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晶.轻生

2018-10-02 14:54

刘家晶.轻生

人们总是这样,明明不清楚实情,却总爱批评、讨论。

又有谁会在意事件里的主角曾感受过的难处与悲伤?

教室外,雨还在不停的下着。

广告

往窗外看去,露天的篮球场上湿嗒嗒。长年失修的场地遍布着或大或小、或深或浅的坑洞,随着雨季的到来而盛着满满的雨水。

我出神地看着,心里感到丝丝涩意,像是千年万年的悲伤累积成疾,沉沉地压在瘦弱的肩膀上,让我喘不过气来。

走出教室,一股寒意伴随着冷风袭来。我撑着伞往外走去,路过音乐室时,一阵熟悉的旋律悄悄溜进我的耳里。

我下意识抬头看去——音乐室的门虚掩着,从门缝中能看见那个曾出现在我无数个梦里的他。我抬起手,欲敲不敲地停滞在半空中。

门的那边,动人的乐声还在不停地跳跃在他的十指之间。而我的勇气则是在片刻的犹豫中一点、一点地消失殆尽。

如此前的无数次一般,我缓缓垂下手,从门缝中再看一眼他专心致志的背影,在乐声中转身,往校门走去。

广告

X X X X X X

夜晚降临。

路旁街灯下,凶巴巴的阿嫂如往日般摆着面摊,收音机沙哑地播放着新闻。

我站在原地,看着炉子里的蒸汽冉冉升起,正巧听到电台主播说着昨天某大学又发生一起学生因压力等原因而跳楼轻生的新闻。

广告

这已经是今年的第三起学生自杀案。

面摊边的小桌旁围坐着几名中年妇女,正叽叽喳喳地谈论着刚听到的新闻。

人们总是这样,明明不清楚实情,却总爱批评、讨论。

又有谁会在意事件里的主角曾感受过的难处与悲伤?

X X X X X X

我离开面摊,慢悠悠地走,期望这条回家的路能再长一点,或再远一点。

抬头看向那个熟悉的、爬满青苔和锈迹的铁门。门后的房子里难得地透着淡淡的亮光。

我开门进屋,满室的菜香便向我扑鼻而来,那个男人和应该被我称之为妈妈的女人刚巧正要在饭桌前落坐。

我走到她身旁坐下,一盘明显盛着比其他两盘都要丰盛的饭菜被她轻轻推到我面前。

随即,她掏出小礼盒放到我面前,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贵重的铂金项链。我不由得鄙夷地看向她。

她眼神闪躲地避开我的视线。我无视对面的他频频向我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低头,一口接一口,极慢的吃着。

美味的菜肴和饱满的饭粒充塞在我的嘴里,我的眼泪却不禁一颗接一颗地落下。

我不懂为什么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也不懂为什么她就不能像别人的妈妈一样保护着我不受侵犯。

但我知道,我的生命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个工具。

有时是为了钱、有时是为了欲,但绝不会是为了我。

X X X X X X

第二天,我如常到学校上课。放学后,我默默忍受身体传来的阵阵不适,往校门外走去,察觉到每日传出优美旋律的音乐室内似乎毫无声响。

我好奇地向那扇门走去,刚巧听见一道女声从里头传来。

“那个叫箐笙的女生,听说她每天上课都会看着你的后脑勺发呆。你说她会不会是喜欢你啊?”她笑问道。

他爽朗地大笑着,说出的话却像一双大手,瞬间将我残破不堪的心一把捏爆。

“她啊?长成那个样就算了,还成天阴沉沉地。恶心死了!”

脑袋里顿时轰一声,导致接下来的对话我没有听清,却也不再重要了。

X X X X X X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重新站在面摊前,看那炉汤水在小火的熬煮下散发着一团团的蒸汽。离阿嫂触手可及的地方,一架老式收音机叽叽喳喳地报道着最新的新闻——还是关于女学生,关于压力,关于她看似平凡美好的家庭生活。

我微微的笑,听那些关于我的评论。

轻如鸿毛的人生,由轻生来解脱,由轻生来为其落下微小的句号。

多美好,多可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