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续缘

2018-09-19 15:49

平凡.续缘

“阿燕出事了!”

我甫抵家,妈妈颤声说。

“答应我,假如我不在了,你要找个伴侣,好好地活下去。”阿燕眉头深锁地对我说。

广告

“为何无端端说这些话?我的伴侣就是你,你今生休想弃我而去。”我双手捧起她标致白皙的脸蛋,看着她,坚决地说。

“不知为何,我近来总是心神不宁,觉得会有事发生。”

“别担心,该是考试的压力。过几天就没事了。”

阿燕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同龄青梅竹马女友。当时我俩18岁,为年终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做最后的努力。

呈上最后一张试卷后,我赶忙回家。

X X X X X X

广告

我与阿燕已约好去玩,以缓解紧绷的心情。

“阿燕出事了!”我甫抵家,妈妈颤声说。

我马上往邻家奔去。

“阿燕今早搭巴士回家时遇上车祸。她……已过世了!”阿燕的母亲呜咽说。

广告

X X X X X X

灵堂上,阿燕犹如熟睡,任我们声声呼唤也无动于衷。

阿燕因右腿被肇祸巴士的钢片齐根切断,失血过多而死。

我心痛如绞,只希望她死前没承受太大的痛楚。

X X X X X X

自阿燕去后,我一蹶不振,没有理会父母的劝告、鼓励与安慰,。

无奈之下,妈妈送我去泰庙短期出家,希望僧团生活可让我放下对阿燕的眷念。

期间和禅师深谈几次后,我略为释怀。

有天我问禅师。

“阿燕常入我梦,幽幽地看着我,欲言又止。您有何见解?”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切都是你对她的思念所引起的。人死灯灭,你放下吧。”

“我舍不得她。每次想到她不知在哪,孤苦伶仃,而我又不能为她做些什么,我心很痛。”我哽咽,眼泪簌簌而下。

“让我们来念经回向给她。”

念了几天经文,虽然对阿燕的思念不减,但心境逐渐平和。

禅师说我与佛有缘,提议我学佛。

父母恩准后,我成为禅师的俗家弟子。

除了禅定心法,师父也传授治病,咒语与解降的法术。

学佛5年,我已能感受到灵异的存在。期间阿燕仍常入梦,惟依旧不说话。我继续努力,期望有一天,我能与阿燕的灵魂沟通。

后来我加入警队。工作查案之余,对佛学从不松懈。又过了5年,我已臻能与灵异沟通的境界,惟从没接触到阿燕。师父说她早已投胎,再世为人了。

再后来,凭着能与灵异沟通、谈判和对抗的法力,我屡破奇案。上司调我至便衣部队,专门侦查棘手的案件。

X X X X X X

阿燕逝世22年了,虽然时间治愈我因失去她的悲痛,却无法磨灭我对她的思念。

在我脑海里,她的温言细语,一颦一笑依然鲜明如昔。

我决定独身,冀望死后以未婚身份与阿燕延续情缘。

X X X X X X

我到某民宅查一单失踪案。

大门开处,惊见阿燕站在门口,顿时,世间一切都静止了,我痴痴地望着我魂牵梦萦的阿燕,直到她轻咳一声,我才意识到我失态。

我赶忙收敛心神,着手查案。此阿燕实乃阿艳,22岁,是失踪者的妻子。

我感应到屋里有灵异。逐运起神通,得知有人植入降头,加害于这家人。

翌日,我约阿艳外出,把降头的事告知,她仔细回想近年来所经历的事,觉得我所言不虚,于是恳求我帮她和家人度过此劫。

她楚楚可怜、眉头深锁的样子,竟跟当年的阿燕如出一辙。我心头一热,答应了。

当晚,阿燕入梦,跟往常不同,她满脸欢欣。

“你终于找到我了!”她说了这22年来的第一句话后,向我挥挥手,消失了。

我惊醒,泪满腮,刹那间明白阿燕频入梦的用意。从此我不再梦见她。

X X X X X X

我成功解除降头,可阿艳的丈夫已人间蒸发。

我负起照顾阿艳与她家人的责任,将对阿燕的情愫转移到阿艳的身上。我俩感情渐深,8年后,结为夫妇。

婚后,我发现阿艳有一条细细、淡红色的胎记,环绕右大腿根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