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杰·踩在尸体上谈理想

2018-10-13 09:29

许俊杰·踩在尸体上谈理想

废死,不是全民的意愿,你要怀疑我就敢敢去做个民调公投,问问受害者家属的意见,看看多少人愿意支持你。

1997年4月14日,台湾艺人白冰冰的女儿白晓燕在上学途中,被陈进兴、高天民、林春生绑架,勒索500万美元赎金。他们在绑架年仅17岁的白晓燕后,不仅强奸、凌辱、拷打肉票,复将她小指头砍下来寄给白冰冰。

广告

2周后,一具女尸飘浮在水沟里,肿胀得无法辨识,经法医检验证实是白晓燕,死因是以尼龙绳从正面勒到窒息断气,被发现时已死去至少10天,断指处用细铁丝紧捆止血,尸身布满紫青瘀伤,绑上6个大铁锤,头部与腹部遭受重击,导致肝脏破裂,遗体胸腹掏出500毫升内出血,下体也曾遭严重凌虐。

当年,检警都相劝白冰冰别进解剖室,她坚持撑到最后,甚至出庭旁听被告详细解说如何切断女儿的手指:“第一次要切断小指时,刀子太钝切不下去,就拿一块砖头往刀背敲下去,才应声而断……”

对任何人而言,这样的供词何等残酷,白冰冰每晚都哭,哭了12年,哭到绑匪伏法了,她只是感慨的说“无论是被害人或死刑犯家属,今天的心情都是最难过的,被害的一方,终于委屈得以昭雪,但是他们的亲人回不来了……”

那时,白冰冰日夜都能感受到女儿临死前承受的疼痛,她去问医师“手指被砍掉有多痛?”,医生不忍心看她遭受的心理折磨,对她据实相告:你把手指剁掉、缠上生锈铁丝放着十几天,那有多痛?

“他说的是实话,让我痛一辈子!

她(白晓燕)的死,我没有那么痛,而是她在痛的过程,我好痛……这个任何当妈妈的人都能体会。”

广告

请原谅我的文笔,无法,也不忍再详加描述白冰冰,以及成千上万因谋杀、虐杀、分尸、强奸复杀害等受害者,及其家属所承受的痛。21年来,她为女儿四下奔走,伸张正义,当台湾出现支持废除死刑的呼声与组织,她以受害者家属的身份,对这些“站着话说不腰疼”的假正义分子当头棒喝,从始至终都表达她坚决反对废死立场。

“为什么所有重刑犯人,明明就有法律判处极刑,却为了满足你的理想,要全体纳税人负担他在牢狱里的所有开销,包括受害人的父母所缴的税?为什么?为什么?”白冰冰强烈质疑,声声为什么,没有人可以回答。

这样的质问,也将会是你向执意废死后的新政府,发出的大哉问。废死,是大马社会不愿正视的话题,总认为“那是外国潮流时兴的事,只要我不是受害人或者家属,你爱怎样做都不关我事”,总认为死刑这回事确实有许多争议,但事不关己就不必操那个心,如今新政府表明将在国会下议院里提呈废死法案,按目前政局预测,这项法案将与其它法案一样,以大多数的“优势”获三读通过。那时牢里因杀人、贩毒、绑架、非法拥有军火、及向元首宣战的死刑囚犯都有望逃过一死。

那些因他们罪行而丧命的人,得不到应有的正义;他们伤心的家属,也将注定背负着不可原谅的伤痛。

广告

废死,在未做公投、未谘询民意、未听取受害者家属看法前,就被宣布将付诸行动,新政府不是应举办公投,由人民来决定是否废除死刑吗?如果说废死是世界趋势、是体现人道、是跟国际接轨,那我告诉你,就连美国也仍对罪大恶极者判施死刑,所谓的人道是对受害者家属做极不人道的伤害,所谓的接轨更是见鬼了。

如果说犯罪者已经忏悔了,有教化的可能,因此原谅了他的十恶不赦,那就请你把这些不该死的罪人带回家慢慢教化改造,为什么要尔等努力工作,按时缴足了税款的纳税人,为了你的理想而去奉养牢里大坏人的吃穿用度?谁愿意看到自己的纳税,变成囚犯每日吃穿用度、一日三餐定时奉上、生病了送医吃药、不仅生养死葬,节庆时节还要给他加菜的钱?

这是哪门子的慈悲,哪门子的公义?

废死,不是全民的意愿,你要怀疑我就敢敢去做个民调公投,问问受害者家属的意见,看看多少人愿意支持你。

废死,只是一小部份人的理想,但请不要踏在别人的血迹上、和那些满身伤痕的尸体上高谈你的理想,这是颠倒是非公义的想法,不能因为你掌权就可以任意妄为,因为一旦废死了,你在国际上只是赢得虚幻的掌声,人民却要为了满足你的虚荣而付出极大代价。

届时,杀了人不必偿命、绑架了坐坐牢就可以出狱、军火走私更猖狂、犯境国土大不了就坐个牢,就连贩毒也不会判死等诸多罪行成了惯例,社会上还有什么公义?该伏法的罪人有恃无恐,届时是不是又要用纳税人的钱去建更多监狱来“好好教化”他们?

你愿意把监狱盖在你家附近吗?

社会还是需要死刑的束缚才能有效维护治安,我们还没达到没有死刑的乌托邦国家高度,不想有死刑,就别作奸犯科;若是十恶不赦,又要如何赦免呢?政府该做的,是对受害者与其家属的保护,而不是一昧假正义伪慈悲的考量罪犯的人权就主张废死,唯有让罪犯伏法,才是还受害者公道与维护社会治安的唯一方法。

从日本,台湾,到马来西亚,乃至所有仍有死刑的国家与地区,死刑存在的意义不是报复手段,而是让犯人可以诚实面对自己所犯的恶行的唯一方式。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支持废死的人主张用爱、关怀、教育来防患于未然,这些同等重要,两者可以并存同时进行,但绝对不能凌驾于对施害者的公平审讯与惩处。

不杀,决不是慈悲,与宽恕跟原谅无关,而是纵容,这会制造更多受害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