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观点·废除死刑过于仓促

2018-10-15 07:31

星观点·废除死刑过于仓促

虽然没有很具体的科学数据证明死刑的阻吓作用有效降低了若干巴仙率的罪案,但只要有死刑的存在,它依然拥有最有效的示警作用。

周一复会的国会下议院会议有两大焦点,一是希盟政府迎接甫赢得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的拿督斯里安华的“王者归来”,另一是提呈废除强制死刑法案。

广告

大部份老百姓更关注的是废除死刑的消息来得突然,引起不少人的错愕,感觉上是一撮人的意见多于大部份人的民意,何以就草率提呈国会了,这是谁的意愿呢?

死刑是人类史上最古老的刑罚之一,在“杀人偿命”的基础上延续千年,当人类走向愈加文明,便衍生了“法律”、“人权”与“人道”等等的文明讨论与争议,而死刑是其中一个最具争议性的焦点,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赞成方和反对方的看法是两极化的。

也基于如此,许多国家在处理“废死”方面,一直都未敢轻举妄动,政府暂时保留住原有的刑罚,同时开展各种讨论,等待最佳时机始作决定。

反对“废死”的人说,这一个关乎老百姓的课题,更应该听取老百姓的意见才作考虑,比如说举行公投或更大规模的投票方式来进行统计,不是更文明和更有说服力吗?至于受害者家属的感受必定更激烈,他们眼见将要被正法的凶手突然“免死”,其悲愤不在话下。

大马的死刑多是实施于毒品、军火与杀人这三种重案,虽然没有很具体的科学数据证明死刑的阻吓作用有效降低了若干巴仙率的罪案,但只要有死刑的存在,它依然拥有最有效的示警作用,带着具有“消灭”恶徒的实际威力,以让善良的老百姓心安。

然而近年愈见壮大的人权组织正积极呼吁政府废除死刑,所持理由不外是包括:国家不应该运用公权力剥夺性命、要消除的是罪恶,不是人、死刑的吓阻性只是迷思、死刑无法保护到被害人和解决问题和法官不是神,会有误判等等。

广告

尤其在肃毒极严的我国,许多被判死刑的贩毒者据相信是被毒贩利用以及为快钱而铤而走险的“毒驴”,他们在严法下就被判处死刑的过程太“轻率”,是不是说坐牢改造和思过,已是足够的惩罚?反对死刑的组织认为让犯人坐牢并有机会改过自新,将来可以回到社会作出贡献,是最文明的方法。

由此可见死刑的废存,仍存在两个极端的争议和疑虑,政府理应再经过更深入与全面的研究,始决定是否废除死刑。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Hasty decision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