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X商业 ‧ 电竞生态圈需健康发展

2018-10-11 12:53

运动X商业 ‧ 电竞生态圈需健康发展

目前,我国电竞生态圈还在发展中,仍需在商业与专业运动两者取得平衡。
Battle Arena每隔一段时间会举办电竞训练课程(boot camp),针对特定游戏,加强玩家的技能和策略。(图:取自Battle Arena官方脸书)

电竞游戏与职业生涯看似毫无关联,如果引用老祖宗一句话,“业精于勤,荒于嬉。”恐怕很多电竞职业选手会被批得很惨。然而科技时代创造了这门新兴行业,放眼电竞界赛事,选手人数可说前仆后继,投入这个领域。没有热爱,难以为续,选手可一夜暴富,但不能没有职业生涯规划。

广告

目前,我国电竞生态圈还在发展中,仍需在商业与专业运动两者取得平衡。

当电竞游戏变成一个高发展潜能的职业时,想要踏入这个行业的年轻玩家要做好什么准备?“我国职业电竞选手薪水还没到传统运动员这么高,但是对于普通上班族而言,还蛮有吸引力。”张家豪称,国外知名的电竞选手,每月薪金可达七八千美金,甚至上万。年轻人会将满腔情怀与青春寄托在电竞上面,这是一道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因为风光背后是需要无数代价。“好比每个人都打羽球,但未必每个人都能达到李宗伟的收入。”

电竞选手的巅峰时期很短,面临反应速度下滑后,选手要懂得用经验弥补这个缺口。张家豪说,很多时候国内电竞队伍无法固定下来,比赛结束后就有队伍拆伙或被挖角,这对电竞生态圈而言并不健康。

过往Dota2国际邀请赛(The International,简称TI)一结束,整个电竞圈仿佛放假,接着进入“转会期”,做法犹如国际职业足球联赛,让电竞俱乐部可以收购或释放选手。他记得中国战队曾以百万人民币签下电竞选手,是一笔非常丰厚的交易。

“TI结束后,很多人自动约满,可以自由转会。”一些名次越高的队伍,不轻易拆伙。

相反,国外很多队伍看重我国选手,而高薪聘请过档。

广告

如果一心想要投入电竞这门行业,必须清楚了解电竞这条路未来的发展和趋势。

 

电 竞 经 理 的 重 要

新队伍初期一定是相互磨合,容易产生火药味。沉浸在电竞业多年的张家豪看过很多队伍解散,最大原因是缺乏调解人或队伍经理。

广告

“在解散和重组过程中,没有固定队伍又如何长远奋斗和培养默契?”

国内顶尖队伍不乏赞助商,但新选手或二三线队伍缺乏资源,由于没有薪水,很多好手会不断换队伍,寻找合适的拍档。张家豪有幸获得一笔赞助费,承办了一场电竞赛事,接着领养冠军队伍,命名为“Dota Hero”。

很多队伍没想到经理的必要,觉得有诸多限制。他认为,经理角色反而能让选手专心练习,不用烦着张罗和处理行政工作。经理是局外人,也是扮演润滑剂角色,可以调解纠纷和出面向队员父母解释电竞这门行业。

日子久了,队员也会面临电竞与学业的抉择,有队员曾跟他说要辍学打全职赛。“我便说,进到国际大赛可以考虑休学,进不到就不用想。”张家豪认为,既然读着大学了,便不应该轻易放弃学位或文凭,即使往后电竞生涯不顺遂,至少还有文凭可找工作。

需 要 一 个 电 竞 政 策

访谈中,他强调我国需要一个健全电竞政策,中国有职业电竞联盟,韩国也有法律保障,确保选手有公平待遇。电竞涵盖太多层面,从赛事、培训选手、电竞教育、直播文化等,电竞未来是一门职业,但必须有“职业”的本质,包括医药保险、工伤保护、缴交税务等。

由于缺乏法律保护,一些选手月薪只有500至800令吉,这比我国最低薪金制1050令吉还低,年轻选手们却无法依法提告,只能必须保护自己,谨慎选择俱乐部和看清合约。说到合约,张家豪曾遇过一宗案件,某俱乐部只给选手月薪300令吉,比赛奖金全数归俱乐部。

由于选手年纪太小,没看清条例而签下了这份不平等合约。若要解约需赔偿,他得知以后,决定帮忙这位选手,最后才和平解决。

对他而言,条例不仅保障选手也保障俱乐部,不然签下了多位潜能的选手,悉心栽培然后却被其他俱乐部高薪挖角。反观我国马来西亚电竞协会(ESM)成立多年,仍需努力争取立法,设立电竞相关条例。

根据E-Sport Earnings电竞网页的数据显示,目前大马有428名电竞选手,通过电竞赛事所赢得的奖金数额超过711万美元(约2950万令吉)。(图:截自E-Sports Earnings电竞网页)

 

电 竞 馆 成 为 孵 化 器

国外电竞文化非常成熟,催生了多元化的产业,如电竞赛事、在线直播、明星品牌直至企业赞助等项目,打造了一个电竞生态圈,无形也塑造电竞经济现象。我国仍在发展当中,但目前已有多家电竞馆进驻,成为电竞选手修炼场,也是电竞生态圈的孵化平台。

