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照 ·不断贬值的老师、教授

2018-10-11 11:04

杨照 ·不断贬值的老师、教授

满街都是老师、满街都是教授,结果给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最明显最清楚的影响,是老师、教授角色的普遍贬值。老师、教授不稀奇,而且做老师、做教授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人多了、组成复杂了,整体行业形象必定下降。

相较于老师的角色与功能在台湾不断的缩小,我们却同时存在着一个历史上空前庞大的教师专业队伍。现在的小孩在学校的时间愈拉愈长,3岁、4岁就开始上幼儿园,经过小学、国中、高中、大学,大部份都要至少在学校里待16到18年,还有很高的比例继续念研究所,一直到25、6岁才真正离开学校。

广告

那么多的各级学校,也就意谓着需要那么多的老师。尤其是大幅扩张之后的大学,必定连带产生了众多的各级教授们。过去20多年来,虽然出生率持续下降,但任何时候具备学生身份的人占人口比例却还在上升;更明显的,是这个社会中具备教师专业身份的人,任职于教育机构中的人,占人口比例高到空前的地步。

夸张一点说,满街都是老师啊,甚至是满街都是教授啊!别忘了,除了现任的老师和教授之外,还有许多努力想要挤进学校里去教书的流浪教师与兼课教授,也有许多从老师或教授工作退休下来的人。

满街都是老师、满街都是教授,结果给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最明显最清楚的影响,是老师、教授角色的普遍贬值。老师、教授不稀奇,而且做老师、做教授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人多了、组成复杂了,整体行业形象必定下降。

恶化老师、教授贬值状况的,还有网路普及带来的资讯开放,使得原本老师、教授掌握知识的性质也被改变了,在知识的取得上,老师和学生间的差距缩小了,老师知道的、想要教给学生的,现在学生认为自己也可以很容易在网路上找得到。

和网路相关的另一种现象,是社会上的新兴事物快速出现、快速变化、快速流动,对于潮起潮落永不止歇的流行,年少年轻的学生显然比年长的老师、教授更能够吸收进入状况,于是就出现了逆转,在学生生活中许多重要的部份,他们比老师还懂还了解。

不能忽略是另一股恶化老师、教授贬值状况的力量,那就是20多年来,高等教育政策实质阻止老师、教授和现实社会互动、交流。

广告

从政策及资源分配上有效地将大学教授的工作,首先定位为生产论文与研究报告。写论文才有点数,做研究才能申请各种经费,当然就鼓励、甚至强制教授们要努力做研究、写论文了。

论文、研究报告形成了一套封闭结构,论文是写给其他需要写论文的人看的,研究是为了要交出给审核委员看的报告……离开了学院研究小圈圈,这些东西都没有意义,没有人看,也没有任何社会影响力。

更糟的,写论文有点数可以升等、做研究有额外的经费收入,教学呢?都没有!教书教得再认真不会得到点数,收入不会增加,甚至完全无助于升等。那不是傻瓜才将精神心力放在教学生上吗?真是如此,所以许多大学系所就根本将教学工作堆给领每小时7、800块薪水的兼任老师去承担。

教学、和学生互动变成了次等、廉价的劳动工作,这种价值组构起的大学校园里,教授怎么可能对学生产生深刻影响,学生又能多尊重教授、多需要教授呢?

广告

台湾成功打造出一个高度浪费、荒谬不合理的教育体制,这么明显这么严重的大缺憾,为什么政府上上下下,包括教育部可以不关心、可以假装视若无睹呢?是因为问题已经大到谁都不愿不敢去碰,只能尽量逃避了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