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天日的4幅字

2018-10-12 19:00

重见天日的4幅字

同事俊麟说,在副刊的资料库里看到这4幅字,应是我留下的,问我还用不用?

同事俊麟说,在副刊的资料库里看到这4幅字,应是我留下的,问我还用不用?

广告

啊!我近乎都忘了这4幅字,竟重新被翻出来!忙说:“用!当然用!”这4幅字,写得这么苍劲有力,含意也这么好。

是2013年那一届的大选前,我还当副刊主编时请黄金炳先生为副刊的一个专题题的字。

那届大选年,副刊策划了一个系列题目,好像是“人民痛恨贪污”(年代久远,印象快模糊),这系列完成后恰好是大选。有一期周刊正逢大选投票前夕,我便也趁机做了个题目“人民不要贪官!”,内容大约是列了贪官的恶行及中外历史上贪官们如何祸国殃民。

这内容很过瘾,我也特别起劲,还恭请书法家金炳先生为版面题几幅字作为总结。

要付梓印刷前,突然被召见──说这内容太明显的有所影射,而且大选投票在即,万一当时的政权得票不理想要找代罪羔羊泄愤,这样的内容就要使报馆背黑锅了。我无奈耸耸肩,并同意撤下这内容。当时只剩下6个小时报纸就要印刷── 仓促间要再换一个专题是手忙脚乱的事,但不换不行,因为事关报馆生存,且万一报馆被算账,也不是我小小副刊主编可以担当,为此也就不让上层主管为难了。

后来临时还是换了个专题。原本这个“人民不要贪官”的专题也延到大选一切尘埃落定后才见报,并改成“人民要清官”,也整理了中国历史3位清官和3位貪官,字里行间赞叹为官清廉的重要。虽然不失本意,但内容读起来就少掉辣味了,而4幅字也只獲准刊登2幅。

广告

之前向金炳先生邀字时说得风风火火,但专题出来却是平平淡淡,难以交待,后来还向金炳先生道歉后,这4幅一气呵成的字就一直被收住。

后来副刊主编易人,这字便也没有再提起。如今新政府上台──这4幅字不知怎的竟在档案资料库重新被发现。

新政府百日新政已过,有褒有贬,我重看这字和这话,觉得纵使摆在今天再见报也还是铿锵有力的。于是再带着和5年前同样兴奋的口吻联络金炳先生,问他我们让这4幅字一起重见天日,行不?金炳先生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我想,今天再请金炳先生用同样的字挥毫,经历过这5年,他的心境可能已大有不同,唯不变的应是他艺术家对时政的关心吧! )

广告

我负责副刊那几年在征求书法字做标题或做年刊封面时向金炳先生求过不少字,逐渐熟悉,知道先生是有风骨之人,他愿不愿意题字,自有主张,“金炳书法”,坊间难求。

今天这4幅字能一字排开重见天日,能让读者欣赏全貌,也算了我当年对他的一个承诺了。

书法家黄金炳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