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治理国债勿削足适履

2018-09-14 11:17

杨丽琴·治理国债勿削足适履

国债到底是6868亿还是1兆,各有拥趸。只是当同样的话说上100遍,人们就会当真,新政府有不少政坛老手深谙此理,所以会不断强调国债过高。

“国债”与“前朝”是变天至今最不绝于耳的字眼。

广告

如何治理国债,势必成为新政府未来5年治国的主旋律。取消大型发展计划、减派援助金、竞选宣言无法完全兑现、预算案定调为“全民牺牲”等,无一不与国债有关,所以人民更有必要了解国债如何计算。

新政府口中的国债,主要由3部份组成。

第一部份为联邦政府债务。根据2017年底数据,此部份为6868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GDP)50.8%。

第二部份为政府担保债务,又称“或有负债”。根据财长公布的数据,此部份为1991亿(占14.6%)。

第三部份为公私合作项目(简称P P P)的租赁付款,共计2014亿令吉(占14.9%)。

根据国际计算标准,所谓国债,只包含第一部份,也就是6868亿。

广告

至于第二部份的“或有国债”,或潜在债务,应不应计入国债呢?

为了深入浅出地解说,一名会计师举了下例:假设你是一位餐厅老板,负有房贷、车贷、卡债等。另外,你的侄儿为了出国求学,申请了20万令吉贷学金,你为担保人。贷学金需在10年后分期还清。如果侄儿毁约不还,你必须负责。

你原本打算扩张餐厅,却忧心忡忡,认定侄儿毕业后一定还不起,于是你现在就向亲友募款“救急”,也决定停止扩张餐厅,并且裁员,因为你认为客人流量一定不够支撑餐厅生意。

实际上,当你不断强调将来会破产时,也没有投资者敢投资你的生意。

广告

你要求债主降低贷款利息,不想提升餐厅设施,但同时你却想要在家里建车库,添购新车。

以上例子或许不是100%贴切,但起码让人对或有债务及国家当前财务状况有较为具体的概念。

至于第三部份的PPP,是政府按照公私合作项目,分期偿还租赁付款。其开销通常归纳为资本支出,对是否该计入国债,也极具争议性。

国债到底是6868亿还是1兆,各有拥趸。只是当同样的话说上100遍,人们就会当真,新政府有不少政坛老手深谙此理,所以会不断强调国债过高。

但管理国债,须按部就班,政治人物应以客观但不悲观的态度看待国家经济。

一个国家不可能全无国债,就如一般家庭通常也很少零负债,你不可能在买屋、买车,或进行生意时,100%使用本身储蓄,那可能让个人现金流陷困。

举债或贷款虽然是在使用未来钱,但只要使用恰当,主要是投入于生产性或建设性计划,并能为个人或国家未来带来回酬及发展,那么适当的举债有其必要。

新政府现以国债为由,展延及取消多项大型基建计划,但却优先探讨并非迫切计划的第三国产车,并不明智。

首先,国债未必有如新政府宣称般糟糕(各方计算法不同,只因那是一场数字游戏),而且,所谓的潜在债务,只是可能发生的债务。为了一个未知数,放弃一些短空长多的长远基建计划,实属可惜,仿如削足适履。

而就算全民反对,也势在必行的第三国产车计划,称不上迫切,何必急于在两年内落实。安华对国产车课题一直保持缄默,是否意味着他上任后会腰斩此计划?

那无疑是拿投资者和人民的钱开玩笑。但基于纳吉的前“车”可鉴,相信安华最终还是会为第三国产车背书。

另外,所谓的国债“透明化”,有助于吸引外资的言论,也不完全正确。

外国投资者主要目的往往还是赚钱,以及其投资受到保障。比起国债课题,他们更在乎的是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以及政策稳定性。

如果一国政府经常失信,不断要求修订或取消合约,只会让外资无所适从,最终撤资。

一旦外资大举撤资,对马币的需求下跌,连累马币贬值,将会引发另一波通膨。

政治人物一再以国债为由,取得人民“谅解”,让许多发展计划停步,最终可能是赢了政治,输了经济。

因此,治理和看待国家经济,还是宜客观不宜过度悲观。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