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尧.冥府的厨师之怪乘客

2018-09-24 16:07

陈汉尧.冥府的厨师之怪乘客

我是一名德士司机,从21岁开始一直驾德士到现在,已是整整40年。

我是一名德士司机,从21岁开始一直驾德士到现在,已是整整40年。

广告

从前,我们德士司机要靠天时、地利与人和吃饭,可现今科技发达,Grab Car问世以后,颠覆整个德士市场,也令我们损失不少客人。

幸好我一直敬业乐业,口碑相当不错,手头上有不少熟客,每当他们想去机场,都会指定我去接送。也是通过这班熟客,我现在还提供上下云顶的包车服务。

X X X X X X

这天我载了3名中国游客到云顶后,又载了2名男子。

他们说了目的地后就上车,一句话也没再说。

我在倒后镜发现他们的脸毫无表情,且还盯着我看。

我很少被客人这般盯住,忽然浑身不自在,就去打开收音机收听电台,电台刚好播着梅艳芳的《似水流年》。

广告

这是我驾那么久德士以来,第一次感到有压力。

天色暗下来,忽然下起响雷雨。我打开雨刷,小心翼翼驾驶着。

收音机沙沙声响,忽然没了讯号。

这是怎么回事?我生平第一次遇上没讯号这种问题。

广告

“可能是响雷关系,所以影响讯号。不如我们聊聊天吧?”后面的右座客人说。

“好啊!”

于是,我谈起曾经载过的客人的趣事。两人听得津津有味。

“你们是本地人?”我突问。

“算是。”

“是不是上山搏杀?”若他们说是,我还有一些有趣的事情要分享。

“不是。”左座的客人说话了,“我们是专程来接你到地狱。”

“什么?两位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人吓人没药医!”我刹住车子,停在一旁。

左座那人从挂着身上的吊袋里,取出一本簿子。

我好希望自己不是在发梦,因为那簿子上面印着“阳寿册——刘大官。”

“刘大官阳寿六十一,逝于戊戌年五月五日未时,死因突发性心脏病。”

未时(下午1时至3时)?我的手机显示此刻是下午5时。

我好端端在此,什么未时死于心脏病?

“你们给我下车,我不做你们的生意!神经病!”我大声骂他们。

“你也必须跟我们一起下车!”

“莫名其妙!”我气愤下车,卷起袖子,“欺负我老人家吗?告诉你们,阿叔强健得很,打起架来绝不会输给你们!”

我还没打出拳头,就听见“咔”的一声,我的双手已被铁链锁住。

只觉人影一晃,眼前两人赫然变了装。

我蓦地一呆,眼前两人化为无常鬼差:黑的面容凶悍,白的面色忧愁,各持哭丧棒,吐出长长细细的红舌头。

我只好接受自己阳寿已尽的事实。

“快排队过奈何桥!”黑无常凶神恶煞地推我一下。

我心寒,跟上那长长的队伍。

排到我时,一只年轻的男鬼作厨师打扮,制服中间绣着一只碧眼麒麟。

“生前爱吃什么?”他问我。

“我老婆的蒸鱼!”我有些感触:“虽然我总是嫌弃她把鱼蒸过头!”

“好。”他走入凉亭,一会儿走了出来。他手上捧着一碟我最爱的姜蒸鱼。

“吃吧!过了这座桥,人世间的一切事将与你无关系!”

我一口一口的吃着。生前好的事情,忽然涌上脑来,历历在目。随后,坏的事情也冲了上来,我一怔,自疚起来:有一天我把车驾得很快,不小心撞倒一个老翁,要是我当时把他送进医院,他或许可以获救。不过,我那时候非常害怕,四下又无人,我只好假装没一回事的跑了。

隔天,看见新闻才知道那老翁被人送进医院里,抢救不及而死了。

“你明白了?”

我点头。

“那去接受你的审判吧!”他木无表情地。

“那个事情发生以后,我不再开快车,我也很难过。”我希望得到他的谅解。

“善恶终有报,有因必有果。”他叹息。

走到桥尽,牛头马面把我押进孽镜地狱。

生前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罪过如倒泻的水,洒进我的眼帘里。

我低下头来,诚心认罪。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