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分级制·限制了什么?又开放多少?

2018-09-14 12:07

电影分级制·限制了什么?又开放多少?

在马来西亚,电影依据内容分级,含有暴力、情欲、恐怖、社会政治等元素画面的,仅允许更高年龄层观众观赏,甚至全面禁映。
电检局规范我们什么不该看,赖昌铭反问,“那我们应该看什么?”

论电检制度影响影视内容,马来西亚中文影视协会主席赖昌铭认为,这已是老生常谈。

广告

在现有制度下,与其讨论当局如何审查删剪,创作者又如何闪避条规,赖昌铭更关心电影分级制。

在马来西亚,电影依据内容分级,含有暴力、情欲、恐怖、社会政治等元素画面的,仅允许更高年龄层观众观赏,甚至全面禁映。

赖昌铭反问,既有分级制,为何我们不能让电影在特定限制内享有更开放的空间?

马来西亚中文影视协会主席赖昌铭见我拿出电检指南,身处业界的他直笑说:“指南、规范对我们来说只是参考。当中一些灰色地带是看当下状况来确定,这才让我们很‘头大’。”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前述电影《新村》,赖昌铭也认为,这部电影遭政治炒作,被禁得冤枉。

赖昌铭是本地资深编剧,工作范围跨越电视到电影。他笔下的剧本包括电视剧《女头家》及电影《初恋红豆冰》。他坦言,在这行做久了,影视人不会刻意去玩灰色地带,例如同性恋、马共、政治嘲讽等题材。影视人大略掌握哪些元素可以通过审查、哪些桥段有点冒险,他们就会事先做好心理准备,不过关就被剪掉。

除了指南规定了大方向,还有投资方设限,毕竟没人想投资拍摄会被禁映的电影。当然,创作人偶尔也会“搞怪”。赖昌铭坦言,有时创作人会在故事里偷偷塞一些元素,若被发现就只好淡化。

广告

“中文商业电影还在起步,很多导演还很新,大家都珍惜拍摄机会,不会一来就往禁忌去做。”赖昌铭这么看待现在中文商业电影环境。独立制作则另当别论,创作通常比较勇于挑战。

敏 感 元 素 , 伸 缩 处 理

虽然很多人都在抱怨电检制度,但赖昌铭觉得,现阶段我国无可避免需要一个单位来管制电影,问题在于该怎么管制。他长期和电检局交涉,觉得现阶段马来西亚的影视创作环境还算舒服。“电检局处理华文片子时还宽松一点,马来片子就完全不行。”

他举例2017年BMW短片竞赛(BMW Shorties)得奖短片《Never was the Shade》。短片聚焦一对同父异母的华裔及华巫混血穆斯林兄弟。华裔父亲再婚后变成穆斯林,兄弟俩争论如何处理父亲的身后事。片子并不如一般预料遭刁难,反而获奖。“如果说宗教敏感,这部短片直接对着宗教谈。可是片中没有批判,不带主观,也没归论结果,但是提供了思考空间。”

广告

去年上映的大马电影《海墘新路》,片中妈妈被儿子强暴的桥段没被删剪,赖昌铭认为这也是电检局有商有量的表现。“那场戏很关键,不能剪掉,否则观众不会知道后面的剧情要讲什么。当时导演以戏中戏来处理,保留一个希望,最终电检局放行,显示当局还有伸缩空间。”

马来西亚宗教种族多元,还有很多问题待解决。他以性别平权分子照片在乔治市庆典摄影展被勒令撤下事件为例,中文网站一面倒批评,英文网站的两极反应讨论激烈,马来文网站则没有出现支持留言,或者还不敢表达支持。

“无可否认,条规里写明煽动、引起社会动荡都是很主观的。我觉得没有,你觉得有,那要怎么办?电检局要居中平衡,其实也很难做。如果整个社会支持他们,他们或许也会大胆一点。”赖昌铭也谅解电检局的难处。

去年上映的《美女与野兽》因删剪同性恋元素,引起轩然大波。经激烈舆论及上诉局重审,电影最终一刀不剪,列为P13级。他正面看待,反而觉得这是社会讨论如何看待同性恋议题的机会。

“其实看回其他国家例子,好比美国,在二战前后电影已经很蓬勃。然而很多经典片子在当时也引起舆论,而且抗议的都是教会人士。”赖昌铭直认不讳,每个国家在每个时代都有一些禁忌。如今马来西亚已经独立这么久,又换了新政府,他希望,是时候重检现有制度了。
 

