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豪 ·美国中期选举的政治影响

2018-10-11 10:45

黄子豪 ·美国中期选举的政治影响

而正是这种平衡的架构,以及两年就更变一次的国会党团议席版图,让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和议员,可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在政治上斗而不破,在特定议题上跨党派合作也很常见。但几年来,尤其特朗普上台后,这种政治风格日渐消散。这是广大的美国民众必须警惕的。

美国大大小小选举多不胜数。在总统4年任期中间举行的国会参众两院改选,被统称为中期选举。中期选举改选所有众议院议席,以及100席当中三分之一的参议院议席。所以,这么一场选举下来,影响深远。

广告

美国奉行近乎绝对的三权分立。任何的法案只能由国会议员发起,作为行政首脑的总统甚至只能“呼吁”,而不能“强迫”国会议员发起某法案来配合总统的竞选宣言和施政纲领。所以,每年1月,总统就会到国会向两院议员发表国情咨文,提出接下来一年的政策纲领和任务,以让议员准备相关法案的工作,也算是提前打个招呼和试水温。

根据美国宪法,任何法案都必须经过三方──参议院,众议院和总统的批准方能生效。至于参议院本身更掌控了行政机关人事任命权中的审批权,包括各部部长、联邦法院法官、驻外大使等都必须经过参议院相关委员会的听证,然后提交全院投票通过。总统在这方面,只有提名权。一旦参议院改选后不再由共和党执政,可以想像特朗普接下来的人事任命,将受到诸多阻扰。首先,他不能再随心所欲的解除任何部长的职务,因为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肯定会对提名程序诸多拖延。

此外,如果参众两院都落入民主党手中,那么之前被废除的奥巴马政策,很可能会被重新带回日程。

当然,作为行政首脑的总统,也有宪法赋予的反击手段。就人事任命事项,总统可以在国会休会期间以“休会任命”的方式绕过参议院的审批权。但这个任命有很大局限性,一旦国会复会,参议院可以再次通过议案推翻总统的休会任命。至于法案方面,总统可以行使否决权,否决国会参众两院通过的议案,以此迫使国会两院对法案做出合理的修改。不过,这种否决权还是有其限制性。一旦国会两院以三分之二大多数票再次通过相关法案,那么法案就会自动生效。

当以上的立法、行政手段已经尽数用完,那么权力博弈中依然处于下风的一方,是否已经无计可施了呢?

答案是不。因为还有三权分立中的司法权可以派上用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是美国最高司法机关,拥有诠释宪法的完整、根本权力。

广告

根据维基百科,以宪法的篇幅来说,印度宪法是世界所有主权国家中,篇幅最长的成文宪法,共有444条,分为22章,12份附表及118个修正案,若翻译为英语有11万7369字。

至于幅员辽阔,政治制度高度复杂和多元的美国,其宪法却是篇幅最短的成文宪法,只有7条,27个修正案,合计4400字。这么一来,就留下了巨大的空间让最高法院来诠释当中没有清楚说明的法律事项和权力结构。如果我们再算上最高法院法官的终身制,那么无疑,这9名大法官,在政治上拥有无可比拟的影响力,比之总统和国会议员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9个名额法官当中如果有任何空缺,一样必须经过总统提名然后经参议院批准。这就形成一个三权互相制衡却又挂钩的政治结构。

而正是这种平衡的架构,以及两年就更变一次的国会党团议席版图,让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和议员,可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在政治上斗而不破,在特定议题上跨党派合作也很常见。但几年来,尤其特朗普上台后,这种政治风格日渐消散。这是广大的美国民众必须警惕的。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