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心病要找对人——精神科医师、临床心理师、心理辅导师大不同

2018-09-28 10:21

治心病要找对人——精神科医师、临床心理师、心理辅导师大不同

然而所谓的心理医生,究竟是指精神科医师(Psychiatrist)、临床心理师(Clinical Psychologist)或心理辅导师(Counselor),这一点很多人恐怕搞不清楚。
李志祥表示,心理辅导的方式不只有纯粹会谈,还可以借助科技和艺术的力量。 (图:星洲日报)

现代人思想比较开明,知道心里有病就应该看心理医生,而且不觉得看心理医生是甚么羞耻的事。然而所谓的心理医生,究竟是指精神科医师(Psychiatrist)、临床心理师(Clinical Psychologist)或心理辅导师(Counselor),这一点很多人恐怕搞不清楚。

广告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心理辅导师的工作是听别人诉苦和陪别人聊天,但是在人心越来越复杂的今天,心理辅导师的工作真的就只有这样吗?且由本地资深心理辅导师李志祥和陈如湘为我们说分明。

“Counselor”究竟应该如何翻译,在马来西亚没有一个准儿。李志祥从事辅导工作二十多年,他说,台湾称“Counselor”作咨商心理师;大陆称咨商师;马来西亚则称作辅导师或辅导员。至于他个人,他习惯称自己为心理辅导师,特别强调“心理”一词,是为了跟升学辅导做区隔。

心理辅导师和临床心理师(Clinical Psychologist)的训练背景不太一样,跟精神科医师(Psychiatrist)更是大不同。简单来说,精神科医师这个专业属于医学领域,负责为病人开药,提供药物治疗。而临床心理师和心理辅导师是不能开药的,只能做心理评估或心理辅导。

李志祥指出,临床心理师在训练过程中比心理咨商师多一些关于精神医学的学习,他们的身影较常出现在医院,透过会谈、行为观察、使用心理学评量工具等方式,评估个案有没有忧郁症、焦虑症或躁郁症等心理疾病,然后撰写报告给精神科医师参考。相对的,心理辅导师比较多是处理生活上的各种困扰跟压力,例如感情困扰和婚姻问题,对精神疾病则不见得很在行,除非是资深的心理辅导师。

“一般上马来西亚的情况是,如果你最近有些奇怪的行为和情绪,无法确定是不是到了需要见精神科医生的程度,我们通常会建议先见心理辅导师,心理辅导师如果发现你真的有一些属于精神上的状况,而他本身又不太在行的话,他可能就转介给临床心理师,或者精神科医师。”

陈如湘:有些个案需要福利部介入,你如果长期不了解福利部的体制,你可能就不晓得马来西亚的机构有哪些资源。
(图:星洲日报)

另一位本地资深心理辅导师陈如湘表示,临床心理师比较偏向从病理的角度去诊断心理疾病,心理辅导师不是。两者在服务内容上有一些重叠,却也有一些区隔,譬如婚姻辅导和家庭辅导不是临床心理师所擅长,而心理辅导师则不见得擅长诊断个案有没有自闭症或过动症。

广告

基本上,精神科医师、临床心理师和心理辅导师是3个不同的专业,但需要彼此相辅相成。李志祥说,他的取向是采取协同治疗,譬如他很多个案的案主都是见了精神科医师之后到他那里接受辅导,而他会跟案主的精神科医师讨论,了解案主进展如何。

“我跟个案在一起的时间会比较多,我得到的资讯会有助于精神科医师去了解个案的状况,医师也可以反映让我知道个案在服甚么药和有甚么样情况。这种协同治疗,我觉得是最有效的治疗。”

虽然各有专精,但一般民众习惯把心理辅导师、临床心理师和精神科医师笼统成为心理医生,而且很多人把心理辅导师,跟那些自称心灵导师或治疗师的人混为一谈。陈如湘说,事实上我国法律对心理辅导师有明确定义,心理辅导师必须至少具备辅导专业(Counseling)的本科学位,才可以申请注册成为心理辅导师和提供辅导服务。

心 理 辅 导 取 向 和 风 格 因 人 而 异

广告

说到心理辅导师,很多人以为辅导师的工作就是跟人聊聊天,帮人解开心结和提供建议就好。但是,如果真只是聊聊天而已,那又何需发展出一门科系?

