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镇·新尧湾蜕变重生

2018-10-05 07:24

百年老镇·新尧湾蜕变重生

新尧湾(Siniawan),目前是国际旅游评论网站TripAdvisor排名第一的古晋旅游购物景点,人们一提起“新尧湾”就知道那是一个边城老镇。
新尧湾老街白天与晚上如同截然不同的世界,尤其是周末——星期五、六与日的夜市,人潮热络拥挤、热闹非凡。(摄影:黄仕豪)

新尧湾(Siniawan),一座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古镇,经历过漫长的动荡时代,见证了砂拉越重大历史事件,包括了白人拉者布洛克的战役、华工起义、日军占领,随后的马印、砂盟反帝反殖武装分子等动荡年代,却依然保留下木板老店的原貌,淳朴的民情。

广告

目前是国际旅游评论网站TripAdvisor排名第一的古晋旅游购物景点,人们一提起“新尧湾”就知道那是一个边城老镇。

难以想像10年以前,它是一座默默无名的小镇,一度被时代遗忘。

究竟老镇如何在短短的8年里,在村民的共同努力下恢复生气?

石联埠区州议员米罗西姆(Miro Simuh)一直很支持新尧湾的“西部牛仔之夜”,也是比达友的他热爱牛仔文化。

 

新尧湾老店兴建年份无从追溯,不过其中一扇窗上镌有1926的符号,推断出木板店屋是在上世纪20年代期间建好的。

 

【老 镇 ● 盛 衰 兴 废】

广告

古晋往石隆门的旧路上,有这么一个百年老镇——新尧湾。

新尧湾小镇背着瑟冷布山(Serembu),对着砂拉越河右手港;山上有砂拉越白人拉者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别墅的遗址,右手港曾经是小镇唯一的出入口。在陆路交通不发达的年代,古晋与石隆门之间靠水路贯通。当时石隆门矿业发达,新尧湾又介于古晋与石隆门之间,因此成为货源运送的中途站。货船往返带旺镇上的生意,新尧湾经历了极盛一时的辉煌时期。

河的对岸是马来人的甘榜,山区住了原住民比达友人,新尧湾小镇则是一座华人客家村,人们普遍上说河婆客语。

镇上仅有两排老店,不过却保留了上世纪的木板构造,杂货店、咖啡店、面包店、五金店、燕窝加工店、民宿,再往前走,经过警察局便是驰名的水月宫,里头供奉着观音菩萨,当地人称慈悲娘娘或“阿娘”。
 

广告
建于20世纪初期的老街,如今依然保持木板老店的原貌。

镇庙之宝——百年观音“阿娘”神像与众不同。外观是一尊“阿娘左脚翘起的坐姿”法相,庙正殿上方高挂着一块“佛母娘娘”的匾额。每逢观音诞、中元盂兰盛会、元宵节更是热闹无比,古晋的居民都会慕名来参与盛会。

早在1851年,王朝秘书史宾瑟.圣约翰(Spencer St.John)就曾经这么描述过新尧湾:“新尧湾坐落于瑟冷布山脚的平原,是个很棒的市集,附近绵延几哩低矮山坡果园的农产品,集中在此贩卖。……这儿差不多三百个天朝子民聚居,他们大部分开店做生意,但也有少数人种作为生。由于四周的雅达人乡村皆来此消费,更有源源不绝的华人与马来人金矿工辐辏于此,因此生意兴隆。”

后来经历了反殖武装斗争的动荡年代、大水灾,许多住户往外搬迁;陆路开通之后,到镇上的客源锐减,年轻人更是陆陆续续离开老镇,到外地工作或读书,全盛一时荣景一去不复返。

2009年期间,镇上将近三分二的店铺已经关上了门,人去楼空;街上冷冷清清,当地人寥寥无几,更不用说游客了。

无论如何,今天的新尧湾,却又仿佛慢慢回到当年的盛况。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小镇重新恢复生气,带来了人潮?
 

对当地原住民而言,新尧湾也是一座牛仔城,因此他们十分喜欢这里举办的“西部牛仔之夜”。

【周 末 夜 市 , 让 老 镇 回 春】

沉寂了一个世纪之后,砂拉越文化遗产协会、遗产修复建筑师温志坚与五脚基表演艺术坊在本固鲁黎世雄支持下,展开文化遗产保存工作及“家乡守护计划”。

他们从捍卫本土古迹文化的前提出发,除了展开建筑物基本测量、记录口述历史,寻找历史古迹,其中包括登山搜寻布洛克别墅,也透过活动灌输村民,尤其年轻一代关于守护家园、保存的重要。

然而在保存与发展之间,村民更渴望后者,希望改变能够带来更多商机,毕竟村民在小镇生活,小镇的经济对他们而言才是切身的问题。无论如何,他们的努力确实让一群年轻人从外地回来,主动带动社区活动。

社区领袖本固鲁黎世雄与甲必丹刘佑峰等人在老街上喝茶聊天的时候,有人突发奇想说不如仿效台湾老街办夜市,于是在2010年10月15日,小镇迎来了第一场民办的周末夜市(pasar malam)。

