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有功,戏亦有益 ‧ 电竞黄金时代降临

2018-10-11 12:53

勤有功,戏亦有益 ‧ 电竞黄金时代降临

电竞发展推至高点的莫过于《刀塔2》(Dota2)这款游戏,亦为我国造就了不少响当当的国际电竞选手名字。
网络游戏《魔兽争霸》也搬上大银幕,让更多人认识这套游戏。(截图自电影预告片)

谁也没想过,有朝一日电子游戏成为全球最夯的经济市场,孕育了一个全新的游戏产业链。每个国家电子游戏发展史起跑点不同,进入千禧年前后可说是促使电子游戏蓬勃发展的时期,耳熟能详的《终极动员令:红色警戒》、《绝地风暴》、《星海争霸》游戏是必玩不可。这类型的即时战略性游戏(RTS),无形中也影响了电子游戏竞技(eSports,简称电竞)后期发展。

广告

进入线上游戏时代,我国网速与电脑装备素质大幅提高后,各类电竞比赛不断涌现,电竞队伍数量也随即增加。惟将电竞发展推至高点的莫过于《刀塔2》(Dota2)这款游戏,亦为我国造就了不少响当当的国际电竞选手名字。

正当众人还在讨论电竞是否被称为运动时,2018年印尼雅加达巨港亚运会上已率先出现电竞运动选手的身影。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印尼亚运会筹备委员会及亚洲电竞协会今年8月联合承办了电竞表演项目,呈现6种电竞游戏,如《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实况足球2018》(PES 2018)、《王者荣耀》(Arena of Valor,欧美版)、《星海争霸II》(Star CraftII)、《炉石战记》(Hearth stone)和《皇室战争》(Clash Royale)。电竞还会登上2022年中国杭州亚运会舞台,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虽然入主亚运会,这无法作为电竞成为奥运项目的判断基准。印尼亚运会结束后,国际奥委员主席巴哈(Thomas Bach)公开表态,不允许含杀戮暴力元素的游戏成为奥运项目,因违背了奥运会精神和价值。若以上述6种电竞游戏为例,恐怕只有《实况足球2018》方可安全过关。正当2020年东京奥运会准备在即,日本电竞协会早在5月份就提出申请,将电竞列入奥运项目,然而日本奥委员(JOC)因电竞违背传统体育价值观拒绝其申请。除了有违传统体育精神,也有分析称,日本电竞选手擅长格斗类游戏,若成为奥运项目,在其他种类的游戏恐怕无法占太多优势。

近年来,我国各州属举办很多电竞赛事,柔佛州电竞协会在今年4月就举行了首届居銮县Dota2电竞锦标赛,吸引很多年轻人前来参赛。

 

电 竞 的 经 济 效 益

作为新型的体育竞技项目,这个争议尚未有答案,电竞领域却已衍生一条庞大的产业链,堪比职业运动产业经济的规模。

广告

普遍上电竞游戏类别可分成好几类——即时战略、角色扮演、第一人称射击(FPS)、运动类、格斗等等。比较为人知的电竞游戏有《刀塔2》(Dota2)、《英雄联盟》、《反恐精英:全球攻势》(CS:GO)、《绝地求生》(PUBG)等。

Dota2最受我国大多数电竞玩家喜爱,它是由美国游戏公司Valve所开发,从《魔兽争霸III》所延伸发展出来的在线战斗竞技游戏(MOBA)。还有另一个英文词汇必须知道,那就是“TI”,The International的简称,中文译名为Dota2国际邀请赛。

比赛主办方正是Valve,是一个含金量特别高的国际比赛,每一届奖金数额都会让所有人哗然。2011年TI1在德国科隆首次举行,总奖金就标上了160万美元,破了全世界各大电竞赛事的奖金记录,也急速吸纳大量人气和关注。直至2013年,Valve游戏公司转换形式,新增“众筹”奖金方式,即官方推出“互动指南”虚拟道具,销售该道具收入的25%将直接添加到总奖金里面,无形中让奖金数字冲破千万大关。刚在今年8月份加拿大温哥华落幕的TI8就创下最高奖金记录,超过2553万美元,在线观看人数从去年1093万激增至1496万人。

可想而知,这批电竞选手、粉丝、玩家成了一股庞大的消费能力,电竞的吸金力引起很多商家企业参与其中,创建更多商业价值和品牌效应。亚航今年1月宣布赞助Dota2电竞团队Mineski、法国足球豪门圣日耳曼4月份与享誉国际的LGD俱乐部合作,打造PSG.LGD电竞队伍。就连肯德基也涉入电竞圈,赞助中国RNG《英雄联盟》电竞队。

广告

远在中国,当地的电竞文化产业早已蓬勃发展,腾讯可说是电竞领域的推动者,赞助和举行各大比赛之余,甚至提出电竞黄金5年计划,扩大产业规模。有专家预计,2020年电竞产业的全球收入将达到10亿英镑(约54亿令吉)以上。根据荷兰市场研究机构Newzoo的报告显示,全球电竞观众预计在2020年将达将近6亿人。

今年7月,韩国电竞队伍Griffin在韩国首尔的《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简称LOL)赛事中丝毫不敢松懈下来。韩国可说是电竞王国,由于政府给予支持,营造了成熟的电竞产业生态。(法新社)

 

