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返的艰难与重启的对话.大马中文剧场书写的回顾与再问

2018-10-12 19:04

回返的艰难与重启的对话.大马中文剧场书写的回顾与再问

1994年11月20日,一场名为的“扎根与奠基”的研讨会在吉隆坡天后宫大礼堂举行。多位来自不同地区、文化背景领域的前辈齐聚一堂,全方位探讨大马华社表演艺术的生存困境与前景难题。议题从表演艺术专业化、艺术工作者的认同与发展定位、演艺活动文献的重要性到文化建设的前瞻等;可谓90年代以来华社表演艺术首次大型的讨论事件。2003年为配合国庆戏剧节的“剧场与生活之间的互动”系列论坛,从剧场书写、创作、营运及社会参与等面向切入热议。虽然现场对话的关怀面向一直多倾向于为华社的民族认同与表演艺术前景堪忧所扰,但举凡聚首议论始终都是思潮与时代的见证。

1994年11月20日,一场名为的“扎根与奠基”的研讨会在吉隆坡天后宫大礼堂举行。多位来自不同地区、文化背景领域的前辈齐聚一堂,全方位探讨大马华社表演艺术的生存困境与前景难题。议题从表演艺术专业化、艺术工作者的认同与发展定位、演艺活动文献的重要性到文化建设的前瞻等;可谓90年代以来华社表演艺术首次大型的讨论事件。2003年为配合国庆戏剧节的“剧场与生活之间的互动”系列论坛,从剧场书写、创作、营运及社会参与等面向切入热议。虽然现场对话的关怀面向一直多倾向于为华社的民族认同与表演艺术前景堪忧所扰,但举凡聚首议论始终都是思潮与时代的见证。

广告

除了实体活动的现场激荡以外,透过报章及刊物作为发声与对话平台,更得以彰显时代议题如何被报道、追踪,并且触及更多潜在的阅听受众。1996年4月,连续两天的《星洲日报》副刊专题邀集了老、中、青三代的戏剧工作者齐聚一堂〈共话马华剧场运动〉,提问传统话剧与现代小剧场如何碰撞、演制艰困等问题,是极为重要的一次汇集讨论。

2004年该报再次邀来不同世代的创作者叩问〈中文剧场走向哪里〉。隔年12月于总社礼堂举办“戏剧艺术大讲堂:从世界戏剧艺术的发展谈大马戏剧艺术的走向”的研讨活动,海内外讲者汇首长谈;从技术面、创作,以至于戏剧教育和业余剧团的营运等问题,都作出了发展趋势的评估与整合。

剧场评论与文字书写本身却总归是个长期难解被悬置的课题。直到2017年1月,戏剧联盟主办“给下一波剧评的备忘录”座谈会,邀请剧评人、创作者、文化评论人等多位人物聚首与谈,试图整理近年来剧评书写环境的形构与观点建立。

剧场书写的讨论长年受到漠视,无法单纯将理由简化就能论定,反倒是其背后一整个结构化的因素使然。上述可见多年来各种管道上的讨论以至于对话其实未曾缺席,“没人谈”显然也就是个假议题。“理论的匮乏”亦不尽然,《光明日报》在90年代中期也长期转载东西方戏剧理论文章,可见荒漠中仍然不乏许多精彩的“理论补习”。倘若回到教育机制,无论是学院抑或是民间机构的表演艺术学程、工作坊等,并没有纳入专门授予剧场书写的一环。

培养以书写为志业发展的人才

回看过去30年的剧场议题讨论与书写,从以前到现在都并非如想像中般贫瘠。甚至以90年代的所讨论的观念来看,对议题的敏感度及其前卫的发现都比我们想像中的来得更丰富。话虽如此却依然无可否认,对于这些过往的对话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引起效用;以至于长期呈现出预料之中的表述断裂现象。回返的艰难,一来是因为剧场史料的四散,二来也一直没有培养出能够以书写为志业发展的人才。

广告

对旧记忆回溯的同时,我们是否又能拉出新的提问?只要稍微观察其中,不难发现过往30年的讨论议题导向都普遍有着极高的同质性。各时代有各自面对的趋势问题,但那么多反复被提出却又悬而未解的困境底下,是否还能更进一步从多种面向来逐步厘清并作出更为宏观的脉络处理?

2018年“回返与重启”马来西亚百年中文戏剧论坛的催生,从戏剧教育、在地文化生产、研究书写与创作面向这4个议题出发,不外乎就是试图借由对话的开展,来观照过往历史并启发将来。该怎么在旧有问题的基础上去塑造新的议题,甚至扩大疑惑、从而找寻更有创造性的解围方式,而非陷入极为单向的祸因指控,而歼灭了许多潜在又可观的可能性。假设“回返”意味着重新掌握历史现场的勘查与测绘,那么“重启”则更是因着返回而重新思考其他潜力路径的一次契机吧。

“回返与重启”马来西亚百年中文戏剧论坛
2018年10月27、28日@10AM至5PM

主办:ASLI戏剧联盟
联办:马来亚大学中文系、新纪元大学学院戏剧与影像系
地点:马大文学院B讲堂(Dewan Kuliah B)
报名表格:https://goo.gl/forms/9c5a6dCbRDayobeg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