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鲁帆:废死欲速则不达

2018-10-22 17:02

许鲁帆:废死欲速则不达

关在死囚牢房里的1267人,原以为没有明天也没有希望,直至内阁日前议决废除强制死刑,并暂停执行死刑的工作

关在死囚牢房里的1267人,原以为没有明天也没有希望,直至内阁日前议决废除强制死刑,并暂停执行死刑的工作,一丝生机悄悄飘进监狱内,让这些死囚等到春天,重获生机。

广告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宣称,政府决意要废除死刑,是因为政府同意签署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废除死刑是公约的目标。这也意味着所有死刑日后将被废除,我国也将成为第107个国家告别死刑,并受世界注视。


刘伟强进一步说明,若政府废除死刑,已定罪的死囚不会获释,但会改为判处最少30年的监禁期或终身监禁。有关决定一旦获得国会通过,这1267人在监牢等待绞刑的死囚将获得重生。


过去我国鲜少谈及废死课题,但内阁通过废死的决意引来不少争议,这也是预料中事。尤其以谋杀案受害者家属为主的反对废除死刑者,更是难以接受。


总检察署和国际法律及法律研究中心针对强制死刑课题进行研究的结果,认为死刑并不是打击刑事罪率的最有效步骤,也无法有效抑制犯罪率,因为一个人犯罪受多种因素影响。然而,国人会担心一旦废除死刑,政府将没有法律可以震慑罪犯,这让社会更危险。


举例,今日你背负满身债,正愁月底该怎么度过时,看到街上有打扮着珠光宝气的人出现,试问你会有股冲动想去抢吗?但通常你不会做,因为你知道犯了罪就是要得到惩罚,害怕刑罚。同样地,死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那些犯下重大犯罪的人,想到今日这样做会不会判死刑?如果没有这种吓阻威力,把牢狱之灾当作家常便饭的人,他会不会去犯罪呢?肯定会的。


若说,死刑是不可挽回的刑罚,一名被告因主要证人提供虚假供词,导致无辜者要坐冤狱的话,笔者认为所有问题应该都要放在司法改革上,没有良好司法改革,这跟废除死刑完全是两码事情。有冤狱发生,就代表司法还有需要改进地方,不代表死刑该被废除!

广告


对于死刑犯,应为自己的过错负上责任。掌权者不该以冠冕堂皇理由,去合理化所谓死刑是“不人道、有辱人格的终极惩罚”说法。宪法赋予人民最基本的生命权,任何人,都不应该轻易剥夺。若说死刑违反人权,试问这些罪证确凿、无可抵赖的死刑犯,个个都是杀红了眼,对他们而言,人命根本就如同草莽一样。同时,重大犯罪出狱后再干案机率高,若我们不断主张犯人的人权,分分钟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的我们,试问我们权益又在哪儿?


根据《2016年大马人权委员会报告》指出,我国部分监狱人满为患,其中最多只可容纳3000人的雪州双溪毛糯监狱,却关押了5000多人,对于废死改为终身监禁的死刑犯,不只浪费社会资源,还要造成政府在管理和开销上的负担。


我国死刑制度既然存在许久,却未能阻止罪案发生,新政府才上任5个多月,国家经济未见到复苏迹象,理应集中精力去振兴经济,毋须急于推行废除死刑,否则只会给人一种“废死”的感觉,欲速则不达。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许鲁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