褐色的糖浆,让它依附在切成小块的木薯上。5分一角就可以解馋了,食堂安娣舀一勺,往剪成四方的透明塑料纸一搁,就递到手上来,你尽可捧在手心,另一手用牙签插了往嘴里送。

于是,我们真的想重温当年的那个味道,但却花了一段时间,谈的是,哪里找木薯去呀?

不好找!

广告

找着了,我们期待着那古早的黑糖树薯,不料,一个不小心,少那一时半刻的监督,印尼女佣已把树薯蒸熟,捣烂,捏圆,炸成木薯丸!

气吗?

记忆总是美好的,过去了,再怎么花心思,也难找回10分,那年的10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