首先是挂上红灯笼,接着建一个供村民唱歌的歌台。在人传人、口传口之下,从一开始30个美食档口,一直到现在的70档;从几百人到数千名食客上小镇来品尝美食。这8年来,小镇渐渐受到关注,甚至驰名海外。

当中,来自台湾交通大学客家文化学院教授罗烈师到新尧湾小镇田野调查,透过他的论文与报章专栏报道,他的著作《阿娘的土地、砂拉越新尧湾的信仰和历史》,让台湾人认识了这个南方小镇,甚至在2016年还与台湾湖口老街合作与交流,成为跨海姐妹街。

从夜市开始,小镇也举办各种吸引年轻人的活动,比如在一年一度盛大的新尧湾嘉年华中举办“西部牛仔之夜”,吸引了各族前来参与。他们悉心打扮成西部牛仔,在小镇街上唱歌、跳舞享用美食;五脚基童玩活动,也吸引了年轻人来回味儿时的游戏。

儿时的童玩游戏,让人怀念起童年的时光。(摄影:黄仕豪)

 

儿时的童玩游戏,让人怀念起童年的时光。(摄影:黄仕豪)

年轻人的创意,让小镇迅速回春,人气有了回升。许多离开故乡的人,也纷纷在这些节日回到故乡来相聚。

去年,砂拉越旅游、艺术、文化、青年与体育部长拿督阿都卡林来到新尧湾夜市,看到络绎不绝的人潮表示惊叹。他说,老街夜市的人潮不逊于砂拉越一年一度最热闹的古晋节。

阿都卡林希望老街每周举办这个夜市,甚至每年举办盛大的主题活动,让老街夜市的精彩更上一层楼。

他甚至说,砂拉越政府会成为老街的后盾,给予业者协助与向游客推广,让老街成为景点区和旅游遗产。
 

从古晋前往石隆门的旧路上,会经过新尧湾小镇。

【 平 日 恬 静 , 周 末 热 闹 】

如今的小镇,周日和周末、白天与晚上都有截然不同的风景。

平日的小镇依然洋溢着朴实恬静的生活步调,各族老人坐在老街骑楼喝茶聊天,偶尔有巴士经过在老街停下,马来学生从巴士跳下来,走路到右手港口乘搭舢板船到对面港去。河边有几只大白鹅,不追人也不啄人,任何时候来都看见它们悠哉的漫步或戏水。

周末的白天,来自古晋的游客蜂拥而至,汽车挤满了老街的单行道、停车场;到了晚上,老街上的红色灯笼亮起来,魔术般变成了闻名遐迩的古早味夜市。

客家菜粿、老婆饼、豆板、菜糕、干捞面、肉丸、益母草酒鸡(Kacangma)、炸米线、豆壳饭、五香卷、卤鸭、木薯叶、竹筒鸡(Ayam pansuh)、马来糕、西式糕点,这里生活着华人、马来人和原住民,因此在老街可以吃到各族的美食。
 

对岸的马来村子依然以舢板船过河,在新尧湾搭巴士或校车去上学。

 

 


 

新 尧 湾 名 字 的 由 来

石隆门县新尧湾有一段沧桑又珍贵的历史。

1840年,新尧湾原本是马来人聚落,不幸此地位于战祸中心,饱受战火摧残。白人拉者第一场战火结束,马来人四处逃散之后,第一批华人来到此地建立部落,当时成了繁荣的村镇。

1857年,石隆门华人矿工组成的十二公司,为了反抗白人拉者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的压迫,在帽山誓师起义,沿河而下,攻打古晋的拉者王宫。

在短暂占领古晋市及与各族领袖会商和平之后,回程中遭到拉者军队的追击。当时华工义军就在左手港(Lidah Tanah)与友兰肚(Jalan Jugan)设防,双方血战,华工领袖王甲与刘善邦先后阵亡。

义军被歼灭后,拉者军队仍进攻帽山总部赶尽杀绝,连妇孺也不能幸免。

这就是砂州历史上著名的“石隆门华工事件”。据说当时华工尸体遍野以致发出臭味,当地马来人称那个地方为“Bau”(味道),也就是今天“石隆门”的马来名。而石隆门与新尧湾共享同一条河,惨遭屠杀的华工甚多、血流成河,流溢至新尧湾一带,当地原住民觉得臭味难闻,指它是“Sinyaman”。Si是“不”的意思,而Nyaman则指“香”的意思,华人因而取译音,称这地方为新尧湾(Siniawan)。

无论如何,有村民指出这项传闻没有根据,时间点也不对。根据白人拉者的王朝秘书史宾瑟.圣约翰的文字记录,他于1851早已称当地为新尧湾,而华工事件则发生在6年后,即1857年。

新尧湾经常发生水灾,豪雨造成闪电水灾,让老镇变成一片汪洋,其中1963年、2003和2004年发生的大水灾,是村民的梦魇。

周刊专题:
【百年老镇·新尧湾蜕变重生】

【游子回乡创业·家乡风景永远最美】

【用创意活化老镇·一起来当牛仔!】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