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绮.你是我的孩子

2018-09-27 13:07

符诗绮.你是我的孩子

“他只是我的学生,请让他的亲戚或是他朋友的父母保释他。”我无情地挂了电话继续办事。

“我好像听见白老虎走过来的声音,快逃!”楼梯间传出男同学窃窃私语的声音。

广告

我走到楼梯口,看见3名男同学正背起书包要逃走。

我伸出食指,示意他们跟着我来到训导室,他们只好服从。

“老师,我再扣下去就没分了啦。”

我瞪刘进业一眼,他立刻住嘴。

“老师,我是无辜的……”没等黄永德说完,我已在他的处分记录簿扣分。

“老师,其实……”这名欲言又止的学生叫熊天赐。他再逃课多一次,接下来就直接被校方开除。

广告

“进业,永德,你们是中五生,连‘逃课是违背校规’的道理也要我教吗?”看着低下头的同学们,我厉声骂道。

进业和永德上了中四开始就不常逃课,不知为何今年中五的他们重蹈覆辙。中四的天赐从中三开始是公认的逃课王,尤其在科学和国文节时,更是频频逃课。

我送他们回去各自的班,并向班主任说明这一切。

X X X X X X

广告

我是高阳国中训导主任钟愉谩。我很严厉,加上皮肤较白而被学生们取花名为白老虎,转眼间当了4年1个月的训导主任。

放学,我在整理班级纪律记录簿时,某中三女生匆忙跑进来报告:“老师,我看见熊天赐为了几包糖果跟人家打架!”

听见这头痛的名字,我立马跑向校门口。他是因为糖果而打架,还是因为看起来像糖果的毒品打架?

我看见天赐趴在地上,用身子压着几包东西。我报警处理,并准备文件和通知信,请求校长开除天赐。

警方证实那几包并非毒品而是软糖。他们扣留涉嫌打架的青少年,并向天赐录口供后要求父母将他带回家。

我没跟去警局,不知道随后发生什么事。直到警方在晚上10时打电话给我。

“你的学生还没回家,他呆在警局8小时了。”

“你们没通知他的父母?”真是烦,校园外都要听到他的名字!

“他不说话。”

警方应该是希望我保释他。

“他只是我的学生,请让他的亲戚或是他朋友的父母保释他。”

我无情地挂了电话继续办事。

X X X X X X

第二天到校时,我被校长指令去保释天赐并送他回家休息。

我来到警局,看见天赐穿着脏兮兮的校服,卷缩在对面的马路。

我鸣笛,示意他上车。他上车时看起来很别扭,只有一句“老师早安”。

“为了方便你我,我会立刻将信件交给校长,让校方开除你。”

我跟着卫星导航的指示,一路沿着新村的方向驾驶。

几分钟后,我听见他的喘息声。我看见他啜泣,他现在才为之前的行为感到后悔。

到达目的地,我被眼前这新村最小的木房子吓到。我陪同他进屋,看着房子里被下雨漏水侵蚀的木梁、屋外生锈的篱笆、摇摇欲坠的风扇、堆满杂物并传出少许霉味的房间等等,我的心沉了。

“老师,请不要开除我!否则我的母亲从诊所回来时会很伤心!”

这一次,我选择聆听。原来天赐的父亲在他六年级时沉迷于赌博吸毒后就不回家。每到月尾,父亲回来向母亲拿钱,只要得不到钱便会打母亲。母子俩频频搬迁,即使来到新村仍被父亲盯上。天赐中三时,父亲将母亲的左腿打断并带走天赐的课本和文具,以二手价卖出去赚钱。

“我父亲被捕并坐牢,母亲因为残缺而得不到好的工作机会,只能帮新村村民洗衣洗碗赚钱。我知道在学校高价贩卖物品是不对,但由于有进业和永德给我的保证,我才开始售卖糖果……”天赐坐在地上大哭,几乎将他和母亲所受的冤屈一口气发泄出来。

我缓缓走向他蹲下,将哭成泪人的他抱着。

“对不起,请原谅我这无情的老师……我会向校长报告你的情况,让校方想办法资助你。只要你愿意,我乐意在学业上帮助你、陪伴你……”这是我首次为学生哭泣,为我的孩子流泪。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