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树人

2018-10-01 11:53

草稿.树人

“二弟,我们住在村里那么久,怎么没听说过这树林里有棵送子的大树娘娘?”

“我怎么来的?”

广告

“你是树上长出来的。”

小时候问起父母,总会得到的这样的答案。

他们甚至给我取名树人。

《魔戒》盛行那几年,我一直是同学们取笑的对象。

“你就用树须把他们捆起来,丢到河里去!”妈妈听了我的诉苦,都不以为意。

长大后,我当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老师。

广告

X X X X X X

“树人,我们都快谈婚论嫁了,你怎么还不带我回去见伯父伯母呢?”

“我有苦衷。”

“怕你父母看不起我只是个书记?”

广告

“怎么会呢?只是我年轻时,谈过几次恋爱,都被父母强行拆散。所以我想等我们注册后才带你回去,那么他们要反对也没辙。”

“你这没良心的人,还说我是你第一个女人。”

“我没撒谎,我们村里,民风纯朴,拍拖最多也是牵牵小手。”

“你是在暗示我很随便吗?”女友说完,拂袖而去。

X X X X X X

为了安抚女友,只好趁着学校假期,带她回乡。

“妈,这是我女朋友。”

“伯母。”

“坐吧,我去忙了。”

本来和蔼可亲的妈妈,突然来个四川变脸,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

声音,我带女友落荒而逃。

X X X X X X

“爸,这是我女朋友。”

“伯父。”

“哼!平时都不回来,一回来就带个外人回来。”

爸爸说完完,推着鸡公车往榴梿芭深处走去,留下我和女友面面相觑。

“送我回家!”女友眼眶已红,我不敢违命。

X X X X X X

到家已晚上10时,饭桌上的食物原封不动。

“你们是想我出家当和尚吗?”我先发飙。

“你!”爸爸想站起来,却给妈妈按下。

“坐下,有件事想坦白告诉你。”妈妈说完,望望爸爸,似乎在寻求他的同意。

“你记得小时候,总喜欢问我们,你怎么来的吗?”

“我是树上长出来的。”这个答案第一次从我口中说出。

“你真的是树上长出来。”

“妈,别闹了,大家都说我长得像爸爸。”

“一言难尽。”

“嫂子,让我来说。”

突然,门外传来叔叔的声音。

“二弟,你怎么回来了?”

X X X X X X

“二弟,我们住在村里那么久,怎么没听说过这树林里有棵送子的大树娘娘?”

“哥,是我大学里,隔壁村的同学告诉我。看,前面有棵大树挂满红布条。”

祭拜完和烧了金纸后,突然雷声大作,树后传来婴儿的哭声。

“哥,嫂子,你们有听到婴儿的哭声吗?”

“好像有。”

“我去看看。”

叔叔从树后抱出一个大菠萝蜜。

“哥,嫂子,快来看,这菠萝蜜里面有个婴儿,是大树娘娘赐给你们的孩子。”

“那么灵验?是谁家的孩子落在这吧。”

“可这棵不是菠萝蜜树呀。”

X X X X X X

其实叔叔当年刚经历丧妻之痛,妻子在怀孕的时候得了罕见的皮肤病——疣状表皮发育不良,身体多处长出树皮状的肉瘤,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所以产后不久就郁郁寡欢而终。

临死前要求在读医学系的叔叔除了把孩子抚养长大,也一定要找出根治“树人症”的方法。

叔叔当时无法兼顾学业孩子,想起结婚多年,膝下犹虚的哥哥嫂嫂,便编出大树娘娘送子的荒唐戏码。

X X X X X X

“所以树人是你的私生子?”

“我们当时已注册。”有其父必有其子。

“为何不把她带回来?”

“她怀孕不久,就长满树皮状肉瘤,我怕爸妈会说她是不祥人。”

“叔叔最终也成为皮肤科的权威,完成婶婶遗愿。”一时改不了口。

“那天和你通完电话后,预感会出事,便赶回来。”

“二弟,你把我们骗惨,我们不断阻止树人拍拖,就怕老天会把他收回去。”

“哥,嫂子,对不起!我当年不确定树人会不会突然病发,怕他长满树皮吓坏你们。”

“那以后,该怎么称呼你们呀?”

“一切维持不变,你可以学中国北方人那样,叫我二爸。”

“真相大白,大家也饿了吧,我去把饭菜弄热。”

“老婆,我来帮你,让他们父子聚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