赖昌铭认为,《海墘新路》获电检局放行,显示当局还有伸缩空间。

放 宽 分 级 空 间,推 动 电 影 发 展

电影作为大众传播工具,在院线放映,对象是广大观众。电检局考量暴力、色情或宗教敏感,删剪部份片段,至此赖昌铭都理解且认同。他坦言,就算没有指南,创作者也清楚知道自己创作的对象是谁,进而呈献什么作品。

比如创作电视剧,电视观众广大,包含男女老幼,编剧自然坚决不写粗口。

“如果我目标是让片子被列普级,那我也不会写粗口。如果我想写有关黑社会的剧,也预了不适合小孩看。

反正都会分级了,那为什么不让我写一些严重的字眼?”在分级制度下,赖昌铭诉求更开放的空间,“既然已经分级,可不可以在某一些级别开放一点?比如,21岁以上应该要开放题材、一刀不减。”

这或许是现阶段,有关当局与社会大众可以探讨的。如果顾及年纪轻者缺乏思考和判断能力,21岁已是成人,总该有足够能力思考电影带来的议题。毕竟,电影不只为娱乐,很多时候也在刺激人们思考。

长久以来,马来西亚电影题材越发单元,以贺岁片、惊悚片居多。去年上映的本地电影《分贝人生》,内容赤裸探讨贫穷,发人省思。赖昌铭认为,电影该以这个理想去发展,“我们不该阻止,不然最后穷得只剩用钱堆叠出来的效果。”

院线放映作品受电检制度规范,但令他唯一不满的是,为什么电影节、影展放映的作品需接受删剪?影展作为艺术交流的场合,应该呈献完整艺术作品。许多国外电影不愿挨刀,最终放弃来马放映,最后损失的是本地观众。

目前,多数参展的外国电影,挨刀的理由都是裸露或暴力。赖昌铭笑说,会去影展看戏的人都不会是没有思考能力的。再者,如果很多东西都被归为禁忌,那网络视频资源完全没被管制,岂不是更可怕。

赖昌铭还有更进一步建议。他发现,电检制度删剪暴力、血腥、恐怖画面,一些好莱坞大片却都在“卖”这些元素,依然被列U级或P13,例如《变形金刚》、《侏罗纪世界》。

“机器人、超级英雄的暴力比血肉之躯的暴力更为严重,抓出这些隐藏的暴力,才是电检局要发挥作用的地方。”

赖昌铭认为,电检局在分级电影时,还需把感官刺激和价值观纳入考量,否则容易刺激孩童身心发育。90年代第一部《侏罗纪公园》,除了特效令人大开眼界,也透露了不要违背大自然规律的价值观。最新的《侏罗纪世界》特效更上一层楼,却不间断的祭出爆炸、打斗、追逐的画面。赖昌铭提醒,对大人而言是紧张刺激,但站在小孩立场,他们的身心是否也能承受这么重的感官刺激?

就连大受欢迎的《功夫熊猫3》,赖昌铭也认为影片镜头切换太快,电影画面不断闪过,其实非常刺激小孩的视觉和听觉感官。他认为,还有很多电影隐藏太多不适合小孩观赏的元素,却被列为普级。
 

去年上映的本地电影《分贝人生》,内容赤裸探讨贫穷,发人省思。

我 们 应 该 看 什 么 ?
一味禁,我们无法从历史中反思

电检局规范我们什么不该看,赖昌铭反问,“那我们应该看什么?”

中国教育部每个学校假期前,都会列出10部片子推荐学生观赏,经费由国家承担。可惜的是,不少校方嫌带学生外出麻烦,老师工作也繁重,计划因此没有好好执行。赖昌铭再举例,法国的老师定期带学生观赏影片,观后集体讨论分析,再写成报告。这无形中也提升了电影价值,除了娱乐,还有思考。

影视产业对社会影响太深远,大部份人并没有参观美术馆或品读文学的习惯,但绝大部份人都会观赏电影和电视。赖昌铭强调,一味禁,没意思,电检局更应提升民众的艺术鉴赏和思考能力。

“包括马共题材,难道来到今天,人民还没有水平去回看那些历史吗?”赖昌铭认为,历史是借镜,若阻止人民去看这些片子,等于少了反思的机会,没法从过去付出代价的事情中吸取教训。

这方面,他对希盟政府有所期待。

马来西亚现行电影分级制


 

 

周刊专题:
【禁片,禁什么?】

【禁/限:禁掉发声的平台·限制创意的激发】

【电影分级制·限制了什么?又开放多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