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念群:探讨华文科督学任助理主任‧“级别提升非搞针对”

2018-09-16 17:33

张念群:探讨华文科督学任助理主任‧“级别提升非搞针对”

她强调并不是只针对华文科督学的举措,而是计划将各语文督学一并提升为语文科助理主任。
张念群(站者左三起)与莫哈末希尔佐哈里、托斯林颁发援助金给弱势人士。(图:星洲日报)

(柔佛‧古来16日讯)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指出,教育部正在探讨将现有的各语文科督学,规划为语文科助理主任(Penolong Pengarah Bahasa),这意味着符合资格的公务员级别和薪金福利将获提升;但公务员级别未达到DG41的督学,或将调回县教育局或各校任教。

广告

她强调并不是只针对华文科督学的举措,而是计划将各语文督学一并提升为语文科助理主任。

DG41提升至DG44

她今天出席在士年纳甘榜慕尼再也举办的欢庆马来西亚日活动后受询时表示,如今各州各语文科皆有督学负责相关工作,经过调整与规划后,目前持有DG41级别的语文科督学将获提升到DG44级别,意味着他们将成为更高级别的公务员,薪金、福利都有所提升。

她指出,重新规划语文科督学级别的计划还在探讨中,据了解有一些督学的级别还未达致DG41,教育部会探讨如何保留他们的职务。

“公务员级别未达致DG41的督学,或将无法继续出任督学职。据知一些督学确实没有达到DG41,但这不应被诠释为教育部‘对付’华小,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

她表示,据了解目前许多督学仅持有DG33级别,一些职称甚至仅属监督员(Penyelia),但调整后对符合资格者而言,将是很好的晋升机会。

广告

她表示将向教育部建议让现有督学获得保留,如资格不达标者就调回县教育局或各校任教,这一系列调整就是所谓的重新规划。

她强调,如今是计划将各语文督学一并提升为助理语文科助理主任,自2016年开始已有督学在这个职称下获委派工作。

非只针对华文科督学

“很多时候,这些课题往往只提及华文科,外界看不到其实是各语文同时统一的问题。出任语文科助理主任将视各州情况而定,如东马之前就没有淡米尔科督学,那就一样不会有这个职位。”

广告

她指出,外界不应只看到教育部对华小做出改变,甚至归纳为针对华小、消灭华小、华小变质的第一步,因为这其实是将华文科、国文科、淡米尔文科督学提升为语文课助理主任。

她也提及,目前各州各有一名华文科督学,换言之,全国共有14名华校督学,一旦晋升后,接下来各语文科还是会经过内部规划,由个别督学负责各语文科。

出席今日活动者包括武吉柏迈州议员托斯林、古来县长莫哈末希尔佐哈里。

华校督学若符资格
将升为小学助理主任

张念群对星洲日报说,教育部会安排将华文科督学从原本的41等级升格至44级的语文科助理主任。

她说,持有DG32、34等级的华校督学,教育部会作出调整,符合资格者将会被升格为DG44等级的小学助理主任(Penolong Pengarah Sekolah Rendah)。

张念群说,各州将会拥有数名语文助理主任,并针对各州的情况,个别负责马来文、英文、华文、淡米尔文、卡达山文及伊班文等语文科。

“各州也将拥有超过一名小学助理主任,负责管理不同源流的学校。例如,一些州属并没有淡小,就不会有淡小助理主任一职。”

张念群强调,教育部并没有废除华校督学和华文科督学的职位,而是重新规划并将2个职位列为“语文科助理主任”(PenolongPengarah Bahasa)。

她表示,早在几个星期前召见教育部人力资源管理部门官员,要求他们对教育部人员重组进行汇报。该部门表示只是重新规划架构,并没有撤销上述2个职位。

她指出,早在2016年已有华文科督学是使用“Penolong Pengarah Bahasa”的职衔,他们依然是负责处理华文科事务。

她表示,她与相关官员会面后,要求该部重审决定并明文规定华文科督学的职衔,目前未有定案。

华小督学非列特别学校组

针对华理会主席王鸿财指华小和淡小督学职位被列入特别学校组别,张念群澄清这是不正确。

她说,华小及淡小的督学职位是被列在小学组别,并非特别学校(Sekolah Unit Khas)组别内。

张念群促请各界勿散播不实的消息,免制造不必要的误会和恐慌;她表示将继续跟进并处理这项课题,以及时刻向各方汇报。

王鸿财:确保每州都有督学
应明文列“华文科助理主任”

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主席拿督王鸿财认为,在州教育局行政架构下,应该明文规定“华文科助理主任”(PenolongPengarah Bahasa Cina)的职位,以确保未来每个州属都有华文科督学。

王鸿财指出,现今的争议并非“级别”的问题,而是州教育局的行政架构不能仅以共识去决定华文科督学的地位。

他受询时表示,如果只是设立“语文科助理主任”,却没有清楚阐明所规定的语言,那么教育局可以仅根据符合等级的条件来委任,至于有关官员是否谙华文、淡米尔文,可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

他说,教育部在2000年前并没有特别设立“华文科督学”一职。基于当时没有专门负责处理华文科事务的官员,因而产生许多问题,特别是国中华文班面对许多状况。

他指出,时任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韩春锦通过内部争取在各州教育局设立华文科督学的职位,并获得教育部审核及认同。

他表示,华文科督学职位设立至今已18年,为华小及国中华文教育发展带来实质的成果。

“在过往的州教育局行政架构内,一定会特设华文科督学职位,因此,当该名督学退休或离职后,教育局必须根据这个职位的属性和资格委任新的官员。”

“他们自然就会从中学华文教师或华小教师当中筛选及委派,这么多年来,华文科督学职位都不曾由不符合资格的官员出任,而引发争议。”

若取消华文科督学开倒车

王鸿财说,如果在新的行政架构内取消当初特设的华文科督学一职,并将官员统一为语文助理主任,这仿佛是开倒车的做法,回到2000年以前的情况。

他指出,在未来,各州教育局在填补空缺时,就根据符合DG44等级的方式委任官员,没有人可以保证他们是否会特别考虑符合华文资格的官员来处理华文事务。

他认为,华文科的事务有其特殊性的处理方式,并需要特定官员来处理华小及国中华文的事务。

他表示,政府部门的行政架构本来就应该明文规定,而不是用共识或理所当然、口头承诺来厘定。

他说,在新的行政架构中必须保留华文科督学的职位,是一劳永逸的作法,也可避免未来出现争议和小拿破仑的情况。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