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振威·顺流逆流

2018-10-09 09:06

黄振威·顺流逆流

如果领导者无法表现,就建立一个优秀的智囊团,为国阵领导人撰写好的文章、甚至是拿出政策,使党再次受到良好关注。相较于其他成员的,巫统仍能够留住一些非常优秀的青年领袖,这些新面孔肯定是最重要的。

如果有一件巫统领导人必需接受的事,那就是他们已经成为反对党。

广告

因此,应该视之为上苍的旨意,并开始扮演反对党的角色和思维。

对于已经掌舵60年的巫统而言,这可能很难,因为该党已经习惯享有权力。

突然间,开路的车队消失,不再受邀出席活动,电话无法拨通,西装也收在衣橱里。

巫统领导人应该停止考虑进行“交易”,因为这些可疑的交易,正是让党陷入困境的原因。

一些巫统领导人似乎无法接受“失去权力”的事实,他们需要掌权——即使是扮演老二,甚至是第三或第四位的角色也无妨;但遗憾的是,希盟并不需要巫统。

巫统需要停止利用马哈迪依靠巫统来阻止安华的宣传,这样的宣传听起来很不错,但巫统议员可能会因此陷入夸大的自我良好感觉。

广告

创建台湾的国民党,担任了几十年的执政党,并且拥有庞大的资产,如今也扮演着反对党的角色;和巫统一样,国民党也卷入了贪腐的问题。

国民党在1949年从中国逃到台湾时,卷走了大量黄金、债券和古董,成了该党的主要资产;此外,该党还继承了日本在统治台湾50年期间留下的资产。

然而,国民党的党产如今却遭到冻结,而陷入资金不足的困境,不得不将党内的职员从800人缩减至不到400人。

这情况听起来很熟悉,不是吗?

广告

还有成立于1885年的印度国大党,曾经统治了印度60年,如今也是成了反对党。

在英国,保守党和工党轮番被选为政府,而失败者也愿意接受人民的判决。

因此,当巫统领导人爬向马哈迪寻求建议,试图让巫统继续苟延,是令人反感的;不仅如此,巫统还使用其惯用的种族和宗教手段——即捍卫马来人和穆斯林的权益,作为组建联合政府的理由。

吉兰丹和登嘉楼的巫统领导人,还被要求与创党以来就一直和巫统进行对抗的伊党合作,也是不可理喻的。巫统还试图说服国阵成员党,与伊党仅是互相达成谅解。

巫统和伊党理应不同,巫统的马来人和穆斯林应该的中庸和包容性的,并且与马华、国大党共享权利;国阵的成员党似乎还不了解发生什么事情,因为就连巫统党员也对巫统和伊党的协议毫无头绪。

伊党已经在两个州属执政,为什么还要和巫统共享权利?

伊党再次公开进行鞭刑,并且要求男女在公共场合分开坐,使得这两个州属看起来像一些极端主义的中东国家。

伊党将性开放、享乐主义,LGBT等一切视为犯罪。如今,他们甚至发明了一个新名词——“超自由主义”。

当伊党主席质疑安华出现其他宗教活动时,非穆斯林为何不能对伊党表达不满?

如果巫统选择与伊党这样的政党合作,预示着巫统正走向滑坡;如果巫统纯粹为了争取马来选票,就不能与伊党相同。

巫统只是遭受了一次失败,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

巫统若想要恢复,就必须先做出改革;尽管巫统拥有缺陷,但仍未完全遭到唾弃。

选民仍在观察希盟政府,毕竟他们已经给了国阵60年的机会,结果却是导致国阵变得傲慢和腐败。

选民是顾客,但巫统似乎已经忘了这一点,反而期望顾客感激他们,这是极具讽刺的。

人民希望看到巫统领导人放下身段,承认过去的错误和极端行为,并且了解人民的需求,成为地位平等的马来西亚人。

巫统领导人迷恋于头衔,他们甚至在名字里加入父亲的头衔;如果不相信,可以查看大多数巫统党员的身份证。

现在的内阁部长没有花哨的头衔,令人耳目一新。

巫统并没有失去一切,它还有49名国会议员,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巫统必须成为一个可以再次被信赖的反对党;然而,巫统似乎还没得到教训。

如果领导者无法表现,就建立一个优秀的智囊团,为国阵领导人撰写好的文章、甚至是拿出政策,使党再次受到良好关注。

相较于其他成员的,巫统仍能够留住一些非常优秀的青年领袖,这些新面孔肯定是最重要的。

如果巫统领导人继续按照自己的方式行驶,势必走向消亡;如果他们还在寻找协议,距离灭亡又靠近了一大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