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敏·党员给阿末扎希的2次沉默

2018-10-05 09:23

庄敏·党员给阿末扎希的2次沉默

有趣的是,与阿末扎希过去不属同个派系的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第二天在大会结束前的致词,却叫党员不要再幻想巫统会接到“求婚”,痴等其他政党与巫统组成联合政府,显然打脸阿末扎希给了党员假希望。

第4次采访巫统大会,这次的感觉当然非常不同,就连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在大会结束后对媒体开玩笑说,感谢你们还有勇气来采访反对党的代表大会。

广告

巫统当了61年的政府,一夜之间变成了反对党,要他们接受自己不再是执政党是非常艰难的过程,经过了5个月时间的沉淀与适应,也选出了新领导层,曾经夸下海口要执政1000年的巫统,得先熬过接下来没政权没资源也没钱的5年。

从巫统选出阿末扎希取代纳吉担任党主席开始,这个新领导层就犹如新瓶装旧酒,不会有什么值得期待的新思维或改革,阿末扎希担任巫统主席的首个政策演词,就已经大大声反对“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他领导下的巫统也会誓死捍卫宪法赋予的马来人特权。

就算阿末扎希呼吁党员要接受巫统已是反对党的事实及命运,但他转个头又给了党员希望,声称现在的政治局势存在着悬峙议会的可能性,希盟政府赢得议席不占绝大多数,新政府随时都有可能倒台,随时都会变天,巫统就可以重新做回政府,不必等5年这么久。

有趣的是,与阿末扎希过去不属同个派系的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第二天在大会结束前的致词,却叫党员不要再幻想巫统会接到“求婚”,痴等其他政党与巫统组成联合政府,显然打脸阿末扎希给了党员假希望。

莫哈末哈山还说,就算有政党送上“聘礼”让巫统有机会进入政府,巫统也必须深思熟虑。

他点出了阿末扎希目前最严重的问题及盲点,就是每天痴心妄想,急着要重新掌权做回政府,甚至可以低声下气要求与马哈迪、土团党合作,被拒绝后目标转向安华。

广告

阿末扎希认为只有让巫统回到当执政党的好景他才能名留青史,但他在巫统陷入谷底的时刻接下领导重任,就已经注定不能成为收成丰硕果实的农夫,目前没有迹象显示新政府会在5年任期届满前垮台,第一次成为反对党的巫统目前也没有筹码可拉倒新政府。

现在的巫统需要的是改革、是洗心革面、是反省还有承认错误,但巫统旧思维根深蒂固的阿末扎希从宣布巫伊合作开始,就只会让巫统更加种族主义,他坚持巫统没做错,只是受社交媒体上的印象战所害才会输。

每年的巫统大会,台下的基层都会在主席致词时不断拍手及喝彩,士气高昂;随着巫统成为反对党,今年的气氛较为平淡,而原本应该给予党员方向的阿末扎希,除了批评退党人士及党要向他们索赔受到欢迎外,讲词其实没有完全引起基层的共鸣。

至少有两个沉默瞬间,显示基层对阿末扎希的不认同。第一,他呼吁党员尊重过去领导党的领袖,明显指的是坐在台下的前首相兼前党主席纳吉;第二,他暗示前巫青团长凯里,不要针对党事务及课题公开发表意见,并将公开批评党的人士形容为“背叛者”,因为他们让政敌趁着巫统党内的争执坐收渔翁之利。

广告

不过,现场党员几乎没什么反应,直播画面上只看到几个人拍手,场内几乎一片沉默。

这是否意味着党内有不少人其实认同凯里对党的劝告?认为巫统应该与纳吉切割?这次的巫统大会更是以阿末扎希宣布,巫统要与希盟执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的计划告吹,作为“不漂亮”的结束。

很多人说巫统依然没有改变,但我认为,巫统不是不变,迟早也是得改变及改革,甚至署理主席如今也看起来与阿末扎希同床异梦,想法不同。

从这次的巫统大会看来,阿末扎希没有获得党内太大的认同,若他主导的巫伊合作没有成果,没有漂亮成绩单的他,将会是巫统最不辉煌的党主席。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