每位心理辅导师依据其训练背景和个人兴趣,所使用的方式和风格因人而异。李志祥指出,心理学有很多不同学派,用的方法不尽相同,目前受公认的学派就有四百多个。

走进李志祥创办的转捩点全人发展中心,你会发现里头有很多的玩具、道具和器材,可用作艺术治疗、戏剧治疗、沙箱游戏等治疗。

不仅如此,他还有脑波灯这种科技产品,透过脑波灯的颜色变化观察使用者的状态,譬如红色即表示使用者当下很紧张。

新纪元大学学院辅导中心将于下个月举办第十二届马来西亚华社辅导研讨会,到时李志祥将会担任主讲人,谈整合式辅导,例如示范如何将“大脑神经回馈”、“正念疗法”和“表达性艺术”融合到传统的辅导实务中。

他说,今时今日的辅导不是只有晤谈,还可以结合科学与艺术,让案主特别是小孩可以更投入。无论如何,这些技术仅仅是辅助,最重要还是辅导师本身要懂得带领,以及选择对的方式。

“比如说禅绕画有一阵子非常红,很多人说禅绕画可以让人保持平静,可是不见得,要看是甚么样的个案,如果案主本身是有强迫症的,颜色画出线他会焦虑,”这种情况就可能不适合用这个方法。说到底,心理辅导能不能起作用,关键还是在于心理辅导师的专业能力和经验。

李志祥投身辅导工作多年,至今仍需不断自我精进,因为人的心理疾病会比生理疾病更难处理,生理疾病至少还可以透过精密仪器诊断,可心理状态却非常抽象,不能用截然二分的方法来做判断,像忧郁症就有分轻微、中度和重度,实在难一言以蔽之。

由于人心问题越来越复杂,心理辅导师背负的工作压力也越来越沉重。这是为甚么李志祥认为,督导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负责为新进的心理辅导师指引方向。

图为他示范操作脑波灯,透过脑波灯的颜色变化观察使用者的状态。
(图:星洲日报)

 

心 理 辅 导 师≠社 工

从事心理辅导工作,陈如湘认为语文能力很重要,因为如果遇上需要转介的个案,心理辅导师需要善于跟其他专业的人协调沟通。

另外,“有些个案需要福利部介入,你如果长期不了解福利部的体制,你可能就不晓得马来西亚的机构有哪些资源。”据她观察,有的学生因为语文能力问题而不敢走出去,这一点无疑是固步自封,需要克服。

另一方面,她认为诚如第十二届马来西亚华社辅导研讨会的主题——“扎根本土,深耕多元”,我国华社辅导工作者不能一味吸收外国经验,而忽视在地的社会和文化因素。

她以自杀为例,指自杀有社会和文化之成因及背景,曾有研究发现,在马来西亚,马来族群自杀率比较低,印度族群相对较高,华裔族群紧接在后,个中原因跟族群的文化、信仰和宗教大有关系,所以在帮助不同族群的时候,要采用的做法和方法自然就不一样,需要靠专业、智慧和经验去处理,而不仅仅是借镜外国的做法。她认为,了解马来西亚社会与文化成因,是培训心理辅导师的时候需要加强的部份,不能只是要他们了解心理这一块。

早期的辅导是从学校发展起来的,但那时候主要是生涯辅导和升学辅导,后来渐渐扩充至青少年辅导、家庭辅导、婚姻辅导等范畴。很多人会误把心理辅导师和社工联想在一起,但两者的训练背景其实有所差别,工作内容也不一样。至于甚么样的人适合当社工,甚么样的人又适合当心理辅导师,这跟人格特质很有关系。

陈如湘说,大学有所谓的社工系,学生的志向如果是想帮助弱势群体,那么他可以考虑唸社工系,未必要从事心理辅导。社工最重要是必须了解国家的福利政策,以及知道有哪些管道和资源可以帮助弱势群体。弱势群体如果需要心理辅导,那则找心理辅导师合作。

不管社工或心理辅导师,其实都是一种助人的工作。要帮助别人不能单凭满腔热血,陈如湘说,更重要是需要专业素养、智慧和经验的沉淀。

心理辅导师(Counselor)
-不能开药,主要提供心理辅导。
临床心理师(Clinical Psychologist)
-不能开药,偏向从病理的角度去诊断心理疾病。
精神科医师(Psychiatrist)
-属于医学领域,负责为病人开药,提供药物治疗。

 


第十二届马来西亚华社辅导研讨会
主题:扎根本土,深耕多元
日期:2018年10月26日至28日
地点:新纪元大学学院
对象:学校及社区辅导实务工作者、对辅导专业有兴趣者、在籍学生
网站:www.newera.edu. my/mccc/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