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健南·废除防范罪案法令与罪案增加

2018-09-14 11:12

吴健南·废除防范罪案法令与罪案增加

任谁都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倘若警方总是终日很忙碌地把有关犯罪集团底下的马仔或跑腿,通过无审讯方式无限期扣留,那么他们就无须以顺藤摸瓜的方式根据进一步线索,将有关集团幕后的大老板或首脑绳之于法。

最近看到一些退休总警长或警队人员,又纷纷站出来反对政府废除一些防范罪案性质的恶法。作为在职责上时常跟他们站在对立面的执业律师,我认为必须提出另一角度看法让民众多面思考。

广告

站在警方的角度,我完全可以理解他们对类似防范罪案法令的不舍。道理再简单不过,有谁会嫌弃拥有更大的执法权力?

尤其对于这些必须站在案发现场最前线,跟犯罪分子不惜以性命拚搏维护治安的警队分子而言,越大的防范罪案权力,尤其得以绕过法院审讯让某嫌疑犯几乎无限期被扣留,就可以省却他们诸多的搜证和举证麻烦。

因此,更不难理解,当以敦马为首的新希盟政府目前欲按照本身宣言,逐步废除类似的防范罪案法令包括1959年防范罪案法令、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2015年反恐法令、2016年国家安全委员会法令等恶法时,警方又再提出一些危言耸听的熟悉论调,尤其侗言一旦有关法令被废除,上百名涉及私会党活动且被当局视为极度危险人物者,将会一一被释放出来威胁社会治安。

问题是,大家有没反思,既然这些嫌疑犯这么危险,为什么当局通过有关恶法漫漫无期将他们无审讯扣留多年后,却始终无法找到足够证据将他们提控上庭和定罪?

我国其实已经有一套继承自共和联邦且非常完善的普通法包括刑事法体系。

根据一般刑事法典运作,一旦警方怀疑某人涉及刑事罪犯罪,则必需展开调查工作搜集相关证据,包括将其扣留不超过24小时,或在推事同意下延长至最高的额外14天。

广告

完成了调查后,则必须决定是否要提控有关嫌犯,或将其释放、保释或要求按时出庭。而之后就由主控官展开相关的法庭提控程序,并最终由法官决定被告有罪与否。

所以,根据我的观察,警方之所以迟迟无法向有关在防范罪案法令下的被扣留者展开下一步的法庭提控行动,往往涉及许多不为人知的错综复杂因素。

其一,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因为有了威力巨大无比的上述恶法,警方根本难以有推动力去采取进一步的搜证工作。反正赋予当局的有关无审讯扣留权力根本没有任何期限,只需每2年被延长。

所以最终的结果甚至比将该嫌犯定罪和被判监禁特定期限的惩罚,还要来得有效。

广告

其二,若您还相信私会党或犯罪集团的存在,那么在亲自会见了这些被恶法所扣留的嫌犯后,必定会像我一样震惊或感慨,原来这些扣留犯大部份都是有关集团的马仔或跑腿。

任谁都知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倘若警方总是终日很忙碌地把有关犯罪集团底下的马仔或跑腿,通过无审讯方式无限期扣留,那么他们就无须以顺藤摸瓜的方式根据进一步线索,将有关集团幕后的大老板或首脑绳之于法。

所以在这种犯罪集团大佬安然无恙的恶性循坏下,自然可以没完没了地继续输送庞大的资源给旗下一代又一代的马仔或跑腿进行不法勾当,然后当中又有人很不幸地又成为集团的代罪羔羊被警方以恶法扣留。

至于那些有关贩卖毒品集团的案例就更不用说了。通常那些被送上绞台的犯人,都是那些完全跟集团无关,而只是面对生活窘境被迫铤而走险的社会低下层份子。

其三,绝对权力类似的巨大权力,将很容易被滥用为索贿的平台,或把他们暴露于巨大的行贿诱惑中。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反对无审讯扣留,并不代表我们反对将犯人定罪,或对国家安全有所妥协。若有关私会党分子犯下了杀人放火等刑事罪,警方理应尽速把他们提控到法庭接受刑事法制裁,包括判处终身监禁乃至死刑等严刑。

反之,有关防范性法令最惹人话柄之处就在于未审先判。明明无法找到足够证据将某人提控到法庭,也可能有关嫌犯明明是无辜的,却被当局以黑箱作业手法剥夺了宝贵的自由。

当然,我并不否认在一些涉及恐怖主义且对社会秩序破坏力严重的个案,特定反恐法令底下的扣留权力还是必须获得保留。但有关扣留权力至少还是必需像一般的刑事延长扣留令一样,通过司法程序向法官申请。而不是像现在的模式般,由执法单位本身所委任的防范罪案理事会所决定,违反关键的三权分立原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