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士胡先·公私伙伴关系的中间、和解和明智之路

2018-10-12 09:44

莱士胡先·公私伙伴关系的中间、和解和明智之路

回头并不是让步,正如敦马不止一次这么做;例如他放弃了出任他所属意的教育部长一职,以及暂缓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议(CPTPP)。MMC-金务大可以与希盟新政府重新回到谈判桌,并在有朝一日与他们一起前行。

在任何冲突中,没有人会获胜,尤其是贸易冲突。丢掉生意是最失败的事。可能是永远失去。选择一条中间和明智的道路才是抵消当下任何激烈争吵的正确决定。

广告

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潘俭伟在10月9日发表了一篇公开信暗示,MMC机构与金务大联营公司“企图厚颜无耻的”挑战财政部。

在24小时内,MMC-金务大作出回应说,他们“希望回到谈判桌上”。

由于首相敦马哈迪已经答应检讨这个问题,特别是涉及“2万”工人的饭碗,如今问题都掌握在他和其内阁成员手中。

但是,MMC-金务大应该知道,面对财政部时采取极端的方式存在很大风险。

首先,敦马和希盟内阁已经决定要减少大马国债;理想的情况下,从国内生产总值的82%到37-35%左右。虽然不是定局,但是,它是敦马在2003年10月退休时设下的黄金标准。

自2003年的设下最高水准以来,让敦阿都拉和在2004年至2018年掌权的纳吉相对轻松,尽管大马政府仍然背负巨大的财务成本,即使敦马交棒给安华——这是一个国家利益的问题——两位首相和其内阁都必须“精打细算”。财政部已经开始在认真削减成本。

广告

MMC-金务大似乎忘记了国家债务问题,这个问题影响着超过3200万人及未来几代人的命运,而其董事和员工似乎更在乎“2万人”失业的问题,即使MMC-金务大的地上工程合约并没有被取消。

然而,MMC-金务大的最新立场是与政府达到和解,但他们可以做得更好,如进一步强调他们协助政府克服国债的努力,因为这将影响超过3200万人及未来几代人的命运。

事实上,其董事和员工关注在“2万人失业”和“影响2万家庭”是不明智的,因为MMC-金务大的地面工程合约并未被取消。而整个MRT2计划也没有被终止。

既然MRT2的地面工程可以继续下去,因此也能够满足其员工和家庭的利益。

广告

其次,MMC-金务大是赛莫达和金务大各占一半的联营公司——后者是官有缘在70年代中期成立的——至今仍然是慷慨的慈善家。

如果他们之前合作良好,现在,也应该能与财政部合作,没有必要互相角力至撕破脸。

地面工程合约未终止“两位丹斯里”前后涉足工程计划时已经站在大马食物链的顶端,就因为他们愿意“聆听”大马政府并成立“精明伙伴关系”。因此,MMC-金务大的成果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因此,MMC-金务大的董事们,虽然他们的身份并未公开,他们应该要效仿两位丹斯里的创立原则和精神。

进一步降低MRT2计划的成本并不会导致全输的局面,这种举动通常显示一种善意,尤其是当政府在负债累累的情况下。正如全世界所知道的,以眼还眼,将会导致世界失明。

无论是财政部的决策者或者是MMC-金务大的董事们都不应该陷入类似的恶性循环中。正如丘吉尔所言:吵一架总比打一架好。通过要求财政部再次进行谈判,MMC-金务大似乎将这一建议铭记于心。

换句话说,不要违背现任和过去经营者的惯例。此外,与财政部正面交锋是不恰当的,不论首相是敦马或安华,他们都不喜欢羞辱长期合作的公私伙伴关系机构。

第三,根据马新社,如果MMC-金务大不能降低23%的成本,那么成本将超过569亿令吉,而招标的原订价格大约是230亿令吉,但对MRT2计划来说,与其重新进行国际招标不如进行更多研究以检讨价格克服僵局;官有缘也指出,重新招标对各方都制造了风险。

这将导致公司失去效率,成本膨胀,或者失去其实力。

不管什么原因,MMC-金务大如今采取“开放”的态度是好事,让独立工程公司对整个计划进行详细的研究。这也是财政部赞同的方式。

MMC-金务大拥有全断面隧道掘进机关键技术——这是大马政府赞赏和认同的——为何不采取明智和温和的方式,从财政部那里全身而退,反之亦然。

毕竟,以大马的地质和地理而言,半岛的东和西海岸是由蒂蒂旺沙中央山脉为分水岭,确实需要MMC-金务大和大马政府合作,而不是搞对抗。

当MMC-金务大能够以放眼未来,当出现新的国际招标工程时,即使是沙巴和砂拉越崎岖及险峻的地形,都可以是他们长远的目标和基础建设计划的落脚点。

回头并不是让步最后,MMC-金务大是一家上市公司。他们一开始通过社交媒体,甚至发起员工在change.org签名请愿,MMC-金务大的董事们已经跳过了正常程序;他们并未通知所有股东以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可以肯定的是,所有浪漫和婚姻关系都会瓦解。但大多数人不会这么做,他们知道如何做出抉择。

在艰难的时期,需要非凡的勇气,而不仅仅是解决方案。

回头并不是让步,正如敦马不止一次这么做;例如他放弃了出任他所属意的教育部长一职,以及暂缓批准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议(CPTPP)。MMC-金务大可以与希盟新政府重新回到谈判桌,并在有朝一日与他们一起前行。

拥有良好记录的上市公司在未来也会做的更好——尤其是在当希盟新政府将会在来临的11月2日提呈他们的第一份财政预算案以“拯救大马”。

更重要的是,MMC-金务大必须注意到,纳吉也加入了其发起的社交媒体运动。

通过支持他们,纳吉是在为MMC-金务大设下了一个陷阱,以破坏他们和新政府之间的关系。

这正是MMC-金务大最不应该做的事,因为这会让人作出有猫腻的联想。事实上,在前首相卸任的5个月内,他已经面临了35项刑事失信罪,因此MMC-金务大最好远离纳吉。甚至连巫统国会议员都开始远离他。

MMC-金务大绝不能被纳吉和巫统利用,尤其是当所有大马人,包括那“2万名员工”都明白窃贼统治的风险,从社交媒体的留言看来,许多人还是愿意为建立一个更好的大马做出更多努力。

解决方案?通过仲裁和企业外交,以智慧来解决,并与首相办公室、财政部、内阁,甚至是全大马人达成双赢的局面。削减成本。但不要与拥有强大公私伙伴关系和精明伙伴关系的政府断开联系。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