社 媒 推 动 大 马 电 竞 发 展

1997年,美国最早出现了电竞职业比赛联盟(CPL),可说是电竞比赛起始点。同年在亚太地区,韩国因经济风暴而转向发展科技、影视或娱乐等领域,往后在韩国政府倡导下,电竞产业迅速发展,甚至出现电竞电视台、正规比赛和电竞协会(Ke SPA)。

“在社交网络还没发达之前,我们得通过传统媒体管道取得电竞活动消息。一旦传统媒体不报道,我们就无从得知这些消息。近几年,社交媒体就改变了大马电竞生态,用户自行创建粉丝专页,报道本地或海外的电竞比赛活动,吸引大批玩家追踪,大马电竞文化此时才算正式发展起来。”长期在电竞圈子耕耘的张家豪目前也经营电竞脸书专页,本身经常报道各大小电竞赛事。

十多年前已有本地队伍去外国比赛,只不过没有成为媒体的焦点,“毕竟还是MSN的年代,大家还在玩Friendster和部落格,不像现在社媒这么方便,可以随意发状态。”本身也是大马电竞队伍Dota Hero负责人的他声称,第一届TI诞生可说是影响我国电竞发展最深的事迹。由于奖金太过丰厚,激起很多玩家心中那团火,“仿佛觉得可以靠这行维生。”我国在2011年有派队参与TI1,但成绩不理想,无法引起回响。直到2013年,大马Orange Esports在TI3拿下季军,成功泛起涟漪。当时领军人物就是Mushi蔡宜风,如今已是一名风云人物。隔年的TI4,大马队伍再次突破难关,由Fnatic挺进半决赛,不过最终输给南美洲的Digital Chaos,排在第四名。在媒体报道之下,大马队伍的成绩在电竞圈掀起了一股风潮,也证明我国具有与国际电竞战队一较高低的实力。

目前效力韩国顶尖电竞战队SK Telecom T1的李相赫(游戏ID:Faker)才22岁,已经是非常出色的《英雄联盟》职业电竞选手,估计年薪达到至少30亿韩元(约1056万令吉)。(法新社)

 

政 府 鼎 力 支 持 电 竞 赛 事

在TI比赛以前,2000年曾有一个大型的世界电竞大赛,称为WCG(World Cyber Games)。

这个比赛曾被喻为“电竞界的奥运”,然而却在2014年停办。如今电竞再次被热捧,成为各国“新兴行业”,WCG也将会在明年重出江湖。

WCG停办那一年,雪州政府恰好开始注重电竞活动,承办了首届雪兰莪电竞比赛(SCG),当时累积奖金达3万令吉。如今,这已变成雪州政府的年度活动,今年10月27日也将举行最新一轮的比赛,奖金累积高达25万令吉。

平心而论,这一切是得归功于大马队伍在国外亮丽的成绩,令我国政府愿意投入电竞发展。随着雪州政府脚步,2015年我国青体部正式举办第一届大马电竞比赛(MCG)。

同年,马来西亚电竞协会(ESM)也宣告成立,协助推动和监管电竞活动。延续至今,今年的MCG就成功吸引了2062名参赛者,可见热潮甚盛。即将来临的11月份,隆市还会迎来超大型的Dota2电竞比赛——KL Major。

8月份在加拿大温哥华落幕的TI8就创下最高奖金记录,超过2553万美元(约1亿583万令吉)。
欧洲电竞强队OG在TI8以3:2战胜中国PSG.LGD战队,夺得总冠军,抱走千多万美元的奖金。

 

网 吧 是 幕 后 推 手 之 一

电竞生态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十多年前电脑网吧(或称网络咖啡厅)兴盛时期,可说是电竞文化幕后推手之一。张家豪指出,当年很多线上游戏冒起,由于家用电脑配备和网速比不上网吧,很多人会长时间泡网吧。那个年代最夯的游戏就是《反恐精英》和《刀塔》。

遇到比赛时,网吧是最舍得赞助电竞队伍,比如提供网吧电脑和网络练习,然后要求选手穿着网吧制服比赛。由于电竞风气和生态仍未成熟,张家豪坦言,那个时期的选手缺乏福利保障和待遇,不如现在优渥,津贴非常微薄。比方说一个队伍每月只有1000令吉津贴,还得平分给5个人。同时,各种比赛奖金数额天差地远,冠军有可能是1000令吉或数百令吉,倘若地点在外州,还得倒贴汽油费。“那时候的选手很困苦,可是你还是会去打比赛,因为你想赢。”

有鉴于越来越多人认同电竞文化,同时我国电竞团队在各大赛事有杰出表现,许多想在电竞市场分一杯羹的企业外资也选择在我国落脚,设立电竞网吧、电竞馆或电竞体验中心(eSportshub),进一步扩展了电竞产业规模。

张家豪说,每个国家和地区所流行的电竞游戏不同,新加坡、越南、台湾、香港、韩国是热捧《英雄联盟》;大马、菲律宾、俄罗斯则是《刀塔2》。

 

张家豪说,在2017年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马来西亚决赛,自身率领的Dota Hero战队差一点出线,可惜最后饮恨,无缘代表我国出赛。

 

相关内容

勤有功,戏亦有益 ‧ 电竞黄金时代降临

运动X商业 ‧ 电竞生态圈需健康发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