八打灵再也电竞体验中心Battle Arena执行董事兼业务开发陈建宏说,当整个国家建立了成熟的电竞文化和生态圈,业者和电竞选手才能永续经营这个行业。

一般职业电竞选手黄金年龄介于16至30岁,有鉴于比赛奖金数额太过诱人,很多新生代一头栽下去,视电竞选手为终身职业,拼命耕耘达到该目标。然而竞技就会有高低之分,百万人当中要成为精英一点也不容易。“当越多人往这个方向,又没有亮眼成绩,慢慢会发现自己没有出路。投入得太多,到最后没有任何转接点。”陈建宏倾向塑造一个电竞系统,让选手们退役以后,没有后顾之忧,未来生活得以保障。过了巅峰,可能是走下坡的开始,因此投入这门行业之前,必须清楚了解电竞这条路的发展商机。

出路很广,可以是一个好选手,也能凭借经验成为解说员、教练或电竞教育者,即使成为一名电竞主播也是不错的选择。(图:星洲日报)

 

训 练 营 认 清 自 己 实 力

Battle Arena并非采取经营网吧的生意模式,而是一间多功能的电竞馆,筹办电竞赛事、直播TI8决赛、提供电竞游戏技术训练、教育课程等。高端电脑设备是基本之外,底楼有好几间电竞直播室、电竞比赛场地、私人练习空间等。目前,东南亚电竞市场中正高速发展,许多知名电脑品牌布局电竞市场,成立或赞助电竞队伍,加强与玩家的互动及提高品牌知名度。市场最需要多元人才,陈建宏也日子久了,队员也会面临电竞与学业的抉择,有队员曾跟他说要辍学打全职赛。“我便说,进到国际大赛可以考虑休学,进不到就不用想。”张家豪认为,既然读着大学了,便不应该轻易放弃学位或文凭,即使往后电竞生涯不顺遂,至少还有文凭可找工作。

需要一个电竞政策访谈中,他强调我国需要一个健全电竞政策,中国有职业电竞联盟,韩国也有法律保障,确保选手有公平待遇。电竞涵盖太多层面,从赛事、培训选手、电竞教育、直播文化等,电竞未来是一门职业,但必须有“职业”的本质,包括医药保险、工伤保护、缴交税务等。

由于缺乏法律保护,一些选手月薪只有500至800令吉,这比我国最低薪金制1050令吉还低,年轻选手们却无法依法提告,只能必须保护自己,谨慎选择俱乐部和看清合约。说到合约,张家豪曾遇过一宗案件,某俱乐部只给选手月薪300令吉,比赛奖金全数归俱乐部。

由于选手年纪太小,没看清条例而签下了这份不平等合约。若要解约需赔偿,他得知以后,决定帮忙这位选手,最后才和平解决。

对他而言,条例不仅保障选手也保障俱乐部,不然签下了多位潜能的选手,悉心栽培然后却被其他俱乐部高薪挖角。反观我国马来西亚电竞协会(ESM)成立多年,仍需努力争取立法,设立电竞相关条例。

看准这个商机,物色不同的人才去推动这个电竞生态圈。

“外界趋势还是以教导游戏技巧为主,”他坦言,该电竞馆更趋向教育类型,好比栽培电竞赛事主持人,或凭着自身经验成为一名杰出的解说员。每个会员和玩家都有机会去认真观察自己的实力。当选手摸索前进时,也要适当规划自己的后路。“我们的Boot Camp不一定是教你如何玩游戏,反而是教导做直播技巧,我们有很多间直播室,并鼓励年轻人前来做直播,做好直播还能转化成固定收入。”

Battle Arena旗下有《刀塔2》、《Fornite》和《绝地求生》的选手,然而比赛时,旗下的《刀塔2》队伍与国际水准的队伍差距太大,他们决心解散队伍,然后从基本开始。与其邀请国际选手或签下国外高端队伍,Battle Arena主力栽培本土选手,为会员提供培训课程,然后从中挑选最好的选手组队。他说,一个国际顶尖选手,月薪至少1万美金(约4.15万令吉),因此要赞助一支队伍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一支职业电竞队伍离不开教练、分析师、心理辅导、经理、选手,“现在我们在聘请一个研究数据的分析师。”谈到《绝地求生》的队伍,陈建宏提到了新兴的电竞职业——分析师,未来也会是一个高需求的职业,协助队伍分析战队的策略和进攻模式,然后找出有利于队伍的破解方法。

电竞是一个梦幻工作,现实生活是每天得练习超过10小时,没有“轻松”二字。实力才是履历,才有机会走上顶端。

 

澳洲的电竞产业生态不如中国或韩国那么庞大,但根据尼尔森运动和娱乐公司的数据显示,澳洲过去两年,粉丝群数目已经增加了一倍,大部份年龄介于18至34岁之间。(法新社)

 

相关内容

勤有功,戏亦有益 ‧ 电竞黄金时代降临

运动X商业 ‧ 电竞生态圈需